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美媳婦見公婆

  劉大光是個白面書生,戴著一副眼鏡,文質彬彬的像個姑娘。他大學畢業後就分在我們單位的秘書科工作,今年已經三十多歲瞭,還沒有找到對象。不是他不知道找對象,而是談瞭幾個姑娘都告吹瞭。
  
  最近,他和機關裡新調來的打字員餘小月好上瞭,兩個人都有那麼點兒意思,經過幾次約會,話都談得十分投機。可是,讓劉大光耿耿於懷的是餘小月從來不打聽他傢裡的底細,不像其他姑娘像查戶口似的,不把他的傢底查個水落石出,絕不會放過他。
  
  可劉大光最怕的也是女朋友打聽他傢裡的情況。他以前談崩瞭幾個對象,都是因為一聽他說父親在農村種田,母親癱瘓在床上,還有幼小的弟妹要念書,立刻就嚇得鞋底抹油——溜之大吉瞭。
  
  可是,餘小月和他約會好幾次瞭,甚至還有過親密的接觸,都一直還不曾問過他的傢庭情況,仿佛在這個世界上,劉大光隻是單身一人似的。這天,餘小月又來找劉大光借書,她含情脈脈地瞥瞭他一眼,悄悄說:“你的書真多呀!這要花多少錢買書呀?”
  
  “嘿嘿,我每月發工資,總愛往書店跑,見瞭好書總是愛不釋手,隻好買下瞭……以後該節約錢,用在日常生活上,就不再買那些書瞭。”劉大光笑笑說。
  
  “不,我不是說不要買書,該買的書還是應當買的。我的意思是,父母培養你到大學畢業也真不容易,該節約點兒錢寄給傢裡用,盡一份做兒子的孝心。”餘小月關心地說。
  
  劉大光聽罷不覺臉紅瞭。心想,這不,一直擔心她問到傢庭問題,現在她竟然拐彎抹角地提出來瞭,如果讓她知道傢裡經濟困難的真實情況,好不容易跟她談上的這親事肯定告吹。好個聰明乖巧的餘小月呀!現在,我不如先把話題岔開,等以後找個機會再說。於是他頻頻點頭應道:“是呀,是呀!小月,你為什麼這麼喜歡看書呢?”
  
  餘小月見他轉瞭話題,也就順風轉舵,微笑著答道:“我從小就喜歡文學,在學校裡,作文總是名列前茅,還當過校報的編輯哩!”劉大光忙說道:“太好瞭,我也喜歡文學。”
  
  兩人一談起文學,自然有許多共同語言,那話兒就像滔滔不絕的流水,說瞭半天,早把“傢庭”二字拋到九霄雲外瞭。
  
  然而,劉大光擔心的是,餘小月總有一天要問起他的傢庭情況,到時又該如何應答才是?他總為這事兒發愁。
  
  果然,意料之中的事情終於發生瞭。
  
  這一天,一個戴著鬥笠,膚色黝黑,臉上佈滿皺紋的老農民找到單位裡來,說是來看望他兒子的。劉大光一聽說父親從鄉下來看他,忙迎瞭過去,匆匆忙忙把父親帶到房裡剛坐定,猛然想起今天餘小月要來還書,他又急急忙忙對老爸說:“爸,我這幾天實在太忙瞭,你這就回去吧!”
  
  劉大光的老爸剛想坐下來喘口氣,連口茶水都還沒有喝,門外就響起瞭“篤篤篤”的敲門聲。“是誰?”劉大光慌瞭神,忙問。
  
  “是我,請開門吧!”世上的事就有這麼巧,門外來的正是餘小月,她那甜甜的嗓子像唱歌那麼好聽。
  
  “這……”劉大光猶猶豫豫,想開門又怕父親在這兒,不開門又怕餘小月生氣。他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不知如何是好,心想一開門肯定就露瞭傢底。
  
  “快開門呀!大光,我是餘小月呀!你怎麼連我的聲音也聽不出來瞭?”餘小月催促道。
  
  “餘小月,你等會兒再來吧!我、我現在有事,正忙著哩……你過會再來吧!”劉大光支支吾吾地應道。
  
  “什麼?門外來的就是餘小月,快,快請她進來呀!”劉大光的父親像安上瞭彈簧,“嘭”的一聲,從椅子上一躍而起,像陣風一樣打開瞭房門,親切地把餘小月迎瞭進來。
  
  劉大光一時懵住瞭,張開的大口合不攏。這是怎麼回事?他老爸怎麼會認識餘小月?竟然還開門讓她進來?
  
  “哦,原來你就是餘小月呀!快,快進來。”劉大光的父親樂呵呵地笑著,伸著手,做個請的動作。餘小月想不到開門的是一位老大伯,一時也愣住瞭,她笑笑說:“哦,原來是大伯呀!我沒什麼事,你們忙吧,我先走瞭,以後有空我再來……”
  
  “那好,那好,你先回去,我正忙著,有空我去找你。”劉大光巴不得餘小月快點兒走掉。不料劉大光的父親一把拉住餘小月不放,硬是把她請進屋裡坐,還說:“小月姑娘,你千萬別走,我今天就是專程來找你的呀!”劉大光聽瞭更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這老爸也真是,偏偏哪壺不開提哪壺。他找餘小月幹什麼?弄不好就會把傢底全攤開瞭。
  
  “哦,大伯找我有什麼事?”餘小月倒是大大方方地坐瞭下來。
  
  “是這樣,我和大光的媽媽都非常感激你啊!你真是個好姑娘……”劉大光的父親說罷,細細地端詳著餘小月,仿佛永遠看不夠似的,羞得餘小月的眼睫毛往下垂,臉上漸漸地泛起兩朵紅雲。這時,隻見劉大光父親的眼眶邊湧出兩行熱淚。
  
  “爸,你……你怎麼會認識她?她、她是我們單位的打字員。”劉大光從驚愕中清醒過來,忙問。
  
  “孩子啊,是她給我和你媽寫瞭信,還寄瞭1000元錢讓你媽去治病,你說這姑娘有多好,有多俊,有多美啊!我就為這事兒來感謝她的,你怎麼還把她擋在門外不讓進……”
  
  “大伯,大光的工資不高,每個月還要買一些參考書自學,我瞭解到你們傢裡經濟困難,所以我就寄點兒錢給大媽治病……”餘小月羞羞答答地說,臉上的紅雲越發紅瞭。
  
  “啊,小月,原來,我傢裡的情況你都知道得一清二楚瞭?”劉大光眼裡閃著淚花,雙手緊緊地握著餘小月,激動地說。
  
  “看你,對你的傢庭不瞭解,還能隨隨便便就和你好嗎?”餘小月微微地笑瞭,笑得那麼甜,笑得那麼美,美得像一朵秋天盛開的菊花。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