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胡塗胡圖

  麻屋村有個人名叫胡圖,三十出頭,五短身材,走起路來一歪一斜,他那馬虎樣子和他的名字一樣,稀裡胡塗,前年居然還當上瞭麻屋村村長。自當上瞭村長以後,他愛打牌,不愛做事,也不愛到鄉裡開會,鄉裡開一些會議,他總是叫鄰居老龍去代開,不料有一次因代開會,竟開出一個十分荒唐的事來——
  
  今年春節後,鄉裡王秘書通知胡村長開會,具體研究啥事王秘書沒有講。胡村長估計沒什麼大事,就叫老龍代他去。這老龍一聽說代村長去開會,笑得小眼瞇成瞭一條縫,心裡可高興啦!到鄉裡見識見識,認識幾個鄉官兒,說不定日後也能當上個村官。再說代理村長開會,還有開會補助可拿,何樂而不為?
  
  老龍來到鄉裡,會已經開始瞭,老龍坐在最後一排。會上王秘書講瞭關於鄉政府組織村長外出考察的一些事情。不知是老龍沒有聽清楚,還是王秘書沒有講清楚,回來,胡村長問他:“鄉裡開啥會?”老龍回答:“鄉裡準備組織村長外出打工,自願參加,明兒就報名。”胡村長聽瞭很不高興,前幾年胡村長曾外出打過工,一年到頭掙不瞭幾個錢,還把身體搞垮瞭。第二天,王秘書打來電話,問胡村長準備得怎樣?胡圖對著電話筒大聲講:“王秘書,我不去,不去。”王秘書說:“那好,就讓別人去。”過瞭兩天,鄉裡集中村幹部到深圳去參觀學習。胡圖知道後,氣得火冒三丈,把老龍痛罵瞭一頓。可半個月後,胡村長又叫老婆翠花在傢裡燒幾道菜,請老龍來喝酒,弄得老龍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胡村長神秘地對老龍說:“昨天聽鄉裡傳來消息,半個月前鄉裡組織村長去深圳考察,返回的路上出瞭車禍,死瞭三人,傷瞭九人。如果我去瞭,肯定也是在劫難逃,還真得感謝你把會議通知搞錯瞭。”老龍弄清瞭胡村長請客的原因,便問:“那你今後還請不請我代理開會呀?”“請,今後鄉裡開無關緊要的會議,都請你老龍代開。”從這以後,胡村長更經常叫老龍去代開會瞭。
  
  3月的一天,王秘書又通知村長開會,老龍興沖沖地趕到鄉政府代開,可這次王秘書說不行,非要胡村長親自參加會議。老龍討瞭個沒趣,連忙趕回村裡,叫村長自己去開會。村長老婆講:“俺老胡昨天晚上打瞭一個通宵的麻將,現在在床上睡覺,起不來,老龍,還是你去開,王秘書問,你就講村長生病瞭。”老龍隻好又返回鄉裡,王秘書問清原因,就叫老龍坐在最後一排聽會,免得被鄉長發現批評。
  
  會上,新上任的鄉長在臺上講瞭很多,老龍也沒聽太清楚。但會議大概的意思,他認為算是弄明白瞭。村長會議一結束,老龍就急忙趕回村,村長還在傢裡呼呼睡大覺,隻好等晚上再去匯報。晚上,老龍來到村長的傢,告訴胡村長:“今天上午,新上任的鄉長作瞭工作報告,講瞭很多很多,我坐在最後面聽不太清楚,但講瞭一件事,我聽明白瞭。”“什麼事?”“鄉長要求各村要盡快到縣城跟鄉裡開‘雞’店,爭取盡快發傢致富。”“什麼?”胡村長瞪著眼問。老龍又重復瞭一遍,還告訴胡村長:“今後到鄉裡看鄉長,每個人還得帶兩個‘雞’,鄉長要帶頭搞‘雞’。”胡村長心裡想,這新上任的鄉長肯定是個好色之徒、腐敗分子!胡村長聽在耳裡,記在心裡,不動聲色,隨即從口袋裡摸出30元給瞭老龍,算是老龍開會的誤工補助。老龍拿著錢,笑瞇瞇地哼著小調回瞭傢。
  
  這時候,胡村長的老婆從外面回來,胡村長把鄉裡開會的內容告訴瞭老婆翠花:“新來的鄉長好色,要各村到縣城開‘雞’店,還要我們到鄉裡見他時,要帶兩個‘雞’給他。”翠花聽後,轉瞭轉丹鳳眼,忙說:“老胡,這個鄉長好色是好事呀,我們就投其所好,到時就找兩個美女去,由他挑選。他要是相中瞭,說不定我們能沾光,將來,你這個村長能提升為鄉幹部,那就時來運轉啦。”胡村長一聽,就明白瞭翠花的意思,忙說:“你看,找誰去?”翠花臉紅紅地講:“我去唄。”“你!”胡村長瞪瞭老婆一眼,心裡罵道:“騷貨!”但他不敢出聲,他是有名的“妻管嚴”。再說這翠花雖已結婚多年,但未生小孩,依然保持苗條身材,加上漂亮的臉蛋,也算得上是村裡頭的大美人。前年,為瞭幫助丈夫能當上村長,她到處拉選票,在幾個關鍵人物身上還施瞭美人計。翠花把嘴一鼓:“你吃醋瞭?不是老娘出馬,你能當上一村之長?”說得胡村長低頭不語。翠花又勸說:“老胡,你不要吃醋,我如今也老瞭,我明兒想辦法找一個漂亮小妞,包鄉長看得中。不過,我要親自去,鄉長如果喜歡我,算是我的緣分,也是你的福分。到時,你當上瞭鄉官,可別想把老娘一腳踢開。”“別開玩笑,那你說找哪一個小妞一塊去?”胡村長問。翠花說:“肥水不流外人田,叫我妹妹翠蘭跟我去,就算翠蘭不被鄉長看中當不瞭夫人,能成為‘二奶’我們不也沾瞭光,翠蘭也不愁找不到工作。”
  
  第二天,翠花回到娘傢,找到妹妹翠蘭,私下跟翠蘭講:“蘭妹,你也不小瞭,該找個對象瞭,我幫你介紹一個。”“介紹誰?”翠蘭低著頭,紅著臉問。“新來的鄉長。”翠花直接說出來。“他沒有老婆?”“聽說沒有。好妹妹,我是來幫你做介紹的,做鄉長的太太,這可是天大的好事,你不要失去機會。”翠蘭見姐姐說得很認真,也就點瞭點頭,算是同意。
  
  過瞭幾天,胡村長打聽到新任鄉長傢住縣城邊街155號。一個星期天,胡村長探聽鄉長回縣城休息,就打電話給鄉長,告訴鄉長今天下午到縣城,要帶兩個“雞”去看他。鄉長在電話裡聽說麻屋村胡村長要送兩隻雞,可高興瞭。這天中午,胡村長吃過中飯,借瞭一輛舊紅色的夏利車,帶著老婆和小姨子向縣城駛去。從麻屋村到縣城有好幾十裡路,路不好走,足足走瞭幾個小時才來到縣城。
  
  胡村長找到瞭鄉長的傢,胡村長叫老婆和小姨子在車上等候,待他去請鄉長來挑選。胡村長敲開瞭鄉長傢的門,見到鄉長後,神秘地低聲說:“鄉長,我今天帶瞭兩個‘雞’來。”鄉長說:“好啊,拿進來呀。”“請、請鄉長挑選一個。”鄉長說:“兩個都要,按市場價交易。”胡村長以為鄉長講什麼黑話,連忙說:“還是請鄉長到外面看一看,挑選一個。”鄉長感到有些奇怪,但心裡想送來的可能是一隻公雞、一隻母雞,就說:“好吧,就挑選一隻吧,走。”於是跟胡村長走出門。這時,胡村長走得快,跑在前面,叫老婆和小姨子趕快下車,一前一後地站好,讓鄉長挑選。鄉長走過來,問:“你帶來的兩隻雞呢?”胡村長用手指著他老婆和小姨子:“這就是我特地帶來的兩個美女。”
  
  鄉長順著胡村長的手指方向,透過路燈光,看到兩個穿著時髦、打扮性感的女子,明白瞭胡村長的用意,頓時氣得火冒三丈,指著胡村長的鼻子大聲地罵:“你這是搞什麼鬼名堂!我要的是吃的雞,不是什麼別的‘雞’,像你這樣的思想品質,你配做一個村幹部嗎?”鄉長越說越氣,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當場將胡村長狠狠批評瞭一頓!原來,那天鄉長接到市農業局的指示,本地區禽流感封殺已解凍,鄉長立即召開瞭村長大會。會上,鄉長要求各村大力恢復和發展養雞事業,每個村要到鄉裡或在縣城開一傢雞的銷售店,以促進養雞事業,並隨口講凡以後村長來到鄉裡辦事,都可隨帶兩隻雞,鄉裡按市價收買,我還要帶頭吃雞,讓大傢也放心吃。
  
  此時,胡圖傻瞭眼,知道是自己把雞當成瞭“雞”。當晚回到村裡,就氣沖沖地找到老龍,質問老龍是怎麼回事?老龍卻笑著指指自己的耳朵,原來,老龍有一隻耳朵是聾的,怪不得開會總聽錯瞭。自從這件荒唐事發生後,老龍再也沒有代胡圖去鄉裡開過會。不是胡圖不再要他代開會,是過瞭不多久,胡圖的村長就被村裡的群眾罷免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