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可愛的小偷

  丁老師的班是市級優秀班級,這個班無論在哪方面都非常出色,不僅他們全校找不出第二個,就是在全市也很難找到第二個。班裡的每一位同學都為此感到自豪,可近來卻出瞭一件很不光彩的事。
  
  這天,班裡的撖冰同學從傢裡帶來100元錢,準備交書費,卻不翼而飛瞭,撖冰傷心地哭瞭。同學們都很氣憤,“這不是往我們這個市級優秀班級臉上抹黑嗎!”同學們紛紛向丁老師反映說弘鈞非常可疑。弘鈞在丁老師的印象中是個熱心助人的同學,丁老師不願相信弘鈞會偷同學的錢。可同學們說得有眉有眼,有根有據,說是撖冰剛把裝錢的衣服在寢室裡放瞭一會兒,再去寢室穿衣服時錢就沒有瞭,當時單獨在寢室呆過的隻有弘鈞。班長說想利用下午的課外活動時間讓全班同學檢舉,給每人發一片紙,讓大傢把自己的懷疑對象寫上,這樣一來,賊自然就出來瞭。然後再把這個害群之馬趕出班級,千萬不能讓他玷污瞭優秀班級的聲譽。
  
  丁老師想瞭想說可以。到瞭下午課外活動時間,班長早已準備好瞭54張小紙片,單等丁老師來班裡一宣佈,他就立馬發下去。最激動人心的時刻終於來到瞭。丁老師走進教室,全班同學都在等著丁老師發話,班長就立馬給他們發紙片。丁老師說話瞭,他說:“同學們,你們都是中學生瞭,在生活上應該有較強的自理能力,千萬不能今天丟這,明天丟那。傢長掙錢供你們上學很不容易,你們可不能輕易地就把錢丟瞭。撖冰同學就應該特別註意。今天下午上第一節課時咱校的邵老師說,她拾到100元錢,我說我們班的撖冰同學丟瞭100元錢,邵老師已經把錢還給瞭撖冰。這次教訓大傢都應該記住,以後不要再出類似的事瞭。另外我再說一點,以後大傢應該多一些理解和關愛,互相之間不能無緣無故地猜疑,那樣會傷害別人的自尊心,對我們班集體的聲譽也不好。”丁老師說到這裡,有不少同學的目光都掃向班長和弘鈞。班長滿臉的羞愧,弘鈞一副無所謂的神色。
  
  這件事剛過去兩天,又一件事發生瞭。這時丁老師才真正意識到,他的市優秀班級能否再優秀下去已成瞭問題。事情是這樣的:今天一下早操,同學們回到寢室,發現所有人的被褥、衣服都被翻過瞭。大傢一檢查各自的東西,不少人都丟錢瞭。不知是誰說瞭一句:“弘鈞今早沒有上操,昨天晚自習後,弘鈞又去瞭校外,夜裡很晚才回來。”經他這麼一說大傢都被提醒瞭:弘鈞偷瞭大傢的錢跑瞭。
  
  這時撖冰說他有一個秘密,在心裡藏瞭兩天瞭。他說兩天前他丟的錢很有可能是丁老師墊的,根本就不是邵老師拾的。因為他丟的那張錢是紅色的1999年版本,而丁老師給他的那張是藍色的1990年版本,這是一;二是他往寢室脫衣服前特意摸瞭摸衣兜,那張錢的確還在,可從寢室拿出衣服時,錢卻沒有瞭。這說明那100元錢肯定是在寢室裡被人偷的,和邵老師根本不沾邊。如果邵老師確實拾到瞭錢,那也應該是別人丟的。有人當即反駁道:“那你當時就不應該接錢。”撖冰說:“我也不想接,可丁老師非讓接下不可。他說:‘你們為什麼非要懷疑咱這市級優秀班有賊不可?’他這一說我隻好收下瞭,我認為這是保我們班榮譽的大事。”
  
  班長立即把同學們丟錢、弘鈞曠課的事告訴瞭丁老師。丁老師聽後很吃驚,也感到瞭事情的嚴重性,但他仍平靜地對班長說:“這也許是場誤會,在弘鈞未回來,事情真相未弄清之前,不要胡亂懷疑。”班長說:“丁老師,你不要再騙我們瞭,你為瞭保住自己班的榮譽,自己掏錢為弘鈞鋪墊臺階。”“你怎麼能這麼說呢!什麼保住榮譽?你知道一個人的名聲和自尊有多麼重要。它能成全一個人,也會毀掉一個人。如果我們錯怪瞭弘鈞,導致他走向邪路,我會受到終生的譴責。記住,今後無論遇到什麼事,千萬不能先把別人往壞處想,更不能把人往壞處推。”
  
  班長走後,丁老師坐不住瞭。學生偷錢後又失蹤瞭,這的確不是小事。盡管剛才他對班長那樣說,但他自己在內心深處對弘鈞還是有意見的。上次那件事我為你墊瞭錢,鋪瞭臺階,讓你下瞭臺,但你卻像沒事人,也不來說一聲,認個錯,更不用說還錢瞭。這說明你根本就沒有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上次那件事剛過去才兩天,今天又出瞭更大的事。弘鈞呀,你連句話也不留就走瞭?他決定到弘鈞傢找找弘鈞的傢長。
  
  弘鈞父母聽瞭丁老師的敘說,也很吃驚。弘鈞的父親說:“鈞兒這幾天向我要瞭兩次錢,他說學校讓交這錢那錢,問他究竟啥錢,他支支吾吾說不上來。我知道這孩子平時很少撒謊,也很少亂花錢,所以還是給他瞭。”弘鈞的母親也說:“他走後,我們也發現傢裡錢少瞭。不過,開始我們並沒有往他身上想。現在看來,這錢無疑是他拿的。”丁老師問最近是否發現他有啥異常?弘鈞父母都說沒發現有異常,隻知道他天天在學校,雖然傢離學校不遠,但不到星期天很少回傢。那麼弘鈞會去哪呢?他身上現在應該有一千多塊錢,難道他會帶上錢離傢遠走?可是他又為什麼要離傢呢?弘鈞父母與丁老師都很著急,都怕他在外面出事,可是去追去找又沒個目標呀!
  
  忽然,丁老師的手機響瞭,原來是校長讓他立即回去,有急事。丁老師風風火火地回到瞭學校,校長告訴他,醫院打來電話,說弘鈞在醫院,要學校立即去人。丁老師問醫院為何沒有通知弘鈞傢長,校長說醫院不知道弘鈞傢的電話號碼,醫院是通過弘鈞身上的學生證知道他的學校和姓名的。丁老師又問,弘鈞發生瞭啥危險?校長說醫院電話隻說讓學校趕快去人,並要學校通知傢長也趕快去醫院。丁老師立即跟弘鈞傢打瞭電話,告訴他父母弘鈞現在在醫院,叫他們盡快趕到醫院。
  
  丁老師到瞭醫院,很快弘鈞父母也來瞭。他們心急火燎地找到瞭弘鈞,弘鈞安詳地躺在病床上。弘母見到兒子淚水都流出來瞭:“鈞兒,你怎麼在這兒?可把媽急死瞭!”弘父也說:“鈞兒,你怎麼會在這兒?”弘鈞半閉著眼睛,沒有回答。護士說:“他要賣血,誰知剛出血庫就倒下瞭,我們根據他身上的學生證給學校打瞭電話。”“鈞兒,你為什麼要賣血?你需要錢跟我說呀。”弘鈞睜開眼睛,有氣無力地說:“我已經從傢裡拿瞭不少錢,也跟你要瞭不少瞭。”他看瞭看丁老師又說:“還有你丁老師,我很對不起你,上次那100元錢還沒有還你,這次又借瞭同學們不少錢,況且也沒有經過同學們同意。不過,我想,等賣血有瞭錢,還給大傢,再告訴大傢錢幹什麼用瞭,大傢是會原諒我的。”“弘鈞,你到底遇到啥難事瞭,非要這麼多錢不行?”
  
  “原來你們還都不知道呀?這孩子呀,真是的,沒見過。來,請你們跟我來,看看你們的孩子、學生為何要賣血。”護士說完,領他們三人走出弘鈞的病房。
  
  他們跟著護士來到四樓405房間,在405房間裡見到一位老婆婆。護士小姐對她說:“崔奶奶,弘鈞的爸媽和老師來看你瞭。”丁老師趕緊上前說:“崔奶奶,您這是怎麼啦?我是弘鈞的老師,我們來看您瞭。”被護士稱為崔奶奶的老婆婆聽說弘鈞的爸媽和老師來瞭,話就多瞭:“你是弘鈞的老師,我要感謝你培養教育瞭這麼好的學生,這回要不是他,我可沒命瞭。”聽瞭崔奶奶的一番話,丁老師和弘鈞爸媽終於明白瞭事情的原委——
  
  崔奶奶是軍屬,她僅有的一個兒子在部隊工作。兒子因部隊工作忙,沒時間回傢照顧母親。崔奶奶很孤獨,弘鈞常抽空去看望崔奶奶。近來崔奶奶的身體不太好,弘鈞去照看的次數更多瞭。兩天前崔奶奶突然病重住院瞭,崔奶奶正好這段時間沒錢瞭,可住院又急需錢。崔奶奶隻有等病情好轉瞭,才能給兒子打電話,讓兒子寄錢。可是沒錢崔奶奶就住不瞭院,看不成病,於是弘鈞就采用瞭不太恰當的“借”錢方式。崔奶奶聽說弘鈞為瞭給她看病“偷”同學們及傢長的錢,說:“小鈞畢竟是個孩子,不知道該怎樣借錢。他偷的錢,等我兒子寄來瞭錢,我如數歸還。如果說小鈞是個‘小偷’,這個‘小偷’還真可愛!”其實弘鈞為崔奶奶賣血的事她還不知道,要知道瞭,她會說弘鈞更可愛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