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調包之後

  濱江市化工有限公司的總經理張中傳在市裡開瞭一天半會議,吃完午飯後他就馬不停蹄地匆匆趕回公司。這幾天公司向臺商訂購的一套國外引進設備要到貨瞭,他放心不下呀。
  
  回到公司,張中傳剛到辦公室坐定,正想打電話找公司生產技術課長鄭炎高,就見他風風火火地闖瞭進來,他一進來便說:“張總,你來得正好,我們公司向臺商從國外引進的那套化工設備今天上午已經運到公司瞭,可我仔細核對瞭一下隨機而來的所有技術文件,發現這套設備已經被調包瞭!”
  
  “什麼,調包瞭?”張中傳大吃一驚,頭“轟”的一下大瞭起來,疑惑地望著鄭炎高:“你……你不會搞錯吧?”“不會搞錯,我仔細核對過瞭。”鄭炎高一邊說,一邊將手中的技術資料遞給張中傳,“張總,不過此事奇怪得很,現在這套調包的設備比我們預定的要好得多。我們當時簽約訂購的是國外80年代初期的設備,而現在這套卻是90年代的產品,在世界同行中算是最先進的瞭。”
  
  “什麼?越調越好瞭?”張中傳又吃瞭一驚!
  
  鄭炎高點點頭,說:“是呀。據我初步估算,這套設備起碼要比我們原訂的那套要貴20萬美元。我想,這裡面會不會有什麼變故?商人都是唯利是圖的,如今倒貼錢的事反而讓人不放心,難道說那臺灣商人真是吃錯藥瞭嗎?”
  
  張中傳也感到奇怪地皺起瞭眉頭。
  
  說實話,商業交往中商品被調包的事並不稀罕,可越調越好倒真是開天辟地頭一回碰到。張中傳想瞭半天也想不出頭緒來,於是便關照鄭炎高:“鄭工,這樣吧,這設備暫時先別拆,那臺商張德明先生來電說後天要來濱江,等他來瞭問個清楚再說。”
  
  鄭炎高走後,張中傳不由望著那套資料發呆。這張德明一定是手忙腳亂發錯瞭貨吧,畢竟兩套設備相差20萬美元呀!唉,這下麻煩瞭,如果再換回去,一來一去又得耽擱不少時間呀!唉,這個粗心的傢夥呀……
  
  張中傳度日如年,好不容易過瞭三天。這天上午,張德明攜夫人劉娜一起來到瞭濱江,張中傳一見他顧不上寒暄就問:“張先生,你怎麼搞的?怎麼連那設備都發錯瞭,型號什麼全都對不上號呀!”
  
  張德明笑笑說:“哈哈!都怪我忘瞭交待瞭,設備是發錯瞭。不過,張總,這可是我特意發錯的。”
  
  “啊!為什麼?”張中傳大吃一驚。
  
  張德明看著張中傳,說:“張總,我現在發的是國外90年代的產品,就價格來說,與原先那套設備相比,我不但沒賺一分錢,反而還要貼進去10萬美元。你也許會問,我為什麼要這麼做?都說生意人唯利是圖,我為什麼要做蝕本生意呢?唉,說來話長呀……”
  
  張德明點燃瞭一根煙,激動地講起瞭往事:
  
  原來,張德明是學化工機械的,一直在臺北從事化工機械的制造,幾年前繼承父業去加拿大做起瞭生意。去年10月,張中傳參加市裡的一個工業考察團去加拿大考察,經該國有關人士引薦,張德明認識瞭張中傳。當他在交談中得知中方想從國外引進一套化工設備,當即表示出極大的興趣。他擺出自己在業內從業多年的有利條件,又說同是炎黃子孫等等,使張中傳等人對他留下瞭很好的印象,於是便委托他在加拿大幫助物色一套二手的化工設備。
  
  張德明十分高興,因為他手頭就有一套人傢淘汰下來的70年代的設備。加上他原來就是搞化工機械的,便自己動手,對一些關鍵部位作瞭番調整,冒充是80年代的產品。然後便發來國際特快,說是引進設備一事已有眉目,邀請張中傳他們隨帶技術人員去加拿大現場看貨,當面商討有關事宜。
  
  一周後,張中傳與鄭炎高等人飛到瞭太平洋彼岸,張德明親往機場相迎,把他們接到公司。在接待室裡,他介紹瞭選購這套設備的經過,由於中方出的價格隻能是人傢更換下來的二手貨,於是,他在加拿大奔波瞭一個月,總算在一傢公司找到瞭一套剛換下來的設備。這套設備雖然是更換下來的,但是80年代的產品,使用時間不長,對中國國內來說,依然屬於比較先進的設備。鄭炎高現場看瞭那套設備,因時間關系,他主要檢查瞭一些關鍵部位,覺得張先生的介紹雖有誇大之詞,但基本還是屬實,這設備拿到國內在同行當中也還算先進,再加上張先生提出的價格也還合適,於是沒多久雙方便正式簽字,完成瞭這筆業務。
  
  成交後的張德明十分開心,這一來一去使他多賺瞭10萬美元。為瞭祝賀這筆生意的成交,他提出第二天帶大傢去一個著名的海濱風景區旅遊。
  
  第二天早上,陽光明媚,心情舒暢的張德明帶著新婚不久的劉娜一起,陪同張中傳等人來到濱海的一個海洋公園。公園裡有個新的遊樂項目叫“遨遊海空”,就是遊客身上系著降落傘由摩托艇牽引在海面上飛翔,極具刺激性,深得遊客喜愛。張德明帶瞭這些大陸客人今天就專程沖這項目而來。可誰知道在上飛翔的平臺時,過度興奮的張德明不小心一腳踩空,竟然摔倒在平臺下。張中傳他們急急將他扶瞭起來,可他像是右腿骨折,再也站不住瞭。與公園交涉時,園方認為是遊客個人行為,與他們沒關系。無奈,張中傳他們反客為主,匆匆攔瞭輛出租車,將張德明送入醫院。
  
  經過醫生診斷,張德明的右腿小腿骨裂,問題不是很大,隻要靜養一段時間就行。
  
  可誰知一波剛平一波又起,這裡剛得知張德明沒事,那邊劉娜支撐不住瞭,捧著肚子癱瞭下去……好在是在醫院裡,醫生們趕緊把她推進急診室。不一會,診斷結果出來,劉娜患的是宮外孕,剛才一急一嚇,導致腹腔大出血,必須馬上手術。
  
  過瞭二十幾分鐘,手術室裡走出一位護士,告訴等候在手術室外的張德明,說他妻子由於出血過多,手術時必須要有大量的血漿輸入,可劉娜的血型是AB型,血庫備血不足,要他有個思想準備。張德明一下臉色蒼白:“怎麼辦?怎麼辦?快,快給我找血呀!……”
  
  張中傳此時當即站瞭出來:“沒事,我是AB型的,抽我的血!”
  
  “張……張先生,太感謝你瞭!我……”張德明一時激動得說不出話來。張中傳隻是淺淺一笑,說:“謝什麼呀,大傢同是炎黃子孫,同是一條根呀!自己人幫自己人是不用謝的。”
  
  就這樣,張中傳獻出瞭500CC的血,劉娜得救瞭……
  
  說到這裡,張德明激動地指著妻子,說:“張總,她身上還流著你的血,可我卻昧著良心賺黑心錢!我……”他停頓瞭一下,又說:“你們走後,我天天睡不著覺,我老婆為此也天天與我吵架,罵我是個小人。我仔細想瞭幾天,覺得老婆罵得對,自己所作所為怎麼也對不起同是炎黃的子孫呀!於是,我重新跑瞭不少地方,訂購瞭這套真正90年代的產品。雖然此舉我虧瞭不少錢,但這樣做我心裡好受瞭呀……”
  
  原來如此!得知調包真相,張中傳不由十分激動,當即緊緊地握住張德明的手,激動地說:“張先生,謝謝你……”
  
  張德明眼眶濕瞭,又說:“張總,我從小在臺灣土生土長,說實話我過去對大陸並不是很瞭解。現在從你們身上,我看到瞭大陸同胞的美德,與你們做生意,能為你們出點力,我既感到高興又感到榮幸。所以,雖然這次做瞭虧本生意,但這筆生意是我幾年來經商史上最有意義的一筆。”
  
  這時,一直不吭聲的張德明的夫人劉娜突然插嘴說道:“我們都是炎黃子孫,大陸和海外,同是一條根。嘿嘿,你們兩人呀,500年前說不定還是一傢人呢!哈哈哈……”
  
  “就是就是!”張德明也笑瞭起來……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