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你有密碼嗎

  小琪是一個單親傢庭的孩子,她的媽媽是女明星,經常在電視裡露臉。小琪在一所貴族學校裡寄宿,周末,媽媽常常開著豪華轎車來接她,讓同學們很是羨慕。
  
  這個周末,放學後同學們都走瞭,媽媽還沒來,小琪焦急地在學校裡等著。這時來瞭一個年輕男子,對小琪說,他是媽媽的新助理,媽媽拍戲抽不開身,讓他來接小琪。小琪很高興,就要跟他走,倒是老師看出有點不對勁,說要給小琪媽媽打電話核實一下。那個男人一聽說打電話,掉頭就跑瞭。
  
  這次真是有驚無險,小琪媽媽知道後嚇得不輕。為瞭避免再發生這樣的事,媽媽跟小琪約定,設置一個密碼,不管誰去接小琪,都要先說出密碼,隻有密碼對瞭,才能跟來人走。母女倆害怕密碼被人盜用,每周都會更換新密碼。
  
  就這樣,有時候小琪的媽媽工作太忙抽不開身,就派人來接小琪,有瞭密碼,省下瞭很多麻煩。
  
  這天,小琪媽媽對女兒說:“媽媽要到很遠的地方去拍電視劇,一去就要好幾個月,這幾個月你就和傢裡的保姆阿姨一起生活吧。”
  
  小琪就問:“那到時候誰來接送我上下學呀?”
  
  媽媽說:“我已經安排好瞭,到時候會有人來接你的。雖然我不在你身邊,但我們可以在電話裡溝通密碼。”小琪答應瞭。
  
  媽媽走後的第一個周末,果然有個陌生人開著車來接小琪。小琪一本正經地問那個人:“密碼多少?”那個人攤開手心,在上面寫瞭幾個數字,小琪一看,果然是和媽媽約定好的密碼,就在那人手掌上點瞭一下,說:“通過!”然後跟那人上瞭車。
  
  同學們見瞭,都覺得很新奇,怎麼接個人還跟搞地下工作似的,用得著這樣嗎?有同學就問小琪,密碼是多少,小琪不說。媽媽早就囑咐好瞭,密碼誰也不能告訴。
  
  幾個月後的一個周末,小琪放學後,來接她的是個中年婦女。以前接小琪的都是她媽媽演藝公司裡的同事,個個打扮得光鮮靚麗,這中年婦女卻身材發福,穿著也很土氣。老師覺得有點可疑,就想給小琪的媽媽打電話確認一下,小琪卻說不用瞭,她問中年婦女:“請問,密碼是多少?”
  
  中年婦女拿出一張紙條,小琪看到紙條上寫著幾個數字“3658”,的確是昨天晚上媽媽交代的新密碼,一點也沒錯。小琪就對老師說:“不用確認瞭,媽媽在外面拍戲,不方便接電話,她是我媽媽派來接我的。”
  
  小琪跟著中年婦女走出校門,見校門口停著一輛破舊的面包車,小琪還從沒坐過這樣的車呢,但密碼沒錯,小琪也沒多想,就鉆進瞭車裡。車裡還坐著一個戴墨鏡的男人,小琪剛進去,面包車就發動瞭。開出不遠,小琪察覺出不對勁—這輛面包車走的是與她傢相反的方向。小琪馬上說:“叔叔,你們走錯路瞭!”
  
  墨鏡男壓低聲音說:“不要說話,聽我們的就行。”
  
  小琪嚇得不敢說話瞭,她心裡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面包車開出還不到十分鐘,後面突然響起瞭警車的警笛聲。墨鏡男緊張地對中年婦女說:“壞瞭!我們是不是被發現瞭?”中年婦女也有些發慌,說:“我說這樣不行吧,怎麼辦呀?”墨鏡男說:“我盡量甩開他們,如果實在甩不開,你就抱緊這女孩,我們有人質,怕什麼!”
  
  到瞭這個時候,小琪已經確定他們是壞人瞭,嚇得都快哭瞭。隻聽到後面的警笛聲越來越響,盡管面包車東拐西彎,還是沒把警車甩掉,最後,被趕來的幾輛警車包圍瞭。墨鏡男讓中年婦女把小琪抱緊,自己拔出刀子,要和警方談條件。中年婦女哭瞭,說:“他爹,咱別幹這事瞭,咱也有孩子呀!”
  
  中年婦女這句話,說得墨鏡男的手哆嗦瞭一下。這時,警察們荷槍實彈地都從車裡出來瞭,把面包車團團圍住。墨鏡男嘆瞭口氣,扔下刀子,和中年婦女舉著手從車裡出來瞭。
  
  小琪也哆嗦著下瞭車,她已經嚇得說不出話來。這時,隻見一輛小車飛奔而來,車子停下後,從車上下來一個女人。女人長得很美,尖尖的下巴,雙眼皮大眼睛,她一看見小琪,就跑過來喊:“女兒,你沒事吧?”接著就想去抱小琪。
  
  小琪嚇得躲開瞭,呆呆地看著女人,問:“你是誰啊?”
  
  女人流下瞭淚水,說:“小琪,你怎麼不認識媽媽瞭?我是你媽媽呀!”
  
  小琪聽女人的聲音,確實像是媽媽,身形也像,隻是臉不太像,媽媽的下巴沒有那麼尖,眼睛也沒有那麼大。小琪懷疑地對女人說:“你不是媽媽,你到底是誰?”
  
  女人說:“小琪,你真不認識媽媽瞭嗎?”她突然想起瞭什麼,對小琪說:“你是不是看我這張臉不太像呀,你看,媽媽現在是不是比以前更美?”
  
  小琪說:“美是美,但怎麼和我媽媽有點不一樣呢?”
  
  女人耐心地對小琪說,自己確實是她媽媽,之前自己跟小琪說去拍戲,那是假的。她這段時間其實是去韓國整容瞭,(www.rensheng5.com)為瞭不被媒體發現,隻能用電話跟小琪聯系。她怕小琪年齡小,說話沒把門的,就沒有告訴她實情,不料剛下飛機就聽說小琪被綁架瞭。
  
  媽媽跟小琪說瞭半天,小琪卻還是連連搖頭,她向後退瞭兩步,說:“你雖然和我媽媽很像,但我還是不能確定,現在騙子太多瞭。”
  
  媽媽想瞭想,對小琪說:“我們之間不是有密碼嗎?我告訴你密碼好嗎?”說著就在手掌心上寫瞭一串數字,和剛才那個中年婦女給小琪看的數字一模一樣。小琪搖著頭說:“剛才那兩個人就是用這個密碼,差一點綁架瞭我。現在密碼也不保險瞭。”
  
  媽媽沒辦法,急得都要哭瞭:“你到底要媽媽說什麼才相信呀,難道要媽媽掏出心來給你看嗎?”警察聽到動靜,走過來問小琪媽媽:“怎麼回事,你是誰呀?”
  
  小琪的媽媽對警察說:“我是她媽媽!”說著拿出證件。警察看瞭兩眼,說:“你跟證件上的相貌不相符,請配合我們回去作調查。”
  
  小琪媽媽更著急瞭,跺瞭一下腳,說:“警察同志,我的確是她媽媽,我有事,不能跟你們回去,這樣吧,我給你錢,有什麼事好商量!”說著,真的掏出錢來給警察。警察見狀,更懷疑瞭,不但不收錢,還堅持要帶小琪媽媽去警局調查。
  
  就在這時,小琪說話瞭:“警察叔叔,等一等,我相信瞭,她就是我媽媽。”
  
  警察奇怪瞭:“你剛才說不是你媽媽,現在怎麼又是瞭?”
  
  小琪說:“我媽有個習慣,不管什麼事都愛用錢擺平。她這一掏錢,說話的神態語調,和媽媽一模一樣,我就看出來瞭,一點也沒錯。”
  
  小琪媽媽聽瞭女兒的話,不由得臉紅瞭,可不管怎麼樣,總算是把女兒領回去瞭。
  
  那兩個想綁架小琪的人被警察帶走瞭,不長時間,案子便水落石出。原來,中年婦女和墨鏡男是一對夫妻,他們到城裡來打工,混得不如意。小琪傢的保姆是他們老鄉,中年婦女去看保姆,正好碰上小琪媽媽從韓國打來電話,跟小琪說新密碼。中年婦女偷偷在一邊聽瞭個正著,她還從談話中知道瞭是怎麼回事。回傢後中年婦女跟丈夫一說,正愁沒處弄錢的男人,找到瞭發財的辦法,就要綁架小琪。結果,他們前腳順利地把小琪騙出來,後腳去接小琪的沒接到人就報警瞭……
  
  小琪媽媽把小琪接回去後,據說以後再也不用密碼瞭,都是自己想法子抽空親自去接孩子。不過,這個故事卻在城裡傳開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