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散文》等

  散文
  
  某縣作傢協會舉辦創作筆會,為表示重視,作協主席請來瞭主管文化的王副縣長蒞臨指導。開幕式上,作協主席請王副縣長作指示。王副縣長略略謙虛瞭一下,便發表瞭演講,講著講著進入瞭角色。王副縣長從天文地理講到雞毛蒜皮,從吹、拉、彈、唱,講到打球照相。滔滔不絕,洋洋灑灑,把大傢聽得暈頭轉向找不著北!王副縣長講畢,問作協主席,我講的算什麼文體呀?作協主席想瞭想,笑道:散文,散文!
  
  吉普
  
  一次,山南海北幾位文友聚在一塊閑談,各說各的傢鄉話,南腔北調妙趣橫生,唯有吉林文友講普通話,但大傢總覺得他講的普通話不夠地道,一位北京文友笑問:“你講的是哪裡的話呀?”吉林文友說:“普通話。”北京文友說:“咋不像呀?”吉林文友說:“是吉林普通話,簡稱吉普!”北京文友一聽,笑道:“我說呢,聽瞭不像北京的產品,原來是假冒!”
  
  距離產生美
  
  趙某喜歡到足浴城洗腳;喜歡到美容美發店洗頭洗面接受按摩;喜歡到夜總會迪廳找小姐瀟灑……但趙某有一條原則,就是從來不在自己傢門口幹這些事。一次,趙的朋友問趙,你傢附近就可以消費,為何舍近求遠呢?趙答,不瞞你說,在傢門口幹這些事,如果碰到熟人多不好意思,這叫距離產生美!
  
  傷心
  
  趙老漢和錢老漢在一起說閑話,趙老漢抱怨自己的兒子沒出息,傷心地說,我養他二十多歲瞭,還不能自立,還得由我供他吃供他喝……錢老漢聽畢,長嘆一聲道,我的兒子倒好,上個月去瞭個管吃管喝管住的地方,也不用我操心瞭。趙老漢羨慕道,你兒子有本事,比我兒子強,總算有瞭單位。錢老漢傷心地說,什麼單位呀?犯瞭罪,進瞭監獄!
  
  執罰
  
  小強是某小學三年級的學生,小強的爸爸在某執法部門上班。一天,小強的語文老師佈置作業,有一道造句題是“執法”,小強造句說,我爸爸在執法部門工作,執法就是執罰!老師給小強的這一題打瞭個×,小強不服,找老師解釋,小強說:我經常看電視,不管是違反交通規則,或是制造偽劣產品,再是販賣黃碟子,執法人員都是罰款,罰瞭款就沒事瞭,這不是執法就是執罰嗎?老師聽畢,竟無言以對。
  
  鳴冤
  
  張三沒有工作,遊手好閑,為生存計,染上瞭小偷小摸的惡習。一次,張三撬開一輛摩托車,被車主發現,車主將其扭送到派出所。派出所民警欲將其拘留,張三則大喊冤枉!民警問何冤之有?張三道,我看報紙,說某市打擊職務犯罪,抓大放小,說當官的貪污受賄不超過五萬元不予立案追究,像我撬一舊摩托,最多不過值兩三千塊錢,屬於放小的范圍,你們怎麼不放?這樣對待我們弱勢群體,豈不冤哉?民警聽畢,也幽瞭他一默說,拘留你是罪有應得,誰讓你不當官呢!
  
  媳婦與女兒
  
  兩婦人在聊天,其中一個問:“你兒子還好吧?”
  
  “別提瞭,真是傢門不幸!”另一個婦人嘆氣說:“他真可憐,娶的妻子懶得要命,既不燒飯,又不掃地、洗衣服、帶孩子,整天就是睡覺,還要我兒子把早餐端到她床上呢!”
  
  “那你女兒呢,還好吧?”
  
  “她倒嫁瞭個很不錯的丈夫,從來不要她做傢務,煮飯、洗衣、掃地、帶孩子都由他一手包辦,還每天端早餐到床上去給她吃呢!”
  
  曲折的詢問
  
  年輕的實習醫生向主治醫生請教:“您為什麼在診斷時,總忘不瞭問病人經常吃什麼?”
  
  主治醫生笑答:“這是極其重要的,根據病人的食譜,我可以判斷能向他收取多少醫藥費。”
  
  含笑九泉
  
  三具屍體送到殮屍房,臉上都帶著笑容,於是警探去找驗屍官詢問緣由。
  
  驗屍官說:“這位老兄,是跟老婆親熱時心臟病猝發死的,所以臉上帶笑。”
  
  “原來如此,另外兩個呢?”
  
  “這個是給公共汽車撞死的。他當時剛知道彩票中獎瞭,根本見不到公共汽車開過來,所以含笑而終。”
  
  “那麼,這第三個又是怎麼回事?”
  
  “哦,這個可憐蟲實在太蠢瞭,他去爬樹,給雷電擊中。”
  
  “那麼他為什麼會笑?”
  
  “他當時以為有人在替他拍照。”
  
  決不受禮
  
  某承包商因為生意上的原因,準備贈送一輛小轎車向一位官員行賄。這位官員卻板起臉說:“我不能無償接受你送的禮物,因公務收受禮品我會犯錯誤的。”
  
  承包商說:“這樣吧,我以1000元的價格把這輛車賣給你如何?”
  
  官員考慮瞭片刻,輕松地答道:“既然如此,我就買兩輛。”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