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當鋪裡的官印

  清乾隆年間,陳州有傢當鋪,老板姓隋,人稱隋傢當鋪。當鋪是一深宅大院,四周圍墻高聳,墻下佈滿瞭棗木樁,人掉下去別想活著出來。再加上當鋪裡養著一批武藝高強的保鏢,更使當鋪固若金湯。因此,當鋪遠近聞名,生意紅火。
  
  這一年,陳州來瞭一位姓丁的知縣。他上任第三天便登門拜訪瞭隋老板,此後一來二往兩人結成瞭朋友。當時陳州盜賊多,連縣太爺的大印也差點失竊,丁知縣為此整天憂心忡忡。為瞭保證大印的安全,他想出瞭一條妙計,每天天黑就把大印拿到當鋪去當,第二天一早再贖回來。
  
  這一招果然奏效,一連幾個月平安無事。誰料半年之後,鄭州府抓到瞭一批販毒犯。這夥販毒犯把鴉片藏在其他貨物裡運送,因為有蓋著官印的陳州縣衙的路票,所以一路暢通無阻。路票上蓋著陳州縣的官印,丁知縣又驚又怒,找到隋老板說:“隋老板,你不該利用我當官印之機私開路票呀,要是上面追查下來,我可怎麼交待?”
  
  隋老板一聽,大吃一驚,忙說:“自從你把官印寄放我店之後,我都是親自保管,從沒幹一點缺德的事,怎麼會拿咱倆的友情當兒戲?再說,你每晚送來的官印都是用鐵箱子鎖瞭的,我又沒鑰匙,怎麼能動用你的官印呢?”丁知縣皺著眉頭說:“是呀,我也不相信你會幹這樣的事。可是我沒幹,你沒幹,哪又會是誰幹的呢?”
  
  隋老板撓撓頭皮,說:“會不會是每天來當鋪送印的那個衙役幹的?”丁知縣點點頭:“你說得有理。可惜那衙役已經逃跑,並在途中被人殺死瞭。隋老板,看來這事隻能委屈你瞭。”
  
  “你說什麼?”隋老板拍案而起,“你無根無據,憑什麼咬定是我幹的?”丁知縣不慌不忙地說:“隋老板,你忘瞭,我手裡還有你的當票,足以證明路票是你偷蓋瞭我的大印開出去的。當然,這事抖出來,對我也很不利,但我隻不過犯瞭當官印的罪,充其量摘去烏紗帽,而你是私開路票,結夥販毒,那是要坐大牢,說不定還要掉腦袋的呢!”
  
  聽丁知縣一說,隋老板嚇得頭上直冒冷汗,抖抖索索地問丁知縣:“你說這事咋辦?”丁知縣說:“事到如今,唯一的辦法隻有殺人滅口,毀掉路票憑證,才能保你平安無事。但要殺人滅口,消除罪證,得用銀子去打通關節。在這件事上,你別無他法,隻有破財消災瞭。”
  
  隋老板知道自己撞在槍口上瞭,為瞭活命,隻好忍痛取出5萬兩銀子給瞭丁知縣並說瞭許多好話,才將這件事遮掩過去。
  
  時隔一年,隋老板回湖北探親,不料竟在漢口碰到瞭那曾經每天早晚跑當鋪送取大印的衙役。(www.rensheng5.com)不是說他死瞭嗎?隋老板犯起疑來。他正在猶豫,那個衙役上前招呼:“唷,這不是隋老板嗎?走走走,到寒舍去坐坐。”說著拉起隋老板回到傢裡。原來他在一條小巷裡開瞭傢小店,生意蠻好,一傢人生活也不錯。
  
  隋老板自然很生氣,便說:“原來你躲在這裡,我平白無故丟瞭5萬兩銀子呀!”衙役這才道出瞭事情的真相,他說:“隋老板,你上瞭丁知縣的當瞭。什麼販毒、路票呀,全是胡說八道!就連我每天送到你當鋪的鐵盒裡也根本沒什麼大印。他給瞭我一千兩銀子,讓我跑得遠遠的,目的就是為瞭詐你呀!”
  
  聽衙役這麼一說,隋老板驚呆瞭,終於他悟出瞭一個道理:“這個七品官真比土匪還要兇狠喲!”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