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不尋常的盜竊案

  9月13日一大早,市公安局接到報案,說市政府機關事務管理局財務室昨晚發生瞭一起盜竊案。局裡上下不敢怠慢,刑偵隊副隊長趙亮和他的助手——剛從警校畢業的姑娘徐丹丹火速趕往現場調查取證。
  
  女當事人——財務室出納孟婕妹,30歲,是這個小城市裡少有的美人。趙亮和她認識。
  
  現在趙亮就坐在案發的財務室裡,孟婕妹坐在他的對面。趙亮看著不知所措的孟婕妹。
  
  “孟婕妹,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徐丹丹問道。
  
  孟婕妹搖瞭搖頭。要說的她都說瞭:昨天夜裡有人破窗進入財務室,打開瞭她這位出納員的保險櫃,盜走現金1000元——那捆10元一張的新票子的第一張票號尾數為3429875,因為正好和財務室的電話號碼相同,孟婕妹就記住瞭。
  
  孟婕妹突然揚起臉說:“你們能不能不立案,這1000元由我自己賠上?求求你們瞭。”
  
  趙亮和徐丹丹都很吃驚。趙亮瞥瞭徐丹丹一眼,權衡瞭一下,對孟婕妹說:“你先到隔壁請張會計來。”
  
  孟婕妹走出財務室。趙亮踱到窗前,見窗外圓型花圃旁邊站著一個男人,是孟婕妹已經離婚的前夫鄭子琪,外科醫生,一個很英俊的男子。趙亮還看到孟婕妹正向鄭子琪走去,兩人湊到一起,好像在說著什麼。趙亮就想,準是孟婕妹找鄭子琪來告訴他保險櫃被盜的事。趙亮有些奇怪,既然已經離瞭婚,為啥還藕斷絲連?保險櫃被盜,與鄭子琪又能扯上什麼關系呢?
  
  張會計來瞭,他說,昨天下午有個傢用電器商行的小青年,到財務室推銷傢用電器,軟磨硬泡瞭半個小時,不像好人,沒準是來“踩盤子”的。
  
  徐丹丹根據張會計的描述,畫出瞭該小青年的肖像。
  
  “你聽說過一個故事嗎?說的是一位領導幹部,傢裡遭瞭偷盜,但他不敢報案,因為警察一插手,抓住小偷,就會引出這位領導幹部的受賄案……看來,孟婕妹在撒謊!”徐丹丹肯定地說。
  
  “可是,孟婕妹不是領導幹部。”趙亮說。
  
  “但道理是一樣的。難道你還看不出來,在保險櫃裡被盜的除瞭那1000元之外,也許還有別的什麼東西,這件東西對孟婕妹構成瞭威脅,所以她才寧肯自己賠償那1000元錢,也不想讓咱們立案。”徐丹丹分析說。
  
  調查暫時結束,兩人離開瞭現場。
  
  回到局裡,聽說市政府主管財貿和機關事務工作的副市長林森上午打電話給局領導,過問此事。徐丹丹有些納悶:“這就怪瞭,殺人搶劫案副市長都不過問,1000元錢的盜竊案卻值得副市長這麼關心?”
  
  “失竊額雖然小,畢竟案子發生在市政府機關,領導也許是怕影響不好唄……”趙亮說。
  
  “你倒挺善解人意。”徐丹丹明顯是揶揄的口氣。
  
  趙亮不說話瞭,他似乎有種預感,這樁普通的盜竊案件,也許會扯出一團亂麻來。
  
  “我看吶,這事復雜著呢!瞧孟婕妹那漂亮的臉蛋兒,能引出多少故事?沒準她是監守自盜……”徐丹丹仍然圍繞著這個話題。
  
  趙亮說:“瞎扯!監守自盜幹嗎還要自願賠款?傻得沒邊沒沿瞭!”
  
  經調查,那小青年名叫王亞林,傢住在大經街,是大經街傢用電器商行的推銷員。
  
  9月13日下午兩點多鐘,趙亮和徐丹丹馬不停蹄地趕往大經街傢用電器商行,打算找王亞林本人問話。兩人快到大經街傢用電器商行時,遠遠就看到孟婕妹的前夫鄭子琪正探頭探腦地在商行門口徘徊,也許鄭子琪也看到瞭他們,便立刻走開瞭。鄭子琪到這兒來幹什麼?趙亮更加迷惑不解瞭。
  
  在商行裡,趙亮和徐丹丹見到瞭王亞林。王亞林的狡猾出乎趙亮和徐丹丹的意外,他聲稱對盜竊案一無所知,昨天下午他隻是去推銷東西,還叫嚷著說趙亮誣陷好人,搞得趙亮和徐丹丹束手無策,隻好先回局裡。
  
  第二天早上,也就是9月14日早上,突然傳出王亞林的死訊,他的屍體是在市醫院太平間後邊的一片亂草叢中發現的。
  
  死因是被銳器直接刺中心臟死亡。死亡時間大約在昨天夜間9點到10點之間。現場沒有發現兇器,隻發現瞭一捆刀切紙。因為那些紙都是裁成100元人民幣大小,所以可以推測為昨天晚上9點至10點左右,有人在現場進行過某種交易,一方企圖用假錢蒙騙另一方,但被對方識破,結果發生兇殺。
  
  趙亮和徐丹丹趕到現場,徐丹丹說:“看來,財務室的盜竊案很可能是王亞林幹的,而且還可能偷走瞭另外一件東西。要不就不會有這種交易,更不會出現殺人事件。可惜我們晚瞭一步,要早搜查王亞林的傢就好瞭。”
  
  “亡羊補牢,未為遲也。我們現在去。”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