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貴賓車廂謎案

  森木朗是一個不幸的男人,一年前,他的妻子櫻子在一趟新幹線列車上死去,死因是喝瞭烈性毒藥。櫻子死後,森木朗的生活發生瞭巨大的變化,他從一個朝九晚五的公司職員變成瞭無業遊民。公司裡那些流言蜚語,實在讓他受不瞭,同事們擠擠弄弄的目光,讓森木朗感覺自己成瞭逼死櫻子的兇手。是的,森木朗和妻子的關系不太好,可這也不是他逼死妻子的理由啊!
  
  妻子去世一年後,森木朗乘上瞭妻子出事時搭乘的那班列車。看著車窗外的景色,他陷入瞭沉思。
  
  一年前,櫻子乘坐的也是這節車廂。這節車廂是貴賓座,沒有像普通車廂那樣擺放著固定的座椅,中間也沒有過道,四個小圓桌呈平行擺放。車廂裡的乘客可以喝酒品茶飲咖啡,當然,如果有結伴而行的情侶,這節車廂更是一個不錯的選擇。與女伴脈脈含情地對視,看著她輕啟朱唇淺啜咖啡,整個人的心情都會好起來吧?
  
  乘坐這節車廂的乘客,非富即貴,普通人難得有這樣的雅興。
  
  一年前,櫻子乘坐這趟列車,是回她在大阪的娘傢,為母親過六十歲生日。老太太對於女兒女婿之間越來越淡的夫妻感情相當揪心。老人沒有邀請森木朗參加她的生日宴,是想借著這個機會單獨和櫻子談談,勸解勸解女兒,讓女兒女婿敞開心扉,好好在一起過日子。
  
  老太太的這個想法,並沒能來得及告訴櫻子,因為櫻子是在去娘傢的途中身亡的,而不是在返回的途中。發現櫻子死亡的,是同節車廂裡的另外五個人。那五個人坐在另外三張圓桌旁。有兩對情侶,還有一個是孤身一人。警方查明,這五個人都沒有殺人的嫌疑……
  
  森木朗想到這裡,從沉思中回過神來,他站起身,經過旁邊三張小圓桌,朝著洗手間方向走去。
  
  那三張小圓桌旁邊都坐著人,相鄰的一張圓桌邊坐著一位女士。明明是深秋天氣,她卻穿著黑色的薄綢裝,雪白的肌膚若隱若現。森木朗暗想,這是個很有味道的女人,但此時此刻,他沒有欣賞的心情。
  
  從衛生間出來,森木朗正要順著來時的路返回車廂,忽然覺得有些不太對勁,他踏步的方向,居然是另一節車廂。森木朗苦笑瞭一聲,看來自己心不在焉,連路都走錯瞭。回到座位邊坐下,森木朗不經意地朝那個女士的方向看瞭一眼,女士也恰好向他這邊看來,兩人目光對視,都沒有閃避,而是互相點頭示意,算是打瞭個招呼。
  
  吃晚飯時,那女士朝森木朗這邊走瞭過來,客氣地問道:“你好,介意我坐在這裡嗎?”
  
  “請坐。長路漫漫,誰不想有個伴呢?”森木朗禮貌地請她入座,並為她打開瞭一瓶酒。
  
  兩人攀談起來,森木朗得知女士叫美致,美致似乎對森木朗很有好感,兩人聊得十分愉快。時間過得很快,森木朗要下車瞭,美致笑道:“看得出,你是個事業有成的男人。我期待著你給我打電話。”說著,她一口將杯中的酒飲盡,扭著腰肢離開瞭。森木朗看到她的酒杯下面,壓著一張名片。
  
  森木朗將名片拿過來,上面隻有一個電話號碼。他正要將名片放進衣兜,冷不丁看到自己的衣袖上沾瞭一根褐色的長發。森木朗奇怪地看瞭看那根長發,目光又轉向瞭鄰桌的美致。美致捕捉到瞭他的目光,報以嫣然一笑。
  
  車到瞭大阪,森木朗下瞭車。這次旅行,他本是想去嶽母傢,探望一下老人傢,可是因為新幹線上的意外邂逅,他決定不去瞭。
  
  下車後,森木朗先給當年辦理妻子案件的警察松野打瞭個電話,詢問說:“我想打聽一下,櫻子死的那天,車廂裡有沒有一個叫美致的女人?”
  
  松野沒有立即回答,話筒裡傳來一陣敲擊鍵盤的聲音,顯然,松野在查詢著什麼。過瞭一會兒,松野答道:“有。不過我告訴你,她不可能和這起案子有關,她是列車長的姐姐。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森木朗應瞭一聲,放下電話,他若有所思。
  
  當晚,森木朗在車站附近的一傢旅館裡住瞭一夜。第二天中午,他踏上返回京都的旅程。這一次,他不會寂寞瞭,因為和他相伴的,是他一早就聯系好的美致。
  
  森木朗一上車,就看到美致已在車廂裡等著自己,兩人便坐到瞭一起。森木朗問道:“你經常乘這趟車?”美致答道:“是啊,我的傢人是列車上的工作人員。”
  
  “坐這節車廂的,都是有錢人啊!”森木朗似乎在嘆息著什麼。此時,另外三張圓桌旁坐著的都是一男一女,這些男女竊竊私語著,根本無暇顧及別的桌上發生什麼。美致似乎對森木朗剛才的話有些不悅,說:“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森木朗冷冷地說:“很簡單,這節車廂裡,既有出來偷歡的,也有像你這樣釣魚的。對你而言,不管男女,隻要有錢,你就能想辦法撈上一票,對吧?”
  
  美致生氣瞭,怒氣沖沖地站起身來罵瞭一句:“你混蛋。”緊接著,她就要離開。
  
  “等等,對不起,算我說錯話瞭。我得去趟洗手間,你幫我看一下行李裡的貴重物品,成嗎?”森木朗紳士地問道。
  
  美致猶豫瞭一下,還是氣乎乎地坐瞭下來,卻沒再理會森木朗。
  
  五分鐘後,森木朗回到瞭座位邊,和他一道的,是松野警官。美致似乎意識到瞭什麼,她想拿起森木朗座位邊的那杯飲料,可是她剛伸過手去,松野已經將那杯飲料握到瞭手中。美致強作鎮靜地問道:“這、這位是誰?”森木朗冷冷地看著美致,說:“你別管他是誰,美致女士,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你就是殺死櫻子的兇手吧。”
  
  “你、你胡說!”美致跳瞭起來,像是被踩中瞭尾巴的蛇。
  
  森木朗平復瞭一下情緒,緩緩說道:“你心裡有數。一年前,我妻子櫻子離傢前,已經想好要和我分手,所以她帶走瞭傢中的所有積蓄。你見財起意,毒死瞭她。這趟列車,在到達大阪前,會反方向開上幾十公裡,以便錯開對面來的車。那個時候,櫻子正好去瞭洗手間,你立刻抓住瞭這個機會。櫻子從洗手間出來,不辨方向,走到車廂裡一張空著的圓桌前坐下,她誤以為自己坐的還是之前那張桌子,其實,那張桌子是你先前坐的,你在桌上留瞭一杯和櫻子之前喝的同樣的飲料,不同的是,飲料裡放有致命的毒藥。我沒有說錯吧?”
  
  美致氣急敗壞地道:“我沒做過!”說著就打算離開這個地方。
  
  森木朗攔住她,繼續道:“昨天我去洗手間時,正是櫻子去洗手間的時間(www.rensheng5.com)。你趁我離開,坐到我的座位查看有沒有可趁之機,不料我很快回來瞭,你來不及坐回自己的位子。好在因為列車方向改變,我沒有察覺坐的不是原先的座位,而是你的座位,是你落在桌上的那根頭發提醒瞭我。如果你不承認,那就把這杯飲料喝下去吧。”森木朗奪過松野手中的飲料,遞向美致。
  
  原來,剛才森木朗點明美致是個釣魚者時,美致已動瞭殺心。她把一杯含有劇毒的飲料放到瞭森木朗這邊,等他一回來,就能結果他的性命。反正,這節車廂裡的男女,誰也不會關心其他人的情況。
  
  美致臉色煞白,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瞭……
  
  事後,破瞭案的松野好奇地問森木朗:“你是怎麼懷疑上這個女人的?”森木朗傷感地搖瞭搖頭,他沒有告訴松野實情—妻子櫻子不愛他瞭,他卻仍然深愛著櫻子。正是因為愛,森木朗才不折不撓地尋找著櫻子死亡的真相。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