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比微博稍長的故事

  【送別】
  
  朋友明天即將上刑場,我為他查點陪葬的物品。這裡面有父母給他的生命,發小給他的童年,同學給他的友誼,書本給他的知識,青春給他的叛逆,高中給他的離別,大學給他的初戀,情人給他的刺激,妻子給他的溫馨,同事給他的快樂,兒孫給他的欣慰、幸福,還有朋友們給他的感動。我把這些裝進叫作回憶的盒子,他接過去哭著說:“原來我的一生中珍貴的東西隻有這麼一個小小的盒子。”我咧著嘴笑笑:“出行的話,行李還是少一點的好啊。”
  
  【畢業】
  
  列車就要出發瞭,他們的手還牽在一起。車窗裡的女孩已經淚流滿面,站臺上的男孩也紅瞭眼圈。四年,人生最美好的時光;大學,青春裡最浪漫的季節,他們彼此相守,共同度過。回憶的膠片裡有初見時的相視而笑,有課堂上書桌下的初次牽手,也有林蔭路上的相擁,圖書館深處的初吻。當然還有更多更多的平淡時光,隻因為是兩個人而顯得那樣充實、幸福、快樂。然而終於還是要在這裡分別瞭,和這個人生中最純粹地愛過的人,和這個曾經發誓要相守終生的人。如何不流淚,如何不哽咽,如何不悲傷?列車走瞭,愛人走瞭,青春,結束瞭。男孩默默地離開月臺,眼淚被風帶向瞭愛人離開的方向,然後他拿起電話,打給公司經理的女兒:“親愛的,你在哪瞭?”
  
  【愛人】
  
  爺爺出殯結束後,傢人都在弄堂裡默默地坐著。外面是嘩嘩的大雨,裡面是死一般的沉寂。忽然裡屋傳來硬物砸墻的聲音,過去觀瞧,竟是奶奶在用鐵錘鑿墻,人們阻止時墻已經坍塌瞭大半。大傢拉著奶奶坐下,抱著她,安慰她。“你們以為我悲痛過度瘋瞭?”奶奶聲音冰冷地說,“不是的,我隻是在找我的愛人。你們並不知道吧,我本不是你們爺爺的妻子,我和我的愛人隻是這個傢裡的幫工,那時候是你爺爺看中瞭我,霸占瞭我,還把我的愛人關起來,終生不得相見。”說話間奶奶再次走到坍塌的墻邊,瘋瞭一樣用手扒開磚墻,“現在他死瞭,我們再也不用隔著這堵墻瞭。”這時候,磚墻裡露出一具白骨,而奶奶正熱淚盈眶地抱著它。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