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萬元買贗品

  那天,我在上班的路上遇見一個人。這人三十出頭,外表文質彬彬,衣著也算整潔,隻是臉色有些憔悴。他攔住我的去路,很禮貌地朝我微微一笑,說:“先生,請您留步。”聽他口音是外地人,看他的神態,分析他的語速,應屬知識階層。我立住瞭,回他一個微笑:“有事請講。”
  
  他從衣兜裡掏出一件玉器,遞到我的面前:“這是件元朝的古董,至少值5000元。我急等錢用,賤賣500元,您不會上當的。”我接過那玉器,裝作很在行似的翻來覆去察看瞭一番。其實,我心中正在琢磨該怎麼對付這個騙子?像這種在街頭行騙的報道我見得多瞭,我想設計出一個兩全之計,既不傷害他的自尊,又達到婉言謝絕的目的。
  
  還沒等我開口,他又說瞭:“我實在是等著用錢,不然,我不會賤賣的。”稍停,他又說:“要不,您給200元也行,我急等錢用。我們出門在外的人也真可憐,我在街頭問瞭9個人,他們都說我是騙子。您年齡比我大,閱歷比我廣,您仔細看看,我這人像騙子嗎?”看他說得可憐巴巴的,我不由頓生惻隱之心。我把玉器還給他,豪爽地說:“古董你還是自傢留著,賤賣瞭不合算,我也相信你現在缺錢用。這樣吧,我借給你200元,你有錢時再還給我,如何?”
  
  對方收回玉器,搓著雙手,感激地說:“那太好瞭!我太感謝您瞭,到時我有瞭錢,一定先還您。”他接過我的200元錢,問過我的電話號碼,再三道謝,一步三回頭地離我而去。
  
  晚上回傢,我把白天遇到的事情告訴夫人。夫人搖頭嘆道:“你呀,心太軟,這種人10個就有11個是騙子,你給他200元,還不如支援希望工程呢!”
  
  我笑道:“我也不指望他還錢,我連他的姓名也沒問呢!我隻想以這種方式做個試驗,測一測這人是不是騙子。如果他是騙子,設計那麼一篇‘臺詞’,隻騙到200元,充其量也隻是個小騙子。”夫人嗔道:“積少成多呀!要是他每天能遇到10個像你這樣的書呆子,他就每日創收2000元,年收入幾十萬啊!”我自知理虧,不再和夫人爭論。
  
  半月後,當我早把“騙子”的事情忘瞭時,有人打我的手機。我問對方是誰,他說:“我就是您上次借錢給我的外鄉人小王啊!”我冷冷地問道:“找我有事嗎?”“我還您的錢呀!”我心頭不由一熱:果然我沒看錯人,他不是騙子!我不在乎他還那200元錢,我欣賞自己的眼力!
  
  接下來,我和小王見瞭面,他如數還錢,還說瞭許多感激不盡的話。我反而不好意思起來,紅著臉說:“你如果手頭緊的話,先不急還,以後再說吧。”小王笑道:“那怎麼行,做人就要講信用,有借有還,再借不難。上次那件玉器,被一個古董商以8000元買走瞭,所以,我眼下不缺錢。”又聊瞭一陣,我們分手瞭。回傢和夫人談起這事,夫人驚道:“這真是太陽從西邊出來瞭!”
  
  又過瞭一個月,小王給我打電話,要求面談。我很爽快地答應瞭。見面之後,小王取出一幅顏色淡黃的古畫,對我說:“我手頭又沒錢瞭,在這裡不好找工作,我準備到沿海去發展。這是我傢祖傳的一幅古畫,是唐伯虎的真跡,我爸在世時說,這畫至少值20萬。我知道您心善,打算便宜賣給您,您隨便給個價吧!”這下可把我難住瞭:你說他是騙子吧,上次的錢還給我瞭;你說他不是騙子嘛,這幅古畫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呢?我支吾瞭半天,終於找到瞭一句托詞:“真對不起,我傢裡整個傢當隻有12000元。”我的意思很明白:你那價值20萬元的古畫,不可能賤賣12000元吧?
  
  誰知,他果斷地把古畫放下,下瞭最大決心似的說:“一萬二就一萬二,誰讓您是一個這麼好心的人呢!”我再沒有退路可走瞭,最終,我用12000元買下瞭小王的這幅古畫。
  
  送走瞭小王,我忐忑不安地請來一位行傢為古畫作鑒定。行傢看罷,搖頭嘆道:“這是一幅贗品,不過,臨摹的人是一位高手,幾可亂真!”花瞭一萬二,竟買來一幅贗品,我深感悲哀。騙子的手段千變萬化,讓你防不勝防,他第一次和你打交道,假裝守信用;第二次就宰你沒商量瞭。我沒敢把這事告訴夫人,隻是將畫掛在書房的墻上,每天都看上幾遍,不時地告誡自己:以後切莫上當受騙!
  
  兩年後,有一位陌生人找上門來。他年近五十,滿臉風霜,老練沉穩,自稱姓馬,他聽說我收藏瞭一幅古畫,很想見識見識。我把老馬請進我的書房,老馬仔細看過畫之後,不由贊道:“哇!果然是唐伯虎的真跡!梅先生,您肯割愛轉讓給我嗎?”我笑問:“您能出什麼價呢?”他不說話,隻伸出3個指頭。我問:“3000?”他搖頭。“3萬?”他又搖頭。我不由得心跳加速:“不會是30萬吧?”老馬笑瞭:“正是這個數!”我心中一喜:碰上一個不識貨的外行瞭!我怕他反悔,盯著他的眼睛問:“我不是行傢,這畫是真是假我不知道,您可要看清楚,成交之後,我們可是銀貨兩訖。”老馬大度地一揮手:“我知道,我收藏的古董也不是一件兩件,成交!”
  
  老馬付瞭錢,收瞭畫卷,轉身出門。我一急,追到門口:“先生請留步!”老馬轉身,微笑道:“我們有君子協定:出門後雙方概不負責!”我誠懇地說:“我和您說實話吧,這是一幅贗品。”他吃瞭一驚:“是贗品?您怎麼知道?”“我是從一個騙子手裡買來的。”“騙子叫什麼名字?”“您不認得,他姓王,早已不知去向。我受瞭人傢的騙,我不能再騙別人,否則,我的良心過不去。”“不,小王決不是騙子!”老馬說得很堅決。
  
  這次輪到我大吃一驚瞭:“您認得小王?”“不錯,小王是我們的老總,是他讓我來用30萬元贖回這幅假畫的。當時,他想向您借一筆錢創業,又擔心您拒絕他,所以才迫不得已那樣做啊!小王暗中發誓,隻要日後發達,一定對您重謝!正是您那1萬多元救瞭他的命,使他一步步走向今日的輝煌。這30萬,是他感謝您對他的信任!本來,他不讓我道出真相,現在既然您已經知道是贗品,我隻好實話實說,告辭!”
  
  老馬說罷,大步流星地走瞭,消失在我模糊的視野之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