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王師傅尋死記

  王師傅是個修理傢用電器的維修工。退休的那一年,他剛離開單位,就得瞭腦溢血,幸虧搶救及時,一條命是保住瞭,可卻癱瘓瞭,吃喝拉撒全靠女兒小英照料。
  
  王師傅癱瘓瞭三年,小英悉心照料瞭三年。他盼望著病能好起來,就不用拖累女兒瞭。現在他明白瞭,這已經是不可能的事瞭。
  
  女兒27歲瞭,談過一個對象,那人對小英沒啥意見,可看到癱在床上的王師傅,搖搖頭走瞭。
  
  女兒從此沒有交過男朋友。女兒的婚事成瞭王師傅的心病,他不願永遠做女兒的累贅,他自己得解決這個問題。
  
  待小英“砰”的一聲關上門上班去瞭,王師傅就從枕頭底下拿出滿滿一瓶安眠藥。這是他費瞭好長時間才攢下的,現在該用它結束生命瞭。王師傅看瞭一下日歷,今天是4月10日,明年的今天就是自己的周年忌日!
  
  王師傅伸長瞭胳膊,從桌上抓起一個大茶缸子。茶缸子有大半缸子茶水,這是小英給他備下的。他正準備把那瓶子安眠藥一古腦兒倒入嘴裡的時候,房門“砰”地響瞭,隨後傳來女兒小英的喊聲:“爸!有人找你。”
  
  “誰呀?”王師傅趕緊把那瓶子安眠藥藏到枕頭底下。
  
  小英用鑰匙開瞭門,隨後一個不認識的小夥子進瞭門。小英對小夥子說:“他就是我爸爸,你們談吧,我上班去瞭。”
  
  王師傅問:“小夥子,你找我有什麼事?”
  
  “王師傅,我可找到你瞭!”小夥子喘著粗氣說:“我傢的冰箱壞瞭,我想自己修理,沒想到拆開瞭就裝不起來瞭。聽別人說,這一帶修冰箱的就數你王師傅第一,所以我就找上門瞭。”
  
  小夥子的話說得一點也不錯,王師傅是修冰箱的高手,可這是過去的事瞭。王師傅拍著癱瘓的大腿說:“如今我都這個樣子瞭,動不瞭。小夥子,我幫不上你的忙。”
  
  “能幫上忙。王師傅,隻要你在旁邊指點指點就行瞭。”小夥子說著,把輪椅推到王師傅的身邊,不由分說地抱起王師傅把他放在輪椅上,小夥子推著輪椅出瞭王師傅的傢門。
  
  坐在輪椅上的王師傅想想自己真滑稽,剛才還想去見閻羅王,沒想到見到瞭小夥子,又幹起老行當瞭。
  
  一會兒到瞭小夥子的傢。傢裡的冰箱門大敞著,地上零零落落堆著拆下的零件,冷凍的肉啊魚啊都堆在桌子上。王師傅接過小夥子遞來的零件一看,零件並沒有壞,隻是小夥子不懂安裝的方法。於是王師傅指點小夥子,把零件一個一個裝上。隻是小夥子的手腳笨,裝得特別慢,有的還要返工,等把冰箱修好,已經該吃午飯瞭。
  
  小夥子洗瞭手,立馬買來啤酒和熟食,要王師傅喝一杯。王師傅平日盡量不喝水,更不喝酒,怕上廁所,增加女兒的麻煩。今天在小夥子傢,他更不願意增加他的麻煩。小夥子好像看出瞭他的心思,說:“王師傅,喝!你要上廁所,有我呢!”
  
  王師傅想起枕頭底下的那瓶安眠藥。對,自己是將死之人,喝瞭再說,一醉方休。
  
  喝完酒,吃完飯,王師傅要回傢瞭。小夥子推著輪椅到王師傅傢,王師傅和小夥子握手告別,臨到要開門時,王師傅才發現出門時匆匆忙忙,把鑰匙忘在傢裡瞭。
  
  “這怎麼辦呢?”王師傅著急瞭。小夥子說:“王師傅,你不用著急,你先在我傢裡玩,等你女兒回來瞭,我再送你回去。”
  
  王師傅是個坐在輪椅上的病人,身不由己,隻能呆在小夥子傢。不一會兒,小夥子上瞭一趟廁所,王師傅也想上廁所,可他不好意思說,小夥子似乎看出他的心思,把他抱到廁所。小夥子修冰箱笨手笨腳的,幹這事卻伶俐得很,比女兒小英還弄得舒服幹凈。
  
  直到小英下班,王師傅才回到自己傢。在女兒眼皮底下,他不敢摸那瓶安眠藥。女兒好像知道他的心思,常翻看王師傅的枕頭,用異樣的目光打量那瓶安眠藥。
  
  大概在小夥子傢累瞭,第二天早上王師傅醒得遲。他催小英快去上班,他想早點吞下安眠藥,從此再也不麻煩別人。小英正要離開傢,小夥子又來瞭。
  
  王師傅問小夥子:“怎麼啦?冰箱又壞瞭?”
  
  “冰箱沒壞,我一夜沒睡著,王師傅,你這裡有安眠藥嗎?”
  
  王師傅心裡說,我這安眠藥自己要派大用場呢!可王師傅天生是個熱心人,別人要幾顆安眠藥,還能不給嗎?王師傅從枕頭底下拿出那瓶安眠藥,給瞭小夥子幾顆。小夥子看到王師傅有整整一瓶安眠藥,說幹脆你這一瓶安眠藥都給我吧。
  
  王師傅警惕瞭,把那瓶安眠藥緊緊抓在手裡,他問小夥子:“你要這麼多安眠藥幹什麼?是不是不想活瞭?”
  
  好久,小夥子終於對王師傅說出瞭心裡話:“我想學修理冰箱的手藝,靠它掙口飯吃,可我人笨,昨天試著拆瞭自己的冰箱,要不是你指點,我就裝不起來瞭。我這人還有啥用?不如死瞭算!”
  
  嘿!小夥子的心事真讓王師傅猜到瞭。王師傅樂瞭,心裡想,我這瓶安眠藥大概是神藥,要不,小夥子怎麼和我爭這瓶藥呢!小夥子還年輕,這瓶藥無論如何也不能給小夥子,我自己還要用呢!
  
  王師傅勸小夥子說:“你幹嗎要死呢?為這點小事去死,值得嗎?你要學修理冰箱的手藝,我教你嘛。”
  
  “王師傅,您肯教我,那太好瞭!我拜您為師。”
  
  “不是我吹牛,我教出來的徒弟個個是好技術。”
  
  “那當然囉,名師出高徒嘛!師傅,我給您磕頭瞭。”
  
  小夥子跪在王師傅面前,正欲磕頭,王師傅說:“慢!小夥子,你答應我一件事,我才能正式收你為徒弟。”
  
  “師傅,隻要您肯收我為徒弟,不要說一件事,就是十件事、百件事我都答應。”
  
  “好,從今以後,你要好好學藝,要勤快,別這麼沒出息,碰到一點困難就想死,那太沒有志氣瞭!”
  
  “師傅,徒弟一定牢記您的教訓。”
  
  小夥子“咚咚咚”給王師傅磕瞭三個響頭,從此,他正式成為王師傅的徒弟。
  
  小夥子每天一大早就趕到王師傅傢裡,王師傅的女兒小英還沒到上班時間,正忙著幹傢務活。小夥子就幫小英幹點,幫王師傅上廁所的事全由他包瞭。當然,小夥子主要是跟王師傅學修理冰箱的技術,隻是小夥子學得慢,王師傅不敢罵他笨,怕小夥子一時想不開,又要去尋短見。
  
  夜深人靜的時候,王師傅又會想起枕頭下那瓶安眠藥。哎呀,這些天凈忙著教小夥子,吞安眠藥的事,看來隻能等教會瞭小夥子技術以後再說瞭。
  
  兩個月後,小夥子學會瞭修理冰箱的技術。小夥子租瞭一個店鋪,明天就正式開張營業瞭。王師傅一個人呆在傢裡想,徒弟的店鋪剛開張營業,自己就尋死,這不是給徒弟臉上抹黑嗎?徒弟的店鋪也會染上晦氣的,不行。這件事緩幾天再說吧。
  
  第二天,小夥子一大早又趕到王師傅傢,把他抱到輪椅上,推著他到瞭自己的店鋪。小夥子說:“師傅,我還是離不開您。您反正沒事,您就給我在這裡把把關吧。”
  
  原來,小夥子簡單的技術掌握瞭。碰上復雜的,他還拿不下,要師傅現場指導,於是王師傅隻得天天上徒弟的店鋪把關。
  
  王師傅這麼一忙,忙得他連枕頭下那瓶安眠藥也差不多忘瞭。
  
  店裡有瞭王師傅,生意越來越好,小夥子到瞭吃晚飯的時候還不能停下手裡的活。小夥子催王師傅回傢吃飯。王師傅不忍心扔下徒弟餓著肚子,就叫女兒小英把飯菜送到店鋪,於是父女倆和小夥子常常一起吃晚飯。
  
  後來,王師傅發現小英和小夥子常常眉來眼去的,他心裡就樂開瞭花。是呀,小夥子和小英挺合適的,要是小英嫁給瞭小夥子,那該多好啊!
  
  後來,發生瞭一連串的喜事,鬧得王師傅把枕頭下那瓶安眠藥徹底忘瞭。(www.rensheng5.com)先是小夥子娶瞭小英,成瞭王師傅的女婿;接下來小英懷孕瞭,給王師傅生瞭一個大胖外孫。王師傅的嘴樂得整天合不攏,他哪有心思尋死呀?幹脆把那瓶安眠藥扔進瞭垃圾袋!
  
  小英說:“爸,你怎麼把你的寶貝安眠藥丟瞭?”
  
  王師傅說:“它過期瞭,失去藥性瞭!”
  
  小英和女婿都笑瞭。
  
  王師傅覺得女兒的話問得蹊蹺,女兒和女婿的笑也很蹊蹺,終於有一天,王師傅從女兒的五鬥櫥裡翻出一個紅本本,打開一看,是女婿修理冰箱的中級技術證書,簽發日期是四年前。王師傅捏著手指一算,女婿拜他學藝至今才兩年多,嗬!原來那時候,他早就是個技工瞭。什麼拜他為師,全是偽裝出來的!
  
  王師傅很感動,原來女兒和女婿早知道他要尋死的心思瞭,他們倆變著法子,拖著他走過瞭這段最難走的路。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