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便宜貪不得

  騙局年年有,如何防忽悠?想要不上當,最好的辦法就是—不貪心……
  
  劉姐年過四十,為人精明。這天,她出去辦事,看到地上有個鏈墜,光閃閃的,剛想撿起來,一個壯漢跑過來踩住瞭。劉姐覺得鏈墜是她先看到的,壯漢怎麼著也得給個說法,就站著沒動。果然,壯漢說鏈墜雖然是劉姐先看到的,但是他先踩到的,應該兩人對半分。
  
  劉姐心裡暗想:該不是碰上騙子瞭吧?這套把戲好像電視上揭露過,有心走開,心裡又癢癢的想看看鏈墜到底是不是真的,就猶豫著沒走。果然,漢子撿起鏈墜,對著陽光照瞭照,說這個墜子少說也值幾千元,就按兩千元算,誰出一千元,墜子就歸誰。
  
  劉姐明白瞭,漢子一準兒是騙子,下面就該讓她出一千元錢買墜子瞭,於是轉身想走。不料,漢子說他想要墜子,隻是手裡沒現錢,得先把墜子當瞭,換成錢再給劉姐。
  
  劉姐糊塗瞭:漢子不要錢,還白給自己錢,這和電視上說的不一樣啊,也許他不是騙子?如果漢子不是騙子,那發筆小財也是好的。就這樣,漢子在前面走,劉姐不由自主地就在後面跟著。不遠處有傢典當行,漢子讓劉姐等著,自己走進瞭典當行。
  
  劉姐不放心,透過玻璃窗看到漢子走到櫃臺前,遞上墜子,和典當員說著什麼,然後,典當員收下墜子,遞給漢子一沓錢和一張票據。漢子走出來,從那沓錢裡數出十張百元大鈔遞給劉姐,說:“你拿好,咱們兩清瞭。”說完,轉身樂滋滋地走瞭。
  
  劉姐拿著錢愣住瞭,錢是真的,一張張硬得硌手,看起來漢子真的不是騙子!劉姐看漢子手裡的錢足有三四千元,才給瞭她一千元,心想:自己這不是吃虧瞭嗎?
  
  劉姐想弄清墜子的價值,就跑進典當行去問典當員:“剛才那位先生拿來的鏈墜當瞭多少錢?”
  
  事關顧客隱私,典當員不想告訴劉姐。劉姐說,漢子是她表弟,賭輸瞭偷拿她丈夫買的結婚紀念品來當,多少錢都得贖回去,還把身份證給典當員看。典當員相信瞭,就把鏈墜當瞭多少錢告訴瞭劉姐。劉姐聽後驚訝地瞪大瞭眼睛,沒想到這個小小的鏈墜竟然當瞭四千元!典當員說,鏈墜是白金鑲翠的,白金倒沒什麼,主要是那塊翡翠,滿翠足水,A貨,隻是薄瞭些,就這樣也價值上萬,不然也不能當四千元。典當員最後說:“您丈夫對您真好,當初買的時候他沒跟您說嗎?”
  
  “沒、沒。”劉姐嘴上應著,心裡那個後悔呀,這不是眼睜睜地看著錢跑過去沒有抓住嗎?當下,劉姐的大腦飛速轉動起來:要是她把一千元退給漢子,自己要瞭鏈墜,拿來賣瞭也是一筆錢啊!就算漢子不同意,墜子也是她先看到的,怎麼著也得一人一半啊,哪能隻給自己一千元就打發瞭呢?想到這裡,劉姐急忙跑出典當行追趕漢子,本以為漢子早跑遠瞭,誰白撿瞭那麼多錢不趕緊跑啊?誰知,漢子沒有走遠,竟還站在路口拿著錢,沒見過錢似的,傻兮兮地一張張數,看到劉姐後才把錢揣進懷裡,急慌慌地向前走。可是,來不及瞭,劉姐早跑到前面擋住瞭他,氣喘籲籲地說,她想明白瞭,不要錢要墜子!
  
  漢子急瞭,說:“你們女人真麻煩,剛剛說好兩清的,這會兒又反悔瞭,沒這麼辦事的!”
  
  劉姐解釋說,她拿到錢後,突然想起她的項鏈上少個墜子,和這個正好搭對。漢子堅決不同意,繞過劉姐繼續往前走,劉姐扯住漢子,說:“我給你一千五百元!”漢子往前掙,劉姐再喊:“兩千元!”漢子還是不停,劉姐豁出去瞭,包裡還有一千五百元,加上漢子給的一千元,正好兩千五百元,就喊道:“兩千五百元!”
  
  劉姐心裡算瞭筆賬:墜子價值上萬元,給漢子的兩千五百元裡,有一千元是漢子給的,自己其實隻花瞭一千五百元。用一千五百元換一萬元,賺頭大瞭!當然,漢子也不吃虧,他當墜子得瞭四千元,給出去一千元剩三千元,加上這兩千五百元就是五千五百元,超過鏈墜價值一半瞭,他要是不傻,總該同意的。果然,這回漢子停下瞭,轉回來掏出票據,嘴裡還嘟嘟囔囔:“女人哪女人!這麼點事也反反復復的。給你,錢拿來!”
  
  劉姐留瞭個心眼兒,手裡拿著錢沒有馬上給漢子,先接過票據仔細看瞭一遍,上面寫得很清楚:“白金翡翠鏈墜,抵當四千元整。”劉姐看明白瞭,把票據折好,票據上的紅印章在陽光下清晰地透過來。劉姐把錢給瞭漢子,正要揣好票據離開,漢子突然攔住劉姐,一把搶走劉姐手裡的票據,把錢硬塞給劉姐,說:“我不換瞭!別待會兒你又反悔瞭,追得我滿大街跑,抓賊似的,我犯不上!”說完拿著票據轉身就走。劉姐好容易把賬算明白瞭,哪能讓他走啊,急忙攔著漢子把錢硬塞回去,好說歹說把票據又換瞭回來。
  
  票據又回來瞭,劉姐長出一口氣,有心再打開看看,又怕漢子說跟女人辦事麻煩,再反悔,就小心地揣起票據轉身往典當行走。剛才劉姐看得很清楚:票據漢子一直沒離手,不可能調換的,紅印章還在原來的位置上。
  
  可是,沒走出幾步,劉姐突然覺得心裡慌慌的,總感覺哪兒不對勁兒,她又仔細想瞭一遍,突然明白瞭,原來自己先前算的賬落瞭一個重要的點—要想得到墜子,還得去贖回來,那還得四千元哪!這樣就不是用一千五百元換一萬元瞭,而是用五千五百元換。當然,即使這樣劉姐也不吃虧,隻是賺頭比漢子少,一萬元減五千五百元,隻剩下四千五百元。
  
  到瞭這會兒,劉姐也顧不上想那麼多瞭,四千五百元也不少啊!再說,典當員說鏈墜價值萬元,那實際價值一定高過萬元,得趕緊換回來!劉姐想到這裡,就在附近找瞭傢銀行,她包裡還有卡,取出四千元現金,又回到典當行。
  
  劉姐把票據和四千元放到櫃臺上,對典當員說要贖當。可是,典當員拿過票據打開看瞭看,說瞭一句話,震得劉姐當時傻瞭,典當員笑著跟她說:“用不瞭這麼多,你這個鏈墜當的是兩百元。”
  
  劉姐又驚又怒,質問典當員:“你剛才說它當瞭四千元的!”
  
  典當員解釋說,剛才說的那個鏈墜真的值那麼多,而且剛剛被人贖走瞭,劉姐現在拿來的票據並不是那一張。
  
  劉姐蒙瞭,慌亂地拿過票據看瞭一眼,真的不是那一張。劉姐的大腦一下子空白瞭,本想大賺一筆,沒想到不光沒賺著,這麼一會兒工夫,竟然賠進去一千五百元。這不,漢子最初給她一千元,她又加上一千五百元給瞭漢子。劉姐不光心疼錢,還接受不瞭自己這麼精明也受瞭騙的事實,往傢走的路上,她心裡總在想:當時怎麼就光想著占便宜,怕漢子反悔,沒有把票據打開再仔細看一遍呢?那票據明明一直在漢子手裡拿著的,漢子是在什麼時候調瞭包呢?
  
  唉!這真應瞭那句老話:不貪便宜不上當,貪小便宜吃大虧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