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阿P學心理學

  阿P跟郵遞員小江是高中同學。這天,小江在送報紙的路上碰到瞭阿P,打瞭招呼後,阿P說:“要是有啥困難,吱一聲,哥就是再作難,也給你幫忙。”
  
  聽到這話,小江眼睛一亮,他說:“眼下還真有件事得請你幫忙。”阿P一聽,拍著胸脯道:“說吧,沒有我阿P做不到的事兒!”
  
  “要說也不是多大的事兒,就是上邊有任務,讓我發動親戚朋友訂幾份雜志,現在還剩兩份任務沒完成。”
  
  阿P想都沒想就說:“不就是兩份雜志嗎?你還不知道,你阿P哥平時還就愛看兩眼書,這兩份雜志啊,我訂瞭!”說著就掏出錢來,讓小江代自己去訂。阿P的爽快讓小江臉上浮現出瞭笑容,他收下錢,一個勁兒地說著謝謝。小江還急著送報紙,兩個人就分手瞭。
  
  回到傢,阿P把訂雜志的事給老婆小蘭一說,小蘭當即指著阿P說:“不是我說你,至少你也得問問是啥雜志,適不適合咱看呀!你倒好,連問都不問,要是雜志送來瞭,根本就沒法看,你咋整?”
  
  阿P說:“哪能啊,小江跟我是老同學,多年的交情瞭,怎麼也得是能讓我看得下去的雜志。”
  
  過瞭幾天,郵遞員還真把兩本雜志給阿P送來瞭。阿P接過來一看,竟然是兩本心理學方面的專業雜志。小蘭見瞭,沖著阿P直搖頭,說:“先前我怎麼說來著,你還不信,現在信瞭吧。”
  
  事情到瞭這份兒上,阿P隻能硬挺著,他對小蘭說:“心理學還是我上大學時的選修課呢,那時候我想著有一天能當個心理學傢,小江肯定是知道這點的,要不然也不會讓我訂這兩本雜志。”
  
  小蘭冷笑著說:“得得得,我的大心理學傢,好好拿著你的雜志研究吧!”
  
  阿P這下倒來瞭牛勁兒,不是說這雜志我看不瞭嗎?我偏偏要看下去。這專業雜志裡凈是術語,搞得阿P頭昏腦漲,但他還是咬著牙一行行看,還在雜志上做標記。
  
  且說這天,小蘭把傢裡的廢品收拾收拾,打算給賣瞭。偏偏事也湊巧,這邊她剛收拾好,樓下就傳來瞭收廢品的喊聲,於是小蘭叫住瞭那收廢品的,把一大堆廢品運到下面,一過秤,一共是十六塊錢。收廢品的從口袋裡掏出一張一百元的鈔票遞給小蘭,說:“大妹子,真不好意思,我零錢用完瞭。”
  
  小蘭把錢接過來,覺得有點不對勁兒,就說:“這張錢給換換。”
  
  收廢品的一聽,瞪著眼睛說:“咋瞭?”小蘭說:“不咋,這張錢我不要,你再換一張。”
  
  沒想到收廢品的急瞭,他沖著小蘭說:“你這人怎麼這樣,好好的錢為啥不要?要是都跟你一樣,我活兒還幹不幹瞭?”小蘭氣不過,兩人就吵瞭起來。
  
  阿P和鄰居們聽到聲音,紛紛從屋裡走瞭出來。阿P問清小蘭情況後,就把那張錢接過來仔細看瞭看,確定是張假錢。於是他把假錢還給收廢品的,說:“別用假錢在這兒騙人,換張真的來。”
  
  收廢品的見周圍站滿瞭人,當時就換瞭態度,說:“這錢是同行換給我的,我也不知道是假錢。”他重新掏出錢給瞭小蘭,然後把東西裝到車上,就打算離開。
  
  這時,阿P叫住他說:“別走!”收廢品的一愣,回過頭說:“錢給你們換過瞭,咋不讓我走?”
  
  阿P說:“在我們這兒你沒把假錢用出去,到別的地方你肯定還得用,與其這樣,倒不如讓你斷瞭念想。”收廢品的一聽這話,不由得問道:“你這話我怎麼聽不懂?”
  
  阿P笑笑,說:“把錢處理掉再走!”
  
  聽瞭阿P這話,收廢品的雖然不情願,但一看周圍眾人那架勢,知道不撕瞭假錢的話,肯定走不瞭。他極不情願地從口袋裡把那張假錢掏出來,當著眾人的面撕瞭。
  
  阿P見問題解決瞭,就想離開,收廢品的卻對他說:“這位大兄弟,我看你挺正直的,能不能幫我一個忙?”阿P爽快地說:“行啊,你說吧。”
  
  收廢品的說:“我們掙個錢也不容易,一百塊錢我得兩天才能掙回來。要是我找那人討要,沒個證人的話,人傢也不會理我,你跟著我去作個證怎麼樣?”
  
  阿P聽到這話,又見周圍的鄰居都看著自己,一股豪氣湧上瞭腦門,頓時拍著胸脯說:“行,一百塊錢我保準給你要回來。”
  
  阿P跟著收廢品的走瞭好長一段路,才到瞭他住的地方。(www.rensheng5.com)那是一排破爛不堪的民房,院子裡堆滿瞭廢品。收廢品的把車子放到一邊,對阿P說:“大兄弟,你先在這兒等一會兒,我去把那人叫出來,然後咱就說事兒。”
  
  過瞭一會兒,從屋子裡走出來好幾個人,其中有個光頭,滿臉橫肉,指著阿P問那個收廢品的:“是他不是?”收廢品的說:“周哥,就是他,這傢夥仗著人多,非逼著我當眾把假錢給撕瞭,我氣不過,這才把他誆到這兒的。”
  
  周哥向阿P走瞭過來,歪著腦袋說:“小子,說吧,你是認打還是認罰?”
  
  阿P說:“認打怎麼說,認罰又怎麼講?”
  
  周哥冷笑道:“行啊,小子,能用這口氣跟我說話,有種!認打就是讓我手下幾個弟兄揍你一頓,認罰就是拿一萬塊錢來,這事兒就算結瞭。”阿P一聽,笑瞭笑說:“你們也不打聽打聽,我阿P啥時候服過人。”
  
  阿P的話讓周哥不由得氣急敗壞,他指著阿P說:“好,有種,兄弟們,上,今兒個好好收拾這傢夥一頓!”
  
  周哥身後的幾個人呼啦一下就圍瞭過來,剛要動手,突然從門外闖進來好幾個警察。這些人一見,立刻蔫瞭下來,按照警察的命令,抱著頭蹲在瞭地上。
  
  經過警察搜查,從屋子裡竟然搜出瞭一麻袋假錢。原來這是一個制作、銷售假錢的團夥,他們利用收廢品的偽裝,伺機兌換假錢。阿P立瞭功,事後公安局給瞭他兩千塊錢獎勵。
  
  這天,小蘭問阿P:“你怎麼知道他們是制售假錢的團夥呢?”
  
  阿P從旁邊拿起一本心理學雜志,得意洋洋地說:“這些雜志訂瞭,要是不看怪可惜的,我就認真看瞭。起初看不懂,後來還真看進去瞭。那個收廢品的讓我幫忙,去給他作證,我看他說話的時候老是摸鼻子、眨眼睛,雜志上有篇文章寫過,這些動作都是撒謊的表現,我就知道他沒安好心。而且他用假錢用得這麼熟練,我根據心理學推測出他不是第一次這麼幹,說不定就是個制售假錢的團夥成員,這才讓警察多派人過來抓捕。”
  
  小蘭笑瞇瞇地看著阿P說:“老公,你行啊,這麼厲害!”阿P得意洋洋地說:“那咋不是?”
  
  不料小蘭卻厲聲叫道:“阿P,你給我說實話!”阿P趕緊站起來說道:“是,夫人!”
  
  原來,阿P根本沒發現什麼制售假錢的團夥,當時他在眾人面前礙於面子,不得不跟著收廢品的去瞭。看出收廢品的在說謊倒是真的,加上一路上越走越覺得不對勁,阿P膽子小,怕收廢品的揍自己,就悄悄打瞭110。為瞭讓警察出警,他故意說得挺嚴重,說有仇傢要打死他,誰知道事情竟然歪打正著。
  
  小蘭聽完阿P的話,重新換上瞭笑容,說:“雜志明年咱還訂,誰讓你和小江是好兄弟,這個忙咱不幫誰幫!”阿P感動地說:“老婆,你真好!”
  
  小蘭沒理阿P的話,把手伸瞭過去。阿P一看,乖乖地把兩千塊錢獎金遞到瞭小蘭的手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