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跳房子

  “跳房子”是簡單質樸的民間小遊戲,它在潛移默化中告訴孩子:做人要遵守規則,要一步步走,不要壓線、不要越軌……
  
  小孩子的遊戲
  
  上世紀60年代末,在一個小縣城裡,有兩個同在小學讀書的孩子,一個是女孩,名叫殷小蓉;一個是男孩,名叫萬小林。孩子們晚飯後常聚在一起玩遊戲,最愛玩的遊戲就是“跳房子”。
  
  跳房子,就是在地上畫一個大方框,框裡畫上許多格子,格子裡放一塊扁圓的小石子,玩的人用一隻腳跳著,把石子踢到另一個格子裡,把所有格子踢完瞭,就算成功;要是石子壓瞭線、腳壓瞭線,或是兩腳沾瞭地,就算失敗瞭。
  
  殷小蓉是班長,每次她都先到,用粉筆在地上畫好格子。她畫的方格很規范,都是12格,孩子們管這叫“12間房”。小夥伴玩的時候,殷小蓉就坐在一邊做記錄。
  
  萬小林也是天天來,就是成績不好,天天給小夥伴墊底。忽然有一天,他出奇地大有進步,一連成功跳完兩場。殷小蓉覺得很驚奇。眼看第三場他又快踢到12間房瞭,忽然,殷小蓉“啪”地放下紙筆,晶亮的眼光對著萬小林,大喊一聲:“下去!”萬小林站住瞭,殷小蓉氣憤地說:“你的成績是假的,你在玩鬼點子騙成績!”萬小林說:“我玩什麼鬼點子?”殷小蓉厲聲說:“你要是不承認,從明天起,你不要來玩瞭!”萬小林嘴一張,“哇”的一聲哭瞭起來,扭頭跑回傢。
  
  萬小林的父親是縣裡的幹部,見兒子進門眼淚汪汪的,一問原因,十分生氣,就帶著他來到殷小蓉傢,問殷小蓉:“玩個遊戲而已,犯得著這樣對待小林嗎?”
  
  殷小蓉的父親是個工人,趕緊向小林父子賠不是,又對殷小蓉說:“快給萬叔叔和小林道歉!”殷小蓉倔強地說:“我沒有錯,他弄鬼點子騙成績,要認錯的是他!”
  
  小林父親張口冷笑,說:“嗬,真新鮮,我倒想聽聽,他玩瞭什麼鬼點子?”殷小蓉說:“他玩瞭三個鬼點子,但我現在不想說。”小林父親不耐煩瞭,說:“那好,等你哪天想說的時候,你說給我聽。”說著就拉萬小林回去瞭。
  
  回到傢裡,小林父親對萬小林說:“跳房子有什麼玩頭?來,爸爸和你玩別的。”玩什麼呢,小林父親拿出一枚五分硬幣,在手中拋瞭拋,說:“我們來猜硬幣,你猜哪面朝上?”小林沒有興趣,就隨口亂猜,奇怪的是,不管他怎麼猜,打開一看,次次都猜準瞭,這下小林高興瞭,父子倆越玩越開心……
  
  一年後,萬小林的父親升遷到外地,萬小林要隨父母走瞭,殷小蓉和同學來送他。小林父親上車後,忽然對殷小蓉招招手,打趣地說:“小蓉,你還記得嗎?小林玩的三個鬼點子是啥,你還沒告訴我呢!”殷小蓉笑笑,說:“我記著呢。”
  
  大人的遊戲
  
  過瞭不多久,殷小蓉也隨父親“支農”下瞭鄉,從此,兩個孩子天各一方。一晃,四十多年過去瞭,萬小林早已步入仕途,這一年,他被調到市房管局任局長。
  
  上任不久,萬小林應邀出席一個行業協會的座談會,參加的都是本地地產界的“大腕”。休息時,有人說:“找個什麼消遣吧。”一個姓梁的老總拿出一枚硬幣,對大傢說:“來玩猜硬幣怎麼樣?”
  
  大傢圍瞭過去,梁總拉開手提包,裡面有一大把美元硬幣,硬幣旁還有一小串鑰匙。梁總說:“我摸一枚硬幣,你們猜硬幣上的頭像是誰。”有人說:“白猜有什麼意思?要猜就來個有獎競猜。”梁總說:“我包裡隻有這些硬幣和這串鑰匙,要不這樣吧,誰能連續猜中三次,我就把這鑰匙獎給他。”
  
  梁總這麼一說,大傢興致高漲。可是頭像有好多種,大傢猜來猜去,很少有人猜中。有人忽然發現瞭站在後面的萬小林,就嚷道:“讓萬局長來猜!”萬小林笑著推辭幾句,隨口就說:“我猜林肯。”梁總松開手一看,嗬,還真猜中瞭。
  
  梁總又摸瞭兩次硬幣,萬小林都不假思索,一口猜準,大傢驚詫不已,萬小林卻笑著離開瞭。梁總追到外面,將鑰匙塞給萬小林,萬小林大笑:“玩玩開心的,拿什麼獎品?”梁總卻收起笑容說:“鑰匙雖小,講的卻是守信,眾目睽睽之下,我說話豈能不算數?”他把鑰匙丟進萬小林的車內,轉身走瞭。
  
  回到傢裡,萬小林發覺鑰匙圈上掛著張微型卡片,上面寫著某小區幾號房,不禁驚訝,原來這是一處豪宅的鑰匙!萬小林的老婆打趣地說:“都說你自小就會猜硬幣,沒想到還真有本事。”萬小林沒吱聲,他心裡清楚,不是他會猜,而是這個梁總和爸爸當年一樣,會玩點小魔術。他記住瞭這個人。
  
  這天周末,萬小林晚飯後在小區花園散步,忽然聽見有人叫他,抬頭一看,正是那個梁總。寒暄幾句後,梁總說:“萬局,我想上個新項目,最近有沒有地皮要拍出啊?”萬小林盯著梁總,盯瞭好一會兒,說:“棉紡廠附近有一塊荒棄的地皮,你可以拍下來。”
  
  梁總知道那塊荒地,緊挨著一個幾十年的老舊工廠,環境極其惡劣,周圍的在建樓都被迫成瞭爛尾樓,拍那塊地豈不是往水裡丟錢?但梁總不是普通人,他敏銳地從萬小林的眼神中看出瞭什麼,於是他笑著說:“拍那塊地可要擔風險啊,最好找一個合夥人,多上一份保險。”萬小林說:“我介紹的,隻有我來做替死鬼瞭。”梁總咧嘴笑瞭,說:“咱們一言為定!”
  
  不多久,這塊地果然開拍瞭,競拍人少,梁總輕松地以起拍價拿下瞭,他心裡沒底,詢問萬小林下一步怎麼辦。萬小林說:“這塊地兩年內你不要動,押給銀行做貸款,再用貸款收購周邊的爛尾樓。”
  
  梁總立即照辦,開始收購周圍的爛尾樓,那些樓主真像碰見救星,白菜價脫手給他。梁總對萬小林說:“同行都笑我是‘破爛王’呢!”萬小林說:“你怎麼看呢?”梁總目光炯炯地說:“我知道,你在下一盤棋,隻是我不完全知道棋路。”
  
  萬小林一字一句地說:“不錯,我們在走三步棋,拍那塊荒地是第一步,叫‘瞞天過海’,背後瞞著一個重大消息;收購爛尾樓是第二步,叫‘暗度陳倉’,在別人沒有覺察到的情況下,收購價值即將暴發的資產。”
  
  梁總似有所悟,問:“那第三步呢?”萬小林說:“第三步叫‘樹上開花’,現在那個老廠面臨困境,你將所有資金投到老廠參股,當這一片價值整體暴發的時候,咱們來個顆粒歸倉,盡收囊中!”
  
  梁總動瞭血本,參股到那個揭不開鍋的老廠。一年後,一文不剩的梁總真是連買早點的錢也沒有瞭。正當有的同行幸災樂禍時,一個消息像重磅炸彈炸開瞭:老工廠很快將搬遷到外地,這塊優質地皮被規劃為商貿中心,一夜之間,這片地皮和老廠的價值暴增!
  
  這一下,梁總的資產到底翻瞭多少倍,誰也說不準,有人說至少十倍以上!這天晚上,梁總來到萬小林的傢,傢裡隻有萬小林的老婆。梁總高興地說:“萬局真是帥才,他不動聲色,用瞞天過海、暗度陳倉、樹上開花三招,使咱們兩傢財源滾滾!”說著他拉開皮包,掏出一大串鑰匙,“我聽說萬局小時候愛玩‘12間房’的遊戲,這是12套樓房的鑰匙,也叫‘12間房’吧,圓萬局長一個兒時的夢。”
  
  “跳房子”的點子
  
  正當萬小林的事業順水揚帆的時候,一個傳言在市裡傳開瞭,說萬小林有好多套豪華樓房。這天,萬小林從酒店出來,正準備上車,見自己車旁挨著停瞭輛車,車上下來幾個人,很客氣地對萬小林說:“我們是省紀委工作組的,有一些關於財產來源的問題,需要你協助調查,請上我們的車吧。”
  
  萬小林酒醒瞭,神情非常鎮定,他自信:他和梁總的合作天衣無縫,就輕松地說:“好,走吧。”
  
  到瞭一處地方,在一間辦公室門外,工作人員對萬小林說:“我們領導要見你,你進去吧。”萬小林走進辦公室,桌前坐著一個人,不是別人,竟是殷小蓉,她正是省裡來的工作組組長。萬小林露出驚喜的神情,說:“天哪,是你呀!幾十年瞭,終於又見面瞭!遺憾的是在這種場合。”
  
  殷小蓉說:“別在意,我們請你來,是協助我們調查一些事。不過,咱們是幾十年沒見面的老同學,太難得瞭,感觸太多瞭,我們先聊聊吧。”萬小林感慨地說:“人一生什麼都能忘記,唯一不能忘記的是童年的夥伴!小蓉,我們在一起玩跳房子的情景,你還記得嗎?”
  
  殷小蓉點點頭:“說到跳房子,我還欠你爸爸一個承諾呢,一直沒有告訴他,跳房子時你玩的是三個啥點子,不過,我現在可以說,說出來,還挺有趣味呢。”
  
  殷小蓉面帶笑容,說道:“那天我註意到,你進場以後,腳在跳,兩隻手卻伸得老高,做著搞笑的手勢,小夥伴們被手勢分散瞭註意力,就註意不到你腳下犯規,你這個遮人眼目的點子,算是‘瞞天過海’吧,這是第一個點子。”
  
  殷小蓉接著說:“第二個點子呢,就是你的左腳看似在不停地跳,卻並沒有踢石子,而是用右腳尖悄悄移動石子,這第二個點子,可以叫做‘暗度陳倉’吧。”
  
  “第三個點子呢,你跳得非常快,別人眼花繚亂時,你一下子越過幾格,直接跳到最後一格,口中喊‘跳完瞭’,這點子叫什麼呢?我想,叫做‘樹上開花’吧!”
  
  殷小蓉依然掛著笑容,註視著萬小林說:“我沒有說錯吧?”萬小林沉默瞭好一會,開口說出瞭三個字:“我交代!”
  
  萬小林從“瞞天過海”開始,把他利用職權獲取非法財富的事實,一五一十作瞭交代。交代完後他長舒瞭口氣,從座位上站起來,對殷小蓉深深一鞠躬,說:“順便,我也為兒時跳房子的事向小夥伴們道個歉:我錯瞭!”
  
  這一天,早已兩鬢斑白、年逾古稀的小林父親,知道瞭兒子的事,也側面從殷小蓉口中,知道瞭小林兒時玩的三個“鬼點子”!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