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高智商的大傻瓜

  有個性情倔強的姑娘,在外地攻讀計算機碩士學位。老父親在傢開瞭個包裝公司,生意還不錯。夏天的一個中午,姑娘風塵仆仆回到傢中,剛巧父母都在傢,母親忙著進廚房給寶貝閨女張羅飯菜去瞭,父親坐在沙發上和姑娘親熱地聊天。
  
  姑娘說:“爸爸,我下個禮拜就要通過畢業論文瞭,等拿到碩士學位,您怎麼獎勵我呢?”爸爸高興地說:“你說呢?丫頭。”“我想畢業後守在您和媽媽跟前,可是……”老父親聽姑娘這麼說,心頭一熱:是啊,就這麼個獨生女,上瞭大學,六七年瞭,一直不在父母身邊。他們老兩口結婚晚,快六十的人瞭,姑娘還沒有成傢。包裝廠那麼大的攤子,自己漸漸老瞭,總得培養個自傢的年輕人來支撐啊!
  
  想到這裡,老父親說:“丫頭,你畢業瞭就回來,一來守在爸媽身邊,二來咱傢的包裝公司也需要你來管理呀。”“我學的是電腦,你那包裝廠亂哄哄的,我見著就心煩。幹脆,你出錢,我開個計算機公司,專門開發軟件,一定很掙錢的!”
  
  老父親聽姑娘這麼說,眉頭一皺,心想:丫頭,談何容易呀!不過老父親終究沒有說出口,他早就盤算好瞭:姑娘現在是碩士,心高氣傲的,能回傢守在父母跟前,已經是難得的孝心瞭,不然,姑娘去外地工作,再找個外地女婿,將來一年還不知道能見上幾面呢!
  
  姑娘哪裡知道做父親的苦心,見父親低頭不語,隻是猛勁地抽煙,就去廚房找媽媽說話去瞭。恰在這時,茶幾上的電話響瞭,老父親接完電話,對廚房打瞭個招呼,就匆匆出門去瞭。
  
  姑娘在傢裡和媽媽說瞭幾天話,也不見爸爸回來。最後媽媽給閨女作瞭保證,隻要閨女畢業後回傢,她一定讓父親給閨女投資辦個電腦公司。這麼著,姑娘才心滿意得地回學校。臨走的時候對媽媽說:“下次我畢業回來的時候,正好趕上我的生日,您告訴爸爸,其他的禮物我都不要,我就要一個現成的電腦公司,怎麼樣?”“死丫頭!越來越刁鉆瞭,好!我們答應就是瞭。”
  
  兩個月後,姑娘畢業瞭。躺在豪華客車的軟鋪上,人最容易遐想。姑娘開始想象見到爸爸媽媽的情景:明天到傢的時候,正好是自己的生日,爸爸在電話裡答應她,一定和媽媽在傢裡等著自己,他們會給自己什麼樣的禮物?爸爸把電腦公司的營業執照辦好瞭嗎?哎,要知道爸爸這麼痛快,就應該再叫爸爸給電腦公司配一部小車,這樣子出門談業務才夠氣派……想著想著,姑娘就睡著瞭。
  
  下車出長途汽車站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瞭。她匆匆忙忙往傢走,忽然發現包裝公司的財務小劉正迎面走來。姑娘眼尖,舉手打招呼:“哎,小劉!”小劉愣瞭一下,看到她連忙過來。“小劉,你這是去哪裡呀?我爸爸在廠子嗎?”“我去北京,你爸爸在北京等著我呢。”姑娘心裡“咯噔”一下,臉色“刷”的一下就變瞭模樣。她心想:爸爸呀,爸爸!你口口聲聲地許諾我,答應得好好的,在傢裡等我。怎麼又出差瞭呢?她連忙又問:“我爸爸是不是剛開瞭個電腦公司?”小劉搖瞭搖頭:“沒聽說。”姑娘的火氣一下子就撞上瞭腦門,懵懵懂懂地站在那裡,耳邊隻聽小劉說瞭聲:“車快開瞭,我先走瞭,再見!”好半天,姑娘都沒有緩過氣來。心想,畢業的時候,我已向同學們宣佈瞭我的創業計劃,同宿舍的小鳳過幾天就過來幫著我辦電腦公司。現在可好,還沒有影子呢,人傢來瞭不是要笑掉大牙嗎?
  
  姑娘氣鼓鼓地回到傢。開門一看,更氣惱瞭。餐桌上擺滿瞭豐盛的酒菜,中間放瞭一個大大的蛋糕,可就是沒人——媽媽也不見瞭。姑娘的那個氣呀,簡直要炸啦!跺瞭半天腳,姑娘進自己房間收拾好東西,出門打瞭個出租車,返回汽車站,買瞭張離傢最遠的票,氣呼呼登上客車,心想:好啊!你們不疼我,我也不心疼你們。我要靠我自己的雙手,創辦我自己的計算機公司!
  
  就這麼著,姑娘遠走他鄉,從此杳無音信。既不給父母寫信,也不給父母打電話。一天不辦成自己的公司,就一天不和父母通氣見面。
  
  5年過去瞭。這一天,姑娘又躺在豪華客車的軟鋪上回傢。這一次,她沒有睡覺,酸甜苦辣的滋味一波又一波地湧上心頭。5年的時光裡,她吃瞭無數的苦頭。姑娘傢出門在外,許多的不方便。幸虧她文憑高,專業又好,先是給別人打工,眉高眼低中,漸漸出人頭地,直到去年做瞭業務經理,掙上瞭高額年薪,她的理想才逐漸變得現實起來,現在她手上已經攥瞭10萬元的資金。可是,她不得不回傢瞭。她在愛情上遭遇瞭巨大的挫折,她的愛人——也是她的老板——拋棄瞭她,她隻有回到老傢,回到父母的身邊,才可以慢慢療養心頭的創傷。
  
  回到傢中,傢還是那個傢,一切的擺設似乎還是5年前的模樣。可是,媽媽變瞭,變得老態龍鐘,再也不是那個精練能幹的媽媽瞭,滿頭的白發,似乎很多天沒有梳理瞭……母女倆抱在一起放聲大哭。媽媽嘶啞著嗓音告訴姑娘:那年你走後,你父親到處尋找你,心神不定,過馬路的時候沒註意看車……他,他死啦!媽媽想你,整夜整夜地哭,眼睛也哭瞎瞭。”姑娘盯著媽媽深陷的眼窩,無神的眼珠,後悔得腸子都要發青瞭。
  
  媽媽摸索著帶姑娘進瞭臥室,爸爸的像片下放著一個包裝精美的大盒子。媽媽哆嗦著打開盒蓋,裡邊放著計算機公司的營業執照、稅務登記證,還放著一臺手提電腦、一把大門鑰匙、一張桑塔納轎車付款憑證,還有一本嶄新的賬簿,隻有一筆賬,金額是100萬元。
  
  媽媽告訴姑娘,爸爸買瞭一傢電腦公司,可以營銷電腦,還可以搞軟件開發,公司技術人員都是現成的。那天她回傢的時候,爸爸正帶著技術員在北京為她購置電腦。中午吃飯時,因爸爸不在傢,廠裡臨時有事,媽媽就到廠裡去瞭一趟……
  
  姑娘望著媽媽眼眶中的淚花,隻哆嗦著嘴唇說瞭一句話:“我真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就暈倒在瞭地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