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妙對拒改嫁

  南宋著名的女詞人李清照與著名的金石學傢趙明誠結為伉儷,夫妻感情甚篤,相敬如賓。
  
  李清照四十歲的時候,丈夫趙明誠被任命為湖州太守,未料中暑暴卒於赴任途中。沒有多久,金兵入侵中原,狼煙四起,民不聊生,孤身一人的李清照被迫南逃避難。
  
  那一年,她流落在江南一個叫做板橋塢的小鎮上,與一個無兒無女的老嫗住在一處破舊的茅屋中。那時,李清照雖然生活清苦,人到中年,仍風姿綽約,楚楚動人。
  
  鎮上有位財大氣粗的員外叫林中山,是個老秀才,因為心黑手狠,貪財好色,人稱“中山狼”,其父林虎外號“林中虎”。林中山傢中妻妾成群,卻又看上瞭天姿國色、孀居鎮上的李清照,不惜重金托人作媒,要娶李清照為妾。
  
  冰清玉潔的李清照自然不肯嫁與一個六十多歲的老色鬼,媒人便連勸帶嚇,威逼利誘。李清照想瞭個主意,對媒人道:“聽說林員外也是讀書之人,頗有文才,三日後請他在十字街頭的酒樓前與我對句,倘若他贏瞭,不用花轎來抬,我自願登門上府。”
  
  媒人馬上回去向林中山作瞭稟報,林中山一聽覺得穩操勝券,立即吩咐傢人們佈置新房,準備接人。
  
  三日之後,小鎮十字街頭的酒樓前,擠滿瞭看熱鬧的人們。李清照向眾人深施一禮開瞭口:“諸位鄉親長輩,清照今日對句聯姻,如果我輸給林員外,甘願俯首聽命……”
  
  “說得好!”林中山望著李清照,滿不在乎地接著道,“如果我輸給你,永不再提婚事!就請街坊鄉親們作個見證!”
  
  眾人異口同聲,願意作證。李清照首先出一上聯,說道:
  
  “雪落板橋,雞犬行過,踏成梅花竹葉。”
  
  林中山想瞭一下,對道:
  
  “日照紗窗,鶯蝶下來,映出芙蓉牡丹。”
  
  接著,李清照來瞭個臨場發揮,扭頭瞥瞭一眼旁邊的酒樓,又道:
  
  “樓高但任雲飛過。”
  
  林中山怔瞭怔,轉身看見瞭附近的池塘,答道:
  
  “池小能將月送來。”
  
  李清照聽後,暗想這個老色鬼的確有些文才,決定出個難的,略一思索仍以池塘為題,又出一聯:
  
  “煙鎖池塘柳。”
  
  林中山暗自一驚,此聯五個字的偏旁,就是五行的“金木水火土”,對出下聯難度不小,不由一時語塞。眾人見狀鬧起哄來,林中山又羞又急,猛然間看見酒樓後面的酒坊,情急之中倉促應付瞭一句:
  
  “板塢燒鍋酒。”
  
  人群中爆出一陣嘲笑之聲,李清照質問林中山:“你這算什麼下聯?完全是風馬牛不相及。你輸瞭!”
  
  一聽此言,幾個趨炎附勢之徒馬上為林中山打起瞭圓場,狡辯說下聯雖然意境欠佳,對仗不工,但也說得過去。林中山面紅耳赤,強詞奪理說道:“這回讓我出上聯,你來對下聯。”
  
  李清照一聲冷笑:“好吧。”
  
  於是,林中山弦外有音地開瞭口:
  
  “園中仙花,蜜蜂幾時可采?”
  
  李清照未加思索,隨口對道:
  
  “畫裡佳果,猿猴百計難偷。”
  
  林中山還不知趣,暗道我也出個難的,非讓你嫁給我不可!沉吟一番,皮笑肉不笑地對李清照說道:
  
  “寒室寂寞空守寡。”
  
  一連七個字全是寶蓋頭,對出下聯實屬不易。哪知李清照早已成竹在胸,怒目而視地立即對瞭出來:
  
  “流落江湖涉淺深。”
  
  林中山又是一驚,他有些急不可耐瞭,本能地撕下瞭斯文的面紗,沖李清照叫道:
  
  “勸薄命二嫁,成富命二娶,二嫁二娶,二更二點,二人上床共一被。”
  
  李清照氣得漲紅瞭臉,一咬牙怒道:
  
  “知父名一虎,曉子名一狼,一虎一狼,一輩一個,一對禍害同一窩。”
  
  鄉親們又“轟”地大笑起來,林中山娶親不成,惱羞成怒卻無可奈何,隻好氣急敗壞地溜走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