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提拔

  劉天在鎮黨委辦公室當秘書,為人伶俐圓滑,深諳人際關系,因此人緣極佳,深得鎮上各級領導的器重。
  
  年終,鎮裡召開督導評估緊急調度會,鎮黨委皮書記拿起劉天幾天前就準備好的稿子,一本正經地念瞭起來。可是由於他中午在富豪大酒店飲酒過度,所以講的話前言不搭後語,醜態百出。在座的各單位“一把手”想笑不敢張嘴,一個個繃著“包公臉”,埋頭在筆記本上胡寫亂畫。整個會議室除瞭皮書記顛三倒四的講話外,安靜異常。
  
  無巧不成書,正當皮書記講得滔滔不絕時,突然,一聲悶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眾人從沉睡中驚醒。大傢不約而同地朝皮書記就坐的方向看去,原來是皮書記一不留神放瞭一個屁。眾目睽睽之下,皮書記顯得手足無措,無地自容。這事兒要是放在往日是絕對不會發生的,今天怪就怪在皮書記喝酒過瞭量,導致神經失控,以致出此大醜。皮書記恨不得一頭在墻壁上撞死,連他的講話也戛然而止。正在這千鈞一發的關頭,坐在皮書記身後的劉天忽然咳嗽一聲,幹笑兩聲說:“各位領導,不好意思,剛才那個屁是我放的,還請各位多多包涵。”
  
  皮書記驚愕地回頭瞅瞅秘書劉天,轉過臉面朝與會者笑著說:“那……好,咱們繼續開會!”會場頓時輕松下來,會議繼續進行。
  
  兩年後,皮書記因政績顯著升任副縣長,上任前一個月他理所當然的將劉天提拔為鎮黨委辦公室主任。臨行當晚,新上任的辦公室主任劉天去給自己的老上級餞行,兩人酒酣耳熱之際,說起話來便口無遮攔。
  
  劉天喝得臉像猴子屁股似的,他試探著問:“皮書記——不,皮縣長,鎮上資格比我老的有的是,你為什麼就提我當主任呢?再說我又沒給你送……”
  
  皮縣長仰脖幹掉一杯酒,說:“小劉哇,這些年來你為我鞍前馬後,著實辛苦瞭——”皮縣長打瞭個酒嗝,突然笑起來,“你還記不記得兩年前召開的那個督導評估調度會,當時你可給我解瞭大圍。小劉哇,你也知道我可是個知恩必報的人哪!”
  
  沒過幾天,劉天因一屁之功連升三級的消息就傳遍瞭整個鎮機關大院。
  
  再後來,劉天也當上瞭鎮長。那天鎮裡也召開年終督導評估緊急調度會,書記不在,鎮長劉天主持會議。他拿起秘書早就準備好的稿子,字正腔圓地念瞭起來。恰好他中午也在富豪大酒店喝過瞭量,結果也弄得前言不搭後語,同樣在座的各單位“一把手”也都像開追悼會似的靜默無語,昏然欲睡。
  
  劉鎮長正滔滔不絕地講,突然,也有一聲悶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驚醒眾人,原來是劉鎮長一不小心打瞭個酒嗝。響聲過後,一股雞鴨魚肉與酒精混合後經過發酵的惡臭佈滿整個會議室,在座的人無不掩鼻皺眉,屏住呼吸,心裡暗暗咒罵。
  
  應該說最先接觸到這股“仙氣”的是劉天身後的秘書小王,但這兩天他正患感冒,五味不辨,還誤以為是劉天放瞭一個響屁呢。隻見這個年輕人摸摸後腦勺,朗聲朝眾人說:“各位領導,真不好意思,剛才那個屁是我放的,希望大傢原諒……”
  
  劉鎮長猛地一怔,繼而回頭狠狠瞪瞭小王一眼,臉色一陣紅,一陣白……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