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將軍遺孀之死

  一、夜半警笛
  
  這天下半夜,雷鳴電閃,暴雨傾盆。
  
  山陽縣公安局值班室電話急驟地響瞭起來。值班員小劉抓起話筒一聽,是西嶺派出所掛來的,告知幸福敬老院發生瞭一樁兇殺案。
  
  15分鐘後,公安局的警車開到幸福敬老院。刑偵隊長方志明和副隊長李捷等偵技人員在敬老院楊院長的陪同下,來到出事地點北頭四棟女室,進行現場勘察。被害者是一位73歲的孤老婆子,名叫花海棠。法醫檢查結果,死亡原因是窒息,眼珠微突,舌根伸出,頸部皮下充血,既沒有手掐印痕,也沒有留下指紋。顯然,兇手很老練,有反偵破能力,現場灑下大量香水,致使警犬嗅覺失靈。
  
  四棟女室值班的服務員馬小翠介紹瞭案件發現的經過。
  
  這幾天,花海棠的哮喘病越來越厲害,生活已不能自理。醫生號瞭脈後,囑咐馬小翠要謹慎服侍,可能老人大限到瞭。半夜,暴雨把馬小翠驚醒,已是凌晨3點,她起來給老人蓋毯子,怕她天冷會著涼。當她雙手接觸到老人身體時,感到老人已經冰涼僵硬。馬小翠嚇呆瞭,驚慌地叫瞭起來。尖叫聲立刻驚動瞭隔壁的幾位老人,人們紛紛起床,楊院長也聞訊趕來。他立即安排兩個炊事員堵住房門,保護好現場,自己冒雨小跑到派出所報案。
  
  經過一番現場勘察後,天亮瞭,方志明他們收兵回局。
  
  二、竹竿之謎
  
  縣公安局對此案十分重視,成立瞭專案小組,由方志明任組長,李捷任副組長。方志明原是省公安學校畢業生,幾年來,曾偵破幾起重大案件,如今已成為全縣公安戰線上的佼佼者。可是他對眼前這個奇案卻感到十分棘手,他想罪犯作案動機大都是情殺、仇殺、謀財、報復、奪權之類。一個七十多歲的孤寡老婦,早已人老珠黃,無怨無仇,又沒有任何財產,為什麼會遭此殘害呢?這真是一個難解之謎!
  
  方志明回局後發現,由於自己的粗心,放過瞭一個疑點,那就是花海棠唯一的遺產——小皮箱。這是一隻破舊的棕色小皮箱,四角雖已磨損變形,但仔細一看,做工精巧,頗有點古色古香的味道,絕非過去農傢人所擁有的。方志明覺得蹊蹺,也許能夠從這口箱子裡找到一點線索。於是他再次找到瞭馬小翠。
  
  馬小翠告訴方志明,這皮箱楊院長已查過瞭,是花海棠裝衣服用的。
  
  “小馬,你好好想想,花海棠還有哪些隨身攜帶的東西?”
  
  馬小翠搖搖頭說:“就隻有這隻小皮箱。”
  
  方志明繼續問:“隨身有沒有顯眼的物品,比如手鐲、戒指什麼的?”
  
  這話提醒瞭馬小翠,她忙從衣袋裡摸出一隻戒指,遞給方志明看,說:“這是花奶奶一直戴著的,有時候她會怔怔地盯著它入神。她說這幾年來我一直細心地服侍她,就送給我作個紀念。”
  
  方志明接過戒指,仔細審視一番。這是一隻銀質戒指,雖說不貴重,可工藝精致,上面有兩朵梅花,半開半閉。他又問道:“小馬,你再想想,花海棠還有什麼不離手的東西?”
  
  一句話觸動瞭馬小翠的記憶,她說:“花奶奶來時帶瞭一根竹竿,出門當手杖,睡覺時總放在枕頭邊,寶貝似的。”
  
  方志明心頭一亮,忙追問:“這根竹竿呢?”
  
  馬小翠說:“我是第二天上午來打掃房間時,才想起竹竿不見瞭。”
  
  “你說說,這竹竿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馬小翠見方志明對竹竿發生瞭濃厚的興趣,感到奇怪。她說:“特殊說不上,不過這竹竿已磨成瞭棕紅色,光溜溜的,說明在她手裡已經很久瞭哩!”
  
  三、意外發現
  
  方志明把這竹竿當成突破口,調動精幹警力查找它的下落。正在這時,案件又有瞭新的情況:敬老院在清理花海棠的遺物時,發現小皮箱夾縫裡有一張2寸的黑白照片,已經發黃磨損。這是花海棠與丈夫的結婚照。從照片上看,當年的花海棠青春妙齡,長得嬌艷奪目,她丈夫是國民黨的一個將級軍官,四十開外的年紀,表情凝重,眉宇間似乎深藏著某種憂戚。
  
  下午,方志明和李捷帶著照片,驅車來到花海棠生前所在的梅白村。
  
  他倆在村長的陪同下,和鄉親們進行交談。眾人都說花海棠為人厚道,待人和氣,連3歲小孩都不曾得罪,哪能和誰結下冤仇?方志明拿出花海棠的照片給大傢看,問有沒有人認識照片上的這位軍官。眾人都愣住瞭,誰也沒有聽說過花海棠有個國民黨軍官的丈夫,有的人還以為她是老處女呢!
  
  花海棠不是本地人。她於1958年冬拎著用印花土佈裹著的一隻小皮箱,流落來到偏僻的梅白村。村東頭的寡婦桂香嬸心地善良,收留瞭她。這個外鄉女子30歲上下,面目姣好,文質彬彬,她告訴桂香嬸,她叫花海棠,丈夫在解放前死瞭,無兒無女,無親可投,孤苦伶仃。
  
  從此花海棠在梅白村落戶瞭。她與桂香嬸關系密切,像親姐妹一樣。
  
  方志明想找桂香嬸瞭解情況,可桂香嬸兩年前已病逝瞭。
  
  四、真跡被盜
  
  方志明和李捷乘著風馳電掣的列車南下。
  
  他倆來到瞭南京第二軍事檔案館,查閱瞭花海棠丈夫的卷宗。她丈夫名叫金鴻昌,國民黨嫡系三十七兵團炮兵師中將師長,1948年在淮海戰役中自殺。從檔案館的檔案中,方志明有幸查到曾與金鴻昌搭檔的副師長田東林尚健在。方志明同李捷又找到瞭田東林傢,從田東林老人口中瞭解到,花海棠曾經有幅《大唐中興頌》的珍貴文物。
  
  1948年初冬,淮海戰場上硝煙彌漫,國民黨軍隊兵敗如山倒,被俘的被俘,逃跑的逃跑。擔任外圍任務的炮兵師師長金鴻昌眼見敗局已定,在解放軍入城之前,拔出手槍,對著自己的太陽穴開槍自殺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