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行刑槍聲響起

  1。囚車裡的罪惡
  
  鄂山市今天召開公判大會,判決瞭一批罪犯,其中有一名叫聶阿狗的因犯殺人罪,被判處死刑。公判大會結束後,聶阿狗被押上囚車,往刑場駛去。和囚車一起駛往刑場的還有全市公、檢、法和市政法委的九輛小車,鄭易聲檢察官也在其中。在他後面的車裡,坐的是市法院的副院長李長青,臨上車的時候,李長青還友好地拍瞭拍鄭易聲的肩膀和他打瞭個招呼。
  
  在路上,鄭易聲突然驚奇地發現車隊不知何時加入瞭一輛神秘的黑色奧迪車,按規定這是不能允許的。不過這輛奧迪車掛的是省會的車牌,負責安全保衛的又是市公安局的王大海局長,那麼,這輛車裡坐著的就應該是省裡來的人瞭。他們到刑場去幹什麼呢?鄭易聲感到十分不解!
  
  刑場在市郊一處荒僻的河灘。聶阿狗被驗明正身後,隨著一聲槍響倒在瞭地上。兩個武警將聶阿狗的屍體搬進囚車,準備運往火葬場火化。
  
  囚車在路上走瞭十來分鐘後,突然停瞭下來。緊接著,從囚車上下來瞭兩個穿白大褂的男子,其中一人提著一隻黑色金屬箱。兩人上瞭奧迪車後,奧迪車就脫離車隊,神秘離去。鄭易聲目睹瞭這一切後,不由得疑雲頓起,作為一名檢察官,他敏銳地察覺到這裡面有問題!他立即掏出手機和王大海、李長青通話,要求他們說明真相。王大海、李長青支支吾吾,說待會兒再向他解釋,就把手機關瞭。
  
  車到火葬場,李長青一打開車門,就吩咐立即火化。武警把聶阿狗的屍體抬上瞭運屍車,準備運往焚屍爐,就在這時,鄭易聲搶上前去攔住瞭他們,厲聲說:“不能火化,你們還沒向我解釋:為什麼車隊裡會出現一輛神秘奧迪?為什麼囚車裡會藏著兩個穿白大褂的男人?他們手裡又為什麼會提著一個黑色金屬箱?箱子裡裝的是什麼?他們在囚車裡又幹瞭些什麼?他們究竟是什麼人?”鄭易聲平時為人不茍言笑,給人冷峻的印象,此刻他劍眉倒豎,黑臉如鐵,一連串連珠炮似的質問,使現場氣氛頓時十分緊張。
  
  王大海見狀忙出面打圓場:“嗨!老鄭,那輛奧迪車是省政府的,那兩個人也是省裡的,這事市裡知道,給李副院長和我打過招呼。回頭我請你們喝酒,到時,再把事情原委向你講清楚,現在,咱們還是別耽擱瞭,趕快把屍體燒瞭吧!”
  
  李長青也接上瞭話:“是呀,咱們還是快把屍體燒瞭,瞭結這事,到時,我首先罰酒三杯,算是向你老鄭道歉,這行瞭吧?”
  
  鄭易聲聽瞭他倆的話,心裡一下子明白瞭:剛才囚車裡肯定發生過某種可怕的事!作為一個檢察官,他感到憤怒。這憤怒使他的血壓升高瞭,他搖晃瞭一下身子,用手揩瞭一下突然流出來的鼻血,說:“我是一名檢察官,你們也都是國傢的司法幹部,我們絕不能做有違職業道德的事情,更不能知法犯法甚至縱容罪惡。今天這事不能就這樣算瞭,我代表檢察機關要求封存屍體,查明真相!”
  
  王大海、李長青面對義正辭嚴的鄭易聲,隻好悻悻地走瞭,李長青臨走時丟下瞭一句話:“好你個鄭易聲,你這樣固執己見,是要後悔的!”
  
  2。夜闖停屍房
  
  這天下午,鄭易聲接到瞭市長劉義的電話,劉市長說,那輛奧迪車的確是省政府的,那兩個穿白大褂的人是省裡的醫學專傢,這事市裡知道,你就不要插手瞭。劉市長最後在話筒裡還很威嚴地“啊”瞭一聲。鄭易聲放下電話表情很凝重,他知道,市裡眼下正搞機構改革,如果市長不高興,那麼,他鄭易聲很可能在這次機構改革中被一刀切下來退居二線。可是作為一個檢察官,又怎能眼睜睜地看著別人在自己身邊違法亂紀、胡作非為!鄭易聲53歲瞭,在他33年的司法生涯中,他還從未做過一件違背自己良知的事情。
  
  晚上,鄭易聲避開保安,悄悄摸進瞭火葬場。進瞭停屍房,找到瞭聶阿狗的屍體,在聶阿狗屍體背部腎臟部位,他發現瞭兩個已被縫合起來的手術傷口。原來,聶阿狗的腎臟被人取走瞭!鄭易聲看著聶阿狗有些變形的臉,幾乎不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王大海、李長青還有劉市長,他們難道真的敢置黨紀國法於不顧,允許這種明目張膽的不法行為嗎?正在這時,一道電光罩住瞭鄭易聲,跟著一道喝聲響起:“你是誰,你在這裡幹什麼?”火葬場的火葬工李阿大師傅來瞭,要把他扭送到派出所去。鄭易聲覺得李師傅是個誠實人,就把自己的身份和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瞭他,李師傅聽瞭張大嘴巴驚得半天沒有吱聲。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