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臺海驚魂

  1誤落陷阱
  
  這天是星期六,在美麗海濱城市廈門某廠做臨時工的徐秀花,坐班車回安溪老傢休假。她今年17歲,初中畢業,生得如花似玉,誰見瞭都喜歡多看她幾眼。
  
  汽車在公路上行駛,鄰座一位男青年很客氣地對徐秀花打招呼:“小姐回傢休假?”“是。”男青年又問:“小姐在哪裡工作?”“在廈門做工。”“一個月工資多少?”秀花不好意思地說:“剛進廠當臨時工,隻幾百元。”男青年說:“太少瞭!小姐如果願意,我給你介紹一傢臺資企業,每月工資兩千多元,還有獎金,又輕松。”說著他拿出一張名片說:“這是我的電話和手機,我叫林福安。”
  
  徐秀花心中一動:“真的有這麼高的工資?”林福安滿口答應說:“那還有假!咱們一言為定,我還要去晉江、南安招工哩!”徐秀花慶幸自己遇上一個大貴人,沉浸在快樂裡。
  
  原來林福安受臺灣黑社會黃老板委托,專門物色漂亮姑娘偷渡去臺灣,每物色到一個姑娘可得報酬1500元。他用花言巧語誘騙16~20歲的姑娘,都是以到臺資企業做工賺大錢為誘餌,不少姑娘都因涉世未深而受騙上當。
  
  這天晚上,林福安帶著徐秀花來到泉州大橋下,這裡已有19名同樣被騙來的姑娘。
  
  臺灣老板黃立帥笑容滿臉,對姑娘們說:“各位小姐,咱們相見是緣分。我們辦的臺資企業在廈門,是個高技術企業,為瞭適應今後工作,先要送大傢到臺灣培訓10天。你們在臺灣期間吃住和旅遊的花銷,我們全包瞭。”看看姑娘們沒反應,又說:“你們現在沒有技術,錢賺不多,等到臺灣學瞭技術,就可以賺大錢瞭,我可全是為你們好啊!”
  
  這番話說得姑娘們都興奮起來。這些姑娘絕大多數沒出過門,頭腦單純,缺乏社會經驗,對他的話一點沒起疑心。徐秀花和一些姑娘要求給傢裡打電話,黃老板馬上答應說:“大傢放心,到臺灣後馬上讓你們給父母打電話。”
  
  2海上遭遇
  
  這20名無知的姑娘在黃老板安排下,避開大陸警方,偷偷登上瞭停泊在泉州灣的一艘小火輪。開到海口處,又叫她們換乘一艘漁輪,林福安則乘小火輪回泉州。
  
  漁輪駛到公海處,已有一艘臺灣大漁輪來接應。徐秀花一看船艙又悶又濕又陰暗,又看到這樣一再換船,心存疑慮,便問黃老板:“你們送我們到臺灣培訓,為什麼要一再換船呢?”黃老板說:“這都是為瞭你們的安全啊!”說完走開瞭。
  
  一個滿臉橫肉的臺灣大漢兇惡地回答:“我叫王阿富,船上的事歸我管。幹你母!什麼培訓學技術,你們是到臺灣做雞(妓女)賺大錢。大傢老實點,不準走出船艙一步!”他揮瞭揮手中的槍威脅說:“誰不聽話,馬上送她上西天!”
  
  那個臺灣大漢的話猶如晴天霹靂,姑娘們全驚呆瞭,接著船艙裡爆發出一片哭喊聲。久幹這一行的王阿富根本不理會姑娘們的哭喊,命手下人沒收她們身上所有的手機、小靈通,不讓她們再與外界聯系。
  
  漁輪開進瞭靠近臺灣的海域。這時有一艘臺灣巡邏艇在附近海上巡邏,船艙裡的姑娘們看到巡邏艇,馬上掙紮著沖出船艙,站在甲板上向著巡邏艇大喊:“快來救我們啊!喂,我們是從大陸被騙來臺灣的……”黃立帥和王阿富大驚,害怕被巡邏艇發現,罪行暴露,兩人兇惡地把四個正在喊叫的姑娘用力推下海去。四個姑娘的身影霎時被洶湧的大海吞沒瞭,年輕的生命就這樣慘死在惡狼黃立帥和王阿富手裡。
  
  漁輪逃過瞭臺灣巡邏艇的檢查,隱沒在茫茫大海之中,向臺灣島靠近。
  
  3初到臺灣
  
  經過一天一夜航行,海上風大浪高,船艙搖晃顛簸,姑娘們受盡苦痛,嘔吐不止,連黃膽水也吐出來瞭。親眼看到幾個姐妹被推到海裡,想到自己純潔的身子即將要淪為妓女,姑娘們一直在痛哭,有的已昏迷不醒。
  
  凌晨1時許,漁輪避過臺灣巡邏艇的巡查,在臺灣島彰化縣鹿港附近海灘偷偷登陸。四個來接應的男人手裡拿著槍,兇神惡煞般逼著16名姑娘坐上接應的貨車,開到臺北王阿富傢,把她們關起來。
  
  第二天,臺灣黑道大流氓“紅龜林”來瞭,還帶著四個兇惡的保鏢。“紅龜林”名叫林阿強,心狠手辣,在他手裡已欠下幾十條人命。跟著一起來的還有一身珠光寶氣的妓院女老板何春美,她是來看“貨”的,這些“大陸妹”就是她以每人40萬新臺幣買來的。“紅龜林”雙手叉腰,滿臉殺氣,嘴上叼著上等雪茄,惡狠狠地對姑娘們說:“你們誰不聽話,馬上叫她去見閻王!”姑娘們縮成一團,沒有人敢吱聲。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