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富婆網上遊

  有個富婆姓郝名珊珊,丈夫丁友泉是一傢中外合資民營企業的總裁,擁有幾千萬資產。如此有錢的一對夫婦,按說應該是一個十分幸福美滿的傢庭,可這對夫妻卻怎麼也快活不起來,最不快活的就是富婆郝珊珊。她住的是豪華小洋樓,進出有奧迪轎車,至於吃的穿的用的就更甭提瞭,網上購物要啥有啥,還有什麼不稱心的呢?令珊珊不開心的恰恰是她雖富裕卻長期守活寡的生活。年已35的珊珊,正是三十似狼四十如虎的年齡,怎忍受得瞭獨守空房的寂寞!每當她想起撇下她的丈夫丁友泉,就恨不得從他身上咬下幾塊肉來!
  
  想當年夫妻恩愛,患難與共,為瞭創業連孩子也不生,開一傢小小服裝加工廠,不惜起早摸黑,省吃儉用,才使夫妻老婆店變成個大公司。誰知這個沒良心的丁友泉,打從當瞭大老板以後,就不要這個傢瞭。借口工作忙經常不回傢,偶爾深夜回一次傢倒頭便睡,壓根兒不顧做妻子的感受!
  
  近日珊珊的耳邊聽到傳言:丁友泉身邊的秘書小姐,貌若天仙,嗲功十足,兩人整天形影不離,如膠似漆。珊珊氣炸肚皮,咬牙切齒地罵:“好你個‘陳世美’,我跟你沒完!我要報復——讓你戴綠帽子!老娘我就不信這個邪!”
  
  這樣一想,珊珊的心平靜瞭許多。她打開電腦網上遊,以“龍姑”的網名與人聊天,跟人談情說愛過把癮。一天她與一個網名叫“虎將”的男人聊上瞭。瞭解到此人是個失戀的碩士生,真是同病相憐。一來一往,你愛我愛,如醉如癡,一聊便是大半夜,終於時機成熟,約定在“龍姑”傢幽會。珊珊一見“虎將”果然是一表人才,一臉男子漢氣派,跳水運動員的身材,盡管此人比自己小瞭十來歲,卻是個未婚青年。隻要兩人相愛,兩廂情願,年齡差距有甚要緊!於是幹柴逢烈焰,兩人頓時互相撕咬,盡情發泄……完事以後,珊珊知道“虎將”懷才不遇,尚未找到理想工作,便出手大方地給他1000元零花錢,權作酬金。這個“虎將”早知珊珊是個富婆,這樣廝混下去,將有取之不盡用之不完的花花紙頭。但他想到這不是久長之計,一旦東窗事發,將要吃不瞭兜著走,不如早作準備。於是他在二次上門幽會時,趁珊珊不備,悄悄地做瞭個小動作。
  
  翌日,“虎將”慌慌張張地來找郝珊珊,一面出示醫院診斷書,一面指著珊珊鼻子說,原來你患有那種下流病,把我給傳染上瞭,你說咋辦吧?珊珊一聽此言,再一看診斷書,猶如被蠍子蜇瞭一口,好半天才回過神來,心想:自己從沒有這種病的,莫不他有這種病倒把我給染上瞭?“虎將”見珊珊將信將疑,便來瞭個“黑虎偷心”:“這樣吧,你給我10萬元錢,我去治病,咱們從此瞭斷,往後再不來找你!”珊珊當然不是吃素的,見他這麼急吼吼地要錢,心想莫非此人是個無賴?珊珊強作鎮靜地說:“走,咱們一起去醫院檢查,看看是誰得瞭這種病?”“虎將”一聽不由得一個“咯噔”,同去醫院檢查豈不拆穿西洋鏡?於是他狡黠地一笑說:“我已經檢查過瞭,你自己去檢查吧!”話畢說聲“拜拜”就轉身離去。珊珊冷笑一聲,望著“虎將”遠去的背影,狠狠地啐瞭一口,罵道:“想跟老娘玩花樣,還嫩點兒呢!”
  
  那“虎將”的真名叫唐雄,是個吸毒的癮君子。憑著他的油嘴滑舌和迷人的賣相,專門在網上搜索無聊富婆,幹劫色詐財的勾當。他找到郝珊珊這個富婆時,便定下瞭兩步計劃:第一步詐取10萬元;第二步是20萬。如今第一步計劃落空,便將實施第二步。
  
  這一天,唐雄上門來找郝珊珊,郝珊珊先是一怔,接著便潑頭蓋臉地對他痛罵一頓。唐雄卻嬉皮笑臉地說:“親愛的珊,何苦生這麼大的氣啊!我無非是因為窮,想變著法兒向你多要點錢花嘛!給你賠禮道歉總行瞭吧?”經不住甜言蜜語的珊珊,霎時心又軟瞭下來。唐雄馬上趁虛而入,猛地摟住珊珊像餓狼似的又咬又摸。這時的珊珊早已酥軟得不由自己,隻好任人擺佈瞭。完事後,唐雄伸手說:“這一回不會再給我1000瞭吧?”珊珊掏出錢來:“給你2000。”唐雄不屑一顧。接著3000、4000、5000,唐雄隻哈哈大笑。郝珊珊說:“那你到底想要多少?”唐雄伸出兩個手指:“不多不少,整數20萬!”“20萬?”珊珊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暗暗吃驚之餘,迅速在心裡思考著對策:這個騙子、流氓,我怎麼又上瞭他的套兒?怎麼辦?隻有一個辦法,嚇唬他一下!便大聲說:“你這個流氓,我要報警!”唐雄一聽“嘿嘿”地冷笑,並不慌不忙地拿起電話聽筒說:“好哇,來,你來打‘110’,讓警察來抓我吧!”珊珊見嚇不住他,倒有些惶恐瞭。轉念一想,好漢不吃眼前虧,我一個女流怎敵得過這種流氓?於是轉換溫和的語氣說:“你瘋瞭,我哪來這麼多錢呀?”唐雄說:“你別在我面前哭窮,今天無論怎樣我要拿到20萬,一分不能少!”說著便從口袋裡掏出幾張照片,往桌子上一甩說:“看看吧,這是什麼?”珊珊一瞅照片,不由驚出一身冷汗。這是兩人做愛的照片!原來這個流氓是有備而來!別無他法,隻好放軟檔,於是郝珊珊哭喪著臉求饒,說:“我傢裡沒那麼多現金,讓我明天去銀行取錢。”唐雄想致命的證據在我手裡,你這個富婆怎逃得出我的手掌心?便表示一言為定,明日來取錢成交。
  
  其實郝珊珊雖是富婆,卻不掌經濟大權。丈夫給一次錢不過三萬五萬,哪來巨額存款?此事要是張揚出去非同小可,她思量再三,還是三十六計走為上,去娘傢避避風頭再說。事不宜遲,收拾一番後,郝珊珊鎖上大門,啟動奧迪,“嗖”地消失在夜幕之中。
  
  無巧不成書,長期不回傢的丁友泉,當天深夜回到傢中。他見婆娘不在,倒也落得清靜,洗個澡太太平平睡安穩覺。一直睡到紅日當空,正欲漱洗出門,隻聽得有人按門鈴。開門一看是個大男人,問聲你找誰?那大男人不禁愣瞭一愣,但迅即面帶笑容地回答我找郝珊珊。丁友泉把他讓進屋內,即問尊姓大名?問清是唐雄先生,便告知內人不在傢,有何貴幹?這時的唐雄一面應答敷衍,一面在想難道這富婆在耍什麼花槍?當他知道丁友泉昨晚回傢壓根就沒見到妻子時,方明白郝珊珊在躲避自己。這時的唐雄面對丁友泉,反而覺得機會難得瞭。於是他大模大樣地往沙發上一躺,毫無拘束地說:“其實我正是來找丁先生談一筆交易的。”丁友泉問是什麼交易,是期貨還是現貨?唐雄從懷裡摸出一個信封往茶幾上一放:“你自己看吧!”丁友泉抖開信封一看,原來是不堪入目的春宮照片,再仔細辨認,照片上的女人是自己的老婆,男的就是這個唐雄,丁友泉的思緒頓時混亂起來,喉嚨像槍膛卡瞭殼。他恨老婆,也恨這個野男人。但他回頭一想,又竊喜起來?押我不是早就想甩掉這個黃臉婆嗎?這些照片就是把柄,就是離婚的王牌!然而面前這個讓我戴綠帽子的騙子,也決不能放過他!丁友泉神情輕松地對唐雄說:“那就談談吧,這筆交易怎麼做?”唐雄開價30萬,經過討價還價,最後15萬成交。丁友泉爽快地開出一張現金支票,唐雄交出照片和底片,拿瞭支票馬上走路。
  
  待唐雄離開,丁友泉立即向公安局報案,說失竊15萬元現金支票一張,並指明取款銀行;接著又給銀行掛電話,要求牽制住取款人。區區騙子哪是丁友泉的對手,果然唐雄以勒索詐騙罪鋃鐺入獄,支票追回。使丁友泉更為得意的是可以把黃臉婆一腳踢開,與年輕美貌的秘書名正言順地建立美滿傢庭瞭。丁友泉料定老婆在娘傢,便打電話過去,將老婆的醜事抖個底朝天,在狠狠地剋瞭老婆一頓後,態度明確地提出:咱們去法院辦理離婚手續。
  
  這是郝珊珊所意料之中的,有這個流氓的糾纏,東窗事發是遲早的事。郝珊珊決定破罐子破摔,橫字當瞭頭什麼也不怕瞭,離婚就離婚,離瞭婚倒是自由瞭。她驅車趕回傢中,一副兇巴巴的架勢:“你以為捏住瞭我的把柄,就可以為所欲為瞭?可你玩女人的糜爛生活與我相比,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呀!”她將新婚姻法本本甩出來說:“咱傢的基業是咱倆共同創下的,要離婚按婚姻法行事,財產各半平分。不離婚也行,咱倆掉換位置,我去當總裁你呆在傢裡。兩條路你自己選擇一條吧!”
  
  郝珊珊利刃般的話語,猶如棋盤上的“悶宮將”,使丁友泉防不勝防,一時間亂瞭方寸。他原以為隻要我掌握如山鐵證,你黃臉婆可以任我擺佈,給你幾十萬塊錢給我滾得遠遠的。沒想到低估瞭郝珊珊!丁友泉暗想:我在企業與外方合資的資金中占有55%,所以才擁有總裁的地位。一旦從這個55%中分去一半,不但讓外方占瞭便宜,我這個總裁的位置也得跟著丟瞭,所以這個婚離不得!至於掉換位置更試不得,商場似戰場,讓這個對企業管理一竅不通的婆娘去當總裁,豈不毀瞭好端端的企業!想清楚這些,丁友泉猶如幹面條進瞭滾水鍋,一下子軟瞭,半晌隻好開軟檔說:“離婚我隻是氣頭上說說的,你讓我戴瞭綠帽子,難道還要我表揚你不成?好吧,咱倆都各自退一步,隻要你知錯改瞭,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我還是愛你的。”郝珊珊聽丁友泉如此說,也就默認瞭,一場風波就此偃旗息鼓。
  
  郝珊珊恢復平靜後,還是整天網上遊,不過她再也不敢引狼入室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