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千年金絲楠木

  1。會飛的樹根
  
  在西南的大山裡,有個名叫滿金峪的小山村。這個名字大有來歷,據村裡老人講,過去這裡遍地是黃金,因此得名滿金峪。如今的滿金峪雖然沒有黃金,但漫山遍野都是森林,保持著古樸典雅的原始生態,是休閑度假的好地方。
  
  省美術學院的雷教授一到暑假,就會來到這裡,一來消暑避夏,二來在這裡可以找到一些奇形怪狀的樹根用來雕刻,因為雷教授是一位著名的雕刻傢。
  
  這天,雷教授背上登山包,剛要上山,突然聽到隔壁傳來吵吵嚷嚷的聲音,跑過去一看,原來是一個老頭和一個賣豆腐的在吵架呢。起因是老頭買豆腐時差一毛錢,而旁邊有許多村民正圍著看熱鬧。
  
  雷教授看著有些生氣,這些村民怎麼光顧著看熱鬧,這老頭差一毛錢你們先墊上不就行瞭?想到這裡,他掏出一毛錢遞給賣豆腐的。不料,這下麻煩大瞭,那老頭火冒三丈地讓他不要多管閑事!這時,有個村民拉過雷教授,悄悄告訴他,這個老頭叫老倔頭,脾氣十分古怪,所以誰也不敢墊錢。
  
  雷教授點點頭,把賣豆腐的拉到一邊,低聲說:“他年歲大瞭,別跟他一般見識,一毛錢就別要瞭!”
  
  誰知,豆腐主叫苦不迭:“我早說不要瞭,可他不答應呀!”
  
  原來,老倔頭傢有個黑乎乎的小樹根,他要用這小樹根抵一毛錢,可賣豆腐的堅決不要。他還要走街串巷賣豆腐呢,拉著樹根多麻煩。
  
  雷教授靈機一動,他花瞭一毛錢從老倔頭手裡買下樹根,老倔頭又把一毛錢親手交給賣豆腐的,這才瞭結瞭這場風波。
  
  雖說買下瞭,但雷教授並沒打算真要,因為這個黑乎乎的小樹根一點造型也沒有,根本不是雕刻的材料。不過,雷教授又怕老倔頭再犯倔,就說先讓他幫忙保管。老倔頭也真實誠,樂顛顛地抱回瞭傢。
  
  很快,暑假快過去瞭,雷教授打算動身回城裡去瞭。臨行前,長根把貨車開瞭過來,貨車上裝滿瞭各種奇形怪狀的樹根。這長根剛好是老倔頭的侄子,他是跑長途運輸的,雷教授雇他的車把樹根拉回城裡。
  
  看著這麼多的收獲,雷教授十分高興,他正準備出發,突然,老倔頭跑過來攔在車前,非要雷教授把那個一毛錢的小樹根也帶走。雷教授知道老倔頭脾氣古怪,如果不拉走肯定會翻臉,他便和顏悅色地說:“車上裝滿瞭,沒地方瞭,不信你看看。”
  
  老倔頭看瞭一眼貨車,慢條斯理地說:“卸下一個樹根不就有地方瞭。”
  
  雷教授連連擺手:“不行不行,這些樹根可是千挑萬選保留下來的,個個是我的命根子!”但任憑雷教授如何解釋,老倔頭死活不幹,說山裡人向來不占人便宜。
  
  這時長根看不下去瞭,說:“你幹啥,沒看見裝滿瞭,還來添亂!”這老倔頭終身未娶,一直把長根當成自己的兒子,眼下長根發話瞭,他立馬不敢再堅持瞭。
  
  第二天一大早,雷教授和長根各自開著車,一前一後出瞭滿金峪。剛開瞭沒多久,雷教授忽然覺得轎車不對勁。下車一檢查,發現後車胎氣不足。這是山區,附近根本沒有修車的,而雷教授轎車的備胎也壞瞭,根本沒得換。
  
  實在沒辦法,雷教授打開後備廂,想把一些沒用的重物扔掉,以便減輕重量。可當他掀起後備廂蓋子的時候,頓時大吃一驚,隻見那個一毛錢的小樹根靜靜地躺在裡面。不知什麼時候,老倔頭竟然偷偷把它塞進瞭後備廂。
  
  這下正好,扔掉它能減輕重量,反正老倔頭也不知道!想到這兒,雷教授動手就搬,好傢夥,小樹根死沉死沉的,根本搬不動,後來長根過來一起使勁才搬下來扔到瞭路邊,這下轎車輕松多瞭。
  
  兩輛車繼續上路,途經一個修車鋪,雷教授趕緊給輪胎打足瞭氣,並修好瞭備胎。可沒開多久,長根的貨車突然停下瞭,雷教授從轎車裡探出頭來問是不是車壞瞭,長根說不是,前面有東西攔住瞭路。
  
  雷教授下車上前看個究竟,不看則已,一看驚得張大瞭嘴。咋回事?那個黑黢黢的小樹根居然橫在馬路上。
  
  之前自己明明把小樹根扔在瞭路邊,現在怎麼會橫在馬路上,難道它會飛?
  
  沒辦法,兩人下瞭車,鉚足瞭勁把小樹根挪到瞭路邊,長根還狠狠地踹瞭一腳,這才繼續趕路。誰知,十幾分鐘後,小樹根又靜靜地躺在馬路上。這回兩個人害怕瞭,莫非這小樹根有什麼古怪?他們隻好又把小樹根搬回瞭轎車的後備廂。
  
  有人要問:小樹根是不是真的會飛?小樹根哪裡會飛呀,第一次雷教授把它扔到瞭路邊,碰巧有一輛農用三輪車經過,車主便搬上車想捎回傢,可三輪車沒有牌照,是輛黑車,開著開著,忽然後面交警的稽查車鳴叫著追瞭上來,三輪車車主心虛,為瞭不讓交警追上,便把小樹根推瞭下來。雷教授修好車後,恰好就碰上瞭。
  
  第二次更巧瞭,小樹根被雷教授他們挪到瞭路邊,過瞭一會兒,吹來一股強風,這裡是盤山公路,小樹根順著山坡滾瞭下來,正好橫在馬路上。
  
  雷教授哪知道這些呀,就這樣陰差陽錯地把小樹根帶回瞭省城的工作室。
  
  2。良心的回報
  
  一眨眼,就到瞭第二年的夏天,雷教授覺得今年有些蹊蹺:他的工作室緊臨護城河,往年一到夏天,總是蚊蟲飛舞,奇怪的是,今年不但沒有蚊子,而且屋子裡總有一股若有若無的清香。
  
  這天,雷教授無意中看到瞭之前那個小樹根,隻見上面有一個拳頭大小的洞,再一細看,他不由得目瞪口呆。原來,小樹根的洞裡居然有一塊肉,是他半個多月前買的,後來卻怎麼也找不到瞭,看樣子是被老鼠拽進瞭樹洞。這麼多天過去瞭,這塊肉居然看上去鮮嫩如初,要知道現在可是盛夏呀!雷教授低下頭仔細嗅瞭嗅,之前聞到的清香就是這個樹根發出來的,看來蚊蟲也是被這股清香味驅走的。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