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乞丐捕快

  小小縣城盜匪橫行,百姓們身處水深火熱之中。危急關頭,官府竟然選瞭一個乞丐來做捕頭。新捕頭一鳴驚人,怪招奇招迭出。到底是世外高人、深藏不露,還是歪打正著、另有隱情……
  
  1。人才難得
  
  明朝萬歷年間,中原某縣盜匪橫行,最大的一股嘯聚在距離縣城八十多裡的虎豹山。三個頭領各有異能,官府多次入山剿匪,不僅沒占到便宜,反而損兵折將,縣衙正副兩個捕頭相繼殞命。
  
  縣太爺派人向州府告急,州府迅速派人增援,不幸的是,第一個派來的捕頭,剛剛到任,還沒跟盜匪打照面,隻挎著腰刀在街上走瞭一圈,眉心就中瞭一記奪命毒鏢。第二個捕頭更是短命,沒等趕到縣城,途中在車馬大店歇息時,就被悍匪捂死在被窩裡。州府的捕快們從此視該縣為畏途,獎勵多少銀子都不來瞭。上面隻好借口治安事務繁忙,無人可派,責令縣衙自行加強防務。
  
  縣太爺是個膽小的文官,早就被盜匪嚇成瞭驚弓之鳥,得到州府的批復後,撂挑子溜之大吉的心都有瞭。身邊的師爺趕忙給他出主意: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民間藏龍臥虎,隻要肯出錢,就不愁沒人出頭。
  
  縣太爺沒有別的選擇,隻好同意試一試。
  
  招賢榜貼出去十多天瞭,一直沒人敢揭榜。這天臨近傍晚,縣衙的胖捕快和瘦捕快又來到城門口查看,讓他們高興的是,張貼在城墻上的榜文不見瞭蹤影。
  
  兩人環顧四周,一個人也沒有,不由得心想:別是有人搞惡作劇吧?那可是狗咬尿脬空歡喜。兩人順著城墻根往前尋找,走瞭二三百步,有瞭發現。隻見東邊墻腳下蜷伏著一個人,這人左胳膊下壓著一張紅紙。瘦捕快過去,抬起那人的胳膊,把紅紙抽出來一看,正是丟失的榜文!
  
  兩個捕快用腳把睡得像死豬一樣的這人撥拉過來,一看,心裡頓時涼瞭半截。隻見面前這人膚黑如墨、骨瘦如柴、破衣爛衫,顯然是個乞丐,沒準兒還是個傻子,揭榜大概隻是出於好奇。胖捕快氣得鼻子都歪瞭,踢醒乞丐,打算好好嚇唬嚇唬他,免得這小子手再犯賤。
  
  “這榜文是你揭下來的吧?你可知道揭榜的後果?”胖捕快大聲喝道。
  
  乞丐睜開惺忪的睡眼,瞅瞭瞅搭在身上的紅榜,兩眼一下子直瞭,接著就像躲避鬼魅一樣把榜文扔到一邊,連聲否認:“不是我揭的,我揭它幹嗎?我又不會武功。”
  
  這小子不傻,還能認字!兩個捕快交換瞭一下眼神,意思是說:“事情有門兒!”他們早看出瞭縣太爺的心思,他是要溜啊,縣太爺溜得,他們卻溜不得。他們是本地人,有一大傢子需要養活,不能失去這份差事。現在最要緊的是有人出頭當捕頭,穩住縣太爺,大傢夥才能接著混下去。
  
  兩個捕快背轉身耳語瞭一番,同時回頭扶住乞丐的身軀,胖捕快恭恭敬敬地道:“鐵肩擔道義,大俠肯出手救黎民於水火,我二人願追隨您鞍前馬後,效犬馬之勞。”
  
  乞丐傻瞭,兩隻枯枝般的臟手亂搖亂擺:“這是哪裡話,我沒有答應,我也沒有揭榜呀!”
  
  見他還在拒絕,兩個捕快“撲通”跪倒在地,“砰砰”地磕起響頭來,一邊磕頭一邊嘴裡還念念有詞:“大俠呀,您就是救苦救難的菩薩,我們今後就全靠您瞭!”趁乞丐還在愣怔之際,兩人熱情地伸出手來,假意攙扶他起身,其實一邊架住一條胳膊,把乞丐連拉帶拽地弄走瞭。
  
  “別、別這樣……”一路上乞丐還在無望地掙紮著。
  
  2。祭天捕盜
  
  兩個捕快把乞丐拖進瞭澡堂,澡堂的夥計將他按進浴桶裡,像清理肉豬似的結結實實地洗刷瞭一番,然後理發、修面、刮胡須,換上一身幹凈衣裳來到縣衙。
  
  縣太爺望著眼前這位單薄得像竹竿似的人物,十分疑惑,問:“是你揭的招賢榜?”
  
  乞丐點頭如雞啄米。他不是一直否認嗎,怎麼現在改變立場瞭?原來胖瘦兩位捕快提前做好瞭工作,恐嚇他亂揭榜文戲弄官傢,犯的是殺頭之罪。乞丐不想死,隻好承認,而且還裝得很有誠意。
  
  “就你這見風倒的體格,能當捕快?”縣太爺不相信。兩位捕快趕緊打圓場,說乞丐是方圓百裡大名鼎鼎的練傢子,隻是前些日子進山采藥,誤食瞭有毒的野果,大病一場,才虛弱成這樣。醫生說瞭,也就是他體格好,換瞭旁人誤食此種毒果,早到閻王爺那兒報到去瞭。他稟性急公好義,見到榜文後生怕別人搶瞭先,顧不得身體尚未復原,就趕來揭榜。
  
  縣太爺聽瞭,就示意乞丐亮亮本事。乞丐硬著頭皮打瞭半趟拳,雖然身形飄忽、腳根不穩,別說還真有點兒達摩伏虎拳的樣貌,像是練過的。縣太爺搖搖頭,說瞭句:“先養著吧。”
  
  其實乞丐沒啥毛病,就是長期吃不飽,餓壞瞭。縣衙裡天天大米白面雞鴨魚肉供著,乞丐就像發面饅頭似的,體重“噌噌”地往上漲,一個月後搖身一變,成瞭個敦實的黑漢子,三五個捕快都推不倒他。縣太爺和師爺見瞭,高興得合不攏嘴,正式任命他為捕頭,讓他即刻進山剿匪。新捕頭推辭不過,決定采取行動。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