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小偷的同夥

  劉偉正在傢裡心情愉快地忙著時,電話響瞭。他拿起來,才聽瞭一會兒,臉色就變瞭,心也沉瞭下去。
  
  “你是劉偉嗎?”電話裡,一個陌生的聲音冷冷地問。
  
  “我是,”劉偉問,“你是誰?我好像不認識你。”
  
  “對,你根本不認識我,”陌生人道,“不過我知道你的一切情況。”接著,為瞭證明,陌生人說出瞭劉偉的傢庭住址、手機號碼、摩托車車牌、他老婆的名字、在哪兒上班、他兒子的名字以及所上的學校,陌生人甚至還說出瞭劉偉傢陽臺上現在晾瞭幾件什麼樣的衣服。劉偉聽得心驚肉跳,感覺到一股寒意。一種不祥之兆籠罩瞭他,這究竟是什麼人,怎麼這麼瞭解自己?
  
  “另外,你還是一個小偷。”陌生人道。
  
  “胡說。”劉偉無力地反駁,心中害怕起來。
  
  “6月8日晚上,你在電信局大院裡偷瞭一捆電纜線,不過差點兒被街上的聯防隊員逮住。你把電纜線賣給瞭東街一個姓曲的收廢品的,得瞭400塊錢。”陌生人的聲音裡似乎沒有表情,“6月12日,你在紅花小區7幢101室行竊時,正好那傢有人回來,幸虧你機靈,跑得快,不過還是偷到一枚鉆石戒指。你托一個姓謝的朋友銷贓,500塊錢賣給瞭一個民工,對不對?”
  
  聽到這裡,劉偉的汗就下來瞭。這個人居然瞭解得這麼多!他覺得自己被狠狠地擊中瞭,仿佛看到警察用冰冷的手銬銬住自己。這時,劉偉兇惡的本性立刻暴露出來,惡狠狠地說:“你究竟想怎麼樣?”
  
  “我不想怎麼樣。”聽出瞭劉偉生氣,陌生人反而笑瞭,“我隻是想和你合夥。”
  
  “合夥?”劉偉有點糊塗瞭。
  
  “對,合夥。”陌生人道,“你上個月出手幾十次,隻得手瞭三次,收入應該不會超過1500元吧?現在我們來合夥,我來做前期的工作,你到我指定的地方去偷。我保證,你的月收入不會低於1萬元,而每月隻需出手三四次,並且幾乎沒有絲毫的危險。”
  
  劉偉有點不相信:“你是警察吧?想抓我,可找不到證據,所以指點我去偷,想人贓俱獲,抓我個現行?”
  
  “嗤,”陌生人不屑地說,“證據?你賣的電纜線、戒指都在,隻要我打個電話,警察就能找到贓物,然後順藤摸瓜抓到你。記住,以後放聰明點,銷贓要去外地。”
  
  “你究竟是什麼人?”
  
  “這個,你不需要知道,假如你想發財的話。實際上,你永遠也不可能知道我是誰。雖然你看到瞭我的電話號碼,可沒用,這是街頭無人看守的公用電話,我是用電話卡打的。總之,想發財就按我的話去做,答不答應,你自己想想,過兩天我再打給你。”陌生人掛掉瞭電話。
  
  放下電話,劉偉還是沒回過神來,自己還從來沒遇到過這種怪事呢。要是不答應,對方說不定惱羞成怒,真的會向警察揭發自己。他思前想後,決定先答應,看看再說。
  
  過瞭兩天,陌生人的電話又過來瞭:“想好沒有?”
  
  “反正都是偷唄,”劉偉道,“但願你不要騙我。”
  
  “哈哈,騙你?對我有什麼好處?”陌生人道,“今天下午你先到和平路的西關生活小區看看,熟悉一下那裡的環境,明天再動手。目標是那個生活小區的16幢一單元301室。這個單元裡住的全是教師,8點鐘他們都會去上班,每傢的小保姆一般會相約著8點半一起出去買菜,一般9點半才回來。所以,8點半到9點半,整個單元裡都沒人,你在8點50分動手,最好在20分鐘內完事。301室是一位主任傢,比較有錢,最近還買瞭臺手提電腦。不過你要記住,一定要將他傢裡搞得天翻地覆,出來時一定不要關門,這樣才能讓小保姆一眼就看出傢裡被偷瞭。”
  
  “為什麼?我總是希望別人發現得越遲越好。”劉偉道。
  
  “這樣小保姆才會報警,別人也才會知道他傢被偷啊。”陌生人笑瞭,然後又嚴厲地說:“記住,一定要按我說的做,不然,沒你的好果子吃。”
  
  第二天8點50分,劉偉來到指定的地點,整個單元裡一個人也沒有。這可是行竊最安全的環境啊。他來到三樓,用萬能鑰匙打開防盜門。這傢人幾乎沒有任何防盜意識,他用瞭5分鐘就找到瞭一臺手提電腦,一部正在充電的手機、幾百塊錢。他又用瞭5分鐘時間把房間弄亂,然後把門大開著,退瞭出來。
  
  接下來,他去外地銷瞭贓,電腦賣瞭2000元,手機賣瞭200元,再加上現金,(www.rensheng5.com)算起來,這次收獲有三千多塊。更讓他開心的是,自己偷東西,從來沒有哪次能像這次這樣爽、這樣順利,就像是在自己傢裡拿東西一樣。劉偉不得不佩服,就觀察力而言,那個陌生人比老賊還要精。他開始慶幸自己有這麼好的同夥。想起當初自己的害怕、猶豫,他不禁笑瞭起來。
  
  可這個傢夥當然不會白白地幫自己,他當然要分自己的錢。一想到這,劉偉又有點心疼。心疼的同時,他又佩服這個傢夥。這個傢夥不用出面,不用動手,就可以分得一大筆錢,還沒有絲毫的危險。將來自己就是被抓住,也沒辦法把他供出來,因為自己根本不知道他的任何情況啊。
  
  這真是一條精明的生財之道啊!
  
  一周後,那個陌生人又打來電話,告訴瞭劉偉下次的目標。電話的最後,劉偉主動道:“我也不是個不識相的人,上次總共得瞭三千多塊錢。說吧,你要多少?”誰知,那人卻哈哈大笑起來,說:“這種錢我才不要呢。對不起,我不是看不起你,而是各人的道德準則不同,我的道德準則不容許我拿這種錢。更何況拿錢時,我很可能會被發現,會暴露出我是誰。這太危險瞭!”
  
  劉偉這下糊塗瞭:“不為錢,那你為什麼要和我合夥?”
  
  “因為我喜歡幫助別人啊,我是活雷鋒,做好事不留名,不圖利。”陌生人笑著掛瞭電話。
  
  放下電話,劉偉更糊塗瞭。不要錢,他圖的是什麼?難道是他和被偷的人有仇,所以借自己的手報仇?這也不失為一個好主意啊!
  
  接下來的幾個月,兩個人又合作瞭十幾次。由於陌生人提供的情報十分準確,劉偉每次都非常順利,可他心中的疑惑也越來越大。
  
  陌生人和被偷的人不像是有仇的樣子啊。一個普通人,哪裡有這麼多仇人?再說,要是報仇,就應該將他傢裡的東西全偷光才對,可陌生人每次都叮囑劉偉要有分寸,要適可而止,不要拿得太多。這哪像有仇啊?
  
  自己的這個同夥,究竟圖的是什麼?劉偉百思不得其解,總覺得有什麼大陰謀,總覺得說不定自己哪天就會惹上天大的禍事。想來想去,他心裡的壓力越來越大。
  
  就在劉偉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本地財產保險公司的營銷部裡,優秀保險業務員李明正在表彰會上向其他業務員傳授經驗:“這三個月,我跑到瞭九百多份保險單,每個月的收入都在3萬元以上。總結經驗,有兩條:一是勤。跑得勤問得勤,才能知道客戶的經濟情況和作息時間。知道客戶的作息時間,才能在拜訪時不會遇不到人。二是感謝小偷。”見其他業務員吃驚,李明笑道:“正是由於有風險,才會有保險公司的存在。平時,在一般情況下,客戶沒有什麼風險意識,隻有在被偷後,他和他周圍人的風險意識才會強烈起來,這時候你去推銷五六百塊一份的保險,沒有不踴躍購買的,便宜啊。”業務員們一聽笑著鼓起掌來。在掌聲中,李明洋洋得意。外面突然闖進來兩個警察,喀嚓一聲,就給他戴上瞭手銬。這下,保險公司裡所有的人都驚呆瞭。李明大喊大叫道:“你們為什麼抓我?”警察道:“你的同夥劉偉現在在我們那兒。我們從他傢的電話留言中找到瞭你打給他的公用電話號碼,又根據打電話的時間,在電信局裡查到瞭打電話的電話卡號碼,在這張卡的電話記錄裡,發現有你傢的電話號碼。本來我們還不能確定,剛剛聽瞭你的經驗介紹,這才確定瞭。跟我們走吧!”
  
  在審訊室裡,警察將一張電話卡放到李明面前,這是從他身上找到的,他就是用這張卡給劉偉打的電話。在確鑿的證據前,李明不得不全部交代。可他還有一件事搞不明白:“我每次給劉偉制定的計劃都很周密,你們是怎麼抓到他的?”
  
  “他是自首的,”警察道,“他說他的心理實在承受不瞭那種疑惑帶來的壓力,總覺得自己會有大麻煩,於是索性自首。”
  
  “他可真笨啊!”李明罵道。
  
  “是啊,還是你聰明,”警察諷刺道,“你這叫聰明反被聰明誤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