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縣長審驢

  民國初年,山東某縣大張村有個無賴叫張三。他吃喝嫖賭,無惡不作,還經常出些損招欺負老百姓。
  
  一天,張三牽著一頭母驢在村裡轉悠,轉到村西頭時,突然看見寡婦李臘梅正坐在門口做針線活。張三急忙湊瞭過去,嘻皮笑臉、閑話淡話地說瞭一通。李臘梅是一個正經人,知道張三的德性,所以不管張三說什麼,她都裝作沒聽見。
  
  一看李臘梅不答理自己,張三又氣又惱,就去和李臘梅拴在門口樹上的一頭公驢說話:“我說驢大哥,你想不想討老婆呀?你要是想的話,我這就去給你找一個來。”說著,就把他的那頭母驢牽瞭過來。說來也巧,他的那頭母驢正發情,一見到公驢就顯得特別興奮。那頭公驢也嗅到瞭母驢身上的氣味,幾分鐘後這兩頭驢就“親熱”起來。見此情景,張三樂得手舞足蹈,李臘梅卻羞得滿臉通紅,連忙起身回到屋裡。
  
  “哎,哎,小嫂子你別走呀,你看它們幹得多快活,咱倆也快活快活吧!”張三說著就去追李臘梅,李臘梅氣得一下子把大門關上。張三一看推不開門,就用腳使勁踢,“砰砰”的踢門聲把左鄰右舍都給引瞭過來。張三不但不害怕,反而更來勁瞭,大聲說:“大爺大娘們,你們都來給我評評這個理:我那母驢是一個‘黃花大閨女’,讓李臘梅的公驢給‘開瞭苞兒’,我能吃這個虧嗎?我要向她李臘梅討個公道!”
  
  這時,人群中有個人稱王二爹的老者一看張三耍賴,就站出來說:“張三兄弟,我是李臘梅的二大爺,你有什麼事就對我說吧!”
  
  張三乜斜著眼看瞭王二爹一眼,不懷好意地說:“老爺子,跟你說也可以,隻是你能替李臘梅作主嗎?”
  
  王二爹以為張三是想詐幾個酒錢,想給他幾個錢把他打發走就算瞭,於是回答道:“能!你說應該賠你多少錢才算是公道吧!”
  
  “什麼?賠錢?”聽到這,張三笑瞭,“我張三可不是個往錢眼裡鉆的人,我要的公道難道用錢就能擺平嗎?”
  
  “那你到底想咋樣?”
  
  “我不想咋樣,隻想和她李臘梅睡一覺!”
  
  聽到這,人群中一下子像炸開瞭鍋,誰也沒有料到張三這個無賴要討的“公道”原來是這個!“不要臉!”“簡直是畜生!”圍觀者罵聲不絕於耳,王二爹更是氣得渾身發抖,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怎麼樣啊?老爺子,我的這個要求不過分吧?我傢的母驢是個‘黃花大閨女’,那李臘梅卻是個讓人睡過的寡婦,說起來我還有點吃虧呢!”
  
  王二爹深知和張三這個兩條腿的畜生再也無理可講,於是一面派人去縣府報案,一面對屋裡的李臘梅說:“我說他嬸子,咱們還是見官吧!”
  
  一聽說要見官,張三頓時嚇得渾身發抖。原來張三聽說最近縣裡來瞭個新縣長,為人公正廉明,上任沒幾天,就審理瞭不少大案要案,深得百姓稱贊,所以張三一聽說要見官,馬上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樣蔫瞭。可是蔫歸蔫,卻並不想認錯,硬撐著勁說:“老爺子,縣長大人公事都問不過來瞭,還會管這雞毛蒜皮的小事?再說瞭,這公公母母的事,一個寡婦在縣府裡又如何說得出口呀!”
  
  “這個就不用你操心瞭!既然你想討個公道,我們就隻好請縣長大人公斷瞭!”
  
  王二爹帶著李臘梅和幾個鄉親,來到縣府,遞上狀紙,縣長立即就升堂審理。王二爹代李臘梅詳細述說瞭無賴張三“詐色”的經過,縣長聽罷,又問手下的辦案人員,是否確有此無賴?那些辦案人員平時都聽說過無賴張三的惡行,便一一向縣長稟報。縣長一聽,頓時氣不打一處來,說:“在我縣內竟有如此刁民無賴,早就該懲處啦!來人,速把張三帶上公堂!”
  
  辦案人員剛要動身,縣長又一招手說:“慢,把那兩頭驢子也一並牽來!”
  
  縣長要審驢斷案的消息一傳開,縣府外面很快就聚集瞭許多來看熱鬧的人。張三被帶到公堂後,“撲通”一聲跪下就給縣長磕瞭三個響頭,並說他並不想給縣長大人添亂,都是王二爹和那寡婦李臘梅要這麼幹的。
  
  縣長並沒有搭理張三,而是問辦案人員:“那兩頭驢子現在何處?”辦案人員回答說:“就在院子裡。”“馬上牽到大堂來!”
  
  辦案人員把兩頭驢子牽進大堂,這時隻見縣長走過來,用手先拍拍李臘梅的那頭公驢,說:“眾目睽睽之下,你配瞭張三的那頭母驢,可有此事?”那頭公驢和那頭母驢近在咫尺,又嗅到瞭引它興奮的那股氣味,於是就一揚脖子,“嘎嗚……嘎嗚”地叫瞭起來。縣長道:“既然你供認不諱,那就牽下去吧!”
  
  接著縣長又來到張三的那頭母驢跟前,說:“聽你的主人向李臘梅討‘公道’時說,(www.rensheng5.com)你還是驢子中的‘黃花閨驢’,‘黃花閨驢’自許‘驢夫’,看來你倆是情投意合瞭。”那頭母驢哪懂得這些,隻知道和它親近的那頭公驢走瞭,於是就一個勁地往公堂外面掙。見此情景,縣長說:“本縣長所審不錯,牽下去吧!”縣長煞有介事地“審”完那兩頭驢子,又走上堂案,開始瞭宣判。
  
  “張三、李臘梅聽著,人有人情,獸有獸性,人情獸性,皆從天理。既然張三的母驢已自許‘驢夫’,李臘梅的公驢自尋配偶,依鄉規民俗,已是生米煮成熟飯,隻好順其自然,撮合成雙。本縣判張三的母驢自今日起嫁給李臘梅的公驢,歸李臘梅飼養、役使、處置,李臘梅不得拒絕,以還張三一個‘公道’。退堂!”
  
  “縣長大人,小的冤枉啊!”聽到這一宣判,張三又像雞啄米似的磕起頭來,連聲喊冤。他本想借機詐色,哪料想詐色不成,反而白白搭進去一頭母驢!
  
  縣長早就料到張三會有這一出,於是一拍驚堂木,大聲喝斥道:“無賴張三,橫行鄉裡,凌婦欺老,滋事詐色,今天又咆哮公堂,來人,拉下去,重打二十大板!”
  
  目睹瞭縣長審案的全過程,圍觀者掌聲雷動,紛紛伸出瞭大拇指,連誇縣長英明,是“包龍圖”再世!
  
  從那以後,張三變得老實起來。大張村的人們莫不暗暗稱快。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