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誰是騙子

  丁聰明所在的公司倒閉瞭,剛剛被提升為部門經理的他一個跟頭栽到地上,成瞭失業人員。沒辦法,隻好每天東奔西走找工作。這天,他從網上看到一則招聘廣告,一傢文化傳播公司要招商務策劃員,廣告後面還註明“本廣告長期有效,待遇從優”的字樣。丁聰明頓時雙目一亮,幾天來的晦氣一掃而光。直覺告訴他,這是一個很有前途的職業。他曾聽人說,現在一個高級策劃師一年能掙上百萬呢!丁聰明決心試一試,憑著他的專業素質和工作能力,得到這份工作不會很難。
  
  果然,公司的面試人員看瞭他的簡歷後,非常滿意。接下來又讓他寫瞭一份策劃方案,並且提瞭一大堆相關的問題,顯然這次招聘非常鄭重。丁聰明心中暗喜,這說明這公司對這個職位很重視,自己果然沒有選錯路!
  
  最後公司決定聘用他,試用期3個月。丁聰明雖然覺得試用期太長瞭,可又想到今後的光明前途,也就一咬牙同意瞭。和他同時被招進來的還有一個叫何時發的年輕人,兩人一見如故,很快就成瞭無話不談的好朋友。上班第一天,公司老板錢萬能把他們叫到辦公室說:“你們倆是新來的,為瞭檢驗你們的能力,我決定讓你們共同策劃一個項目。”項目的內容就是出版一本暢銷書,這正是丁聰明那天面試時想出來的點子。丁聰明非常興奮,與何時發兩個人玩瞭命地幹。
  
  不到一個月,那本書出版瞭,而且賣得還不錯。錢老板很高興,給每人發瞭個紅包。兩人心裡簡直樂開花瞭,又一起商量著再策劃一個更大的項目。何時發激動地說:“丁哥,我看用不瞭多久,我們就會成為公司的骨幹。”丁聰明也點點頭說:“錢老板這個人還真不錯,跟著他值!”
  
  兩人說幹就幹,丁聰明一馬當先,很快就把策劃書寫好瞭。他正準備把它交給錢老板,卻發現何時發顯得有些心神不寧。丁聰明於是約他出去喝酒,問他:“何老弟,咱們的工作進展這麼順利,你咋還悶悶不樂呀?”何時發嘆瞭口氣,壓低聲音說:“丁哥,我覺得在這兒幹下去沒啥前途。有一傢更大的公司看上瞭咱們,咱倆幹脆一起跳槽得瞭。”丁聰明憋不住笑瞭:“試用期還沒過你就想跳槽呀?我倒覺得在這兒挺好的。”
  
  何時發說:“丁哥你不知道,咱們公司別看表面上風光,其實是個空殼子,聽說欠瞭一大筆外債,眼瞅著就要破產瞭!”
  
  丁聰明大吃一驚,何時發說得有鼻子有眼的,不由得他不信。他可有過一次經歷,知道一個公司說關門就關門,自己與其與公司一起完蛋,還不如一走瞭之。主意拿定,他拉起何時發說:“走,我們現在就去辭職!”
  
  兩人寫好瞭辭職申請,一起來到老板辦公室門外。丁聰明想先進去,何時發拉住他說:“丁哥,主意是我出的,要辭職也得我先辭。”丁聰明很受感動,覺得這小子真的很夠哥們。
  
  不一會,何時發面無表情地從辦公室走瞭出來。他走到丁聰明面前說:“丁哥,老板已經接受我的辭職,現在看你的瞭。”丁聰明突然感覺有什麼不對勁,就有些遲疑。何時發急瞭:“丁哥,你不會反悔瞭吧?”丁聰明沒辦法,隻好硬著頭皮推開老板的門。
  
  錢萬能正在辦公桌前處理公務,見他進來忙笑著招呼:“喲,是小丁呀,有什麼事嗎?”丁聰明不知說什麼好,囁嚅半天才把辭職申請遞瞭上去。錢老板顯得很意外:“怎麼,你要辭職?不是幹得挺好的嗎?”丁聰明結結巴巴地說:“我覺得不太適合這裡的環境,所以就和何時發商量好瞭,決定一起辭職。”
  
  錢老板“哦”瞭一聲,神情古怪地看著他說:“既然你去意已決,我也就不留你瞭。不過有一件事需要告訴你,剛才何時發並不是來向我辭職的,他隻不過交給我一份策劃書,我已經同意由他具體負責這個項目。”
  
  丁聰明一聽,肺都氣炸瞭!那不正是自己搞的策劃書嗎?想不到自己混瞭這麼多年,竟被一個毛頭小子給耍瞭!
  
  看到丁聰明鐵青著臉走出辦公室,何時發急忙迎上來問:“怎麼樣?你把辭職申請交上去瞭嗎?”丁聰明冷冷地看著他:“如你所願,我已經不是這傢公司的員工瞭!”何時發愣瞭愣,隨即笑著說:“原來你都知道瞭。不過沒辦法,我已經打聽清楚,試用期結束後,公司隻會從我們當中留用一個。你能力比我強,我隻好用些非常手段瞭……”沒等他把話說完,丁聰明一拳打在他臉上,“哼”瞭一聲扭頭就走。
  
  離開瞭這傢公司,丁聰明費瞭九牛二虎之力,終於又找到一份工作。由於他精明能幹,很快就得到瞭新老板的賞識,被破格提升為業務主管。這天,他走在大街上,無意中又碰到瞭何時發。奇怪的是,何時發居然又失業瞭,而且顯得十分落泊。想起以前的事,丁聰明忍不住要嘲笑他一番:“怎麼啦何先生,錢老板不肯要你瞭?”不料何時發竟破口大罵:“別提姓錢的那個王八蛋,我們都被他騙瞭!”原來丁聰明走後,他負責的那個項目運行得非常成功。可過瞭試用期,錢老板突然告訴他公司效益不好,將要大量裁員。何時發沒有辦法,隻好離開瞭公司。後來他看到公司居然還在發佈招聘廣告,一打聽才知道,錢老板原來是打著招聘的幌子,利用筆試收集好的策劃。等把這項工作完成之後,就把策劃者以各種理由辭退,這樣既有瞭效益又降低瞭成本。何時發最後憤恨地說:“你說這姓錢的黑不黑?拿我們當猴耍!”
  
  自從那天見瞭何時發之後,丁聰明就落下瞭一塊心病,總覺得周圍的人要騙他,老拿懷疑的眼光審視著每一個人,包括自己的老板。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