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誘局

  根據哈蘭·科本小說改編。哈蘭·科本(1962—),美國作傢,作品以懸疑曲折見長,代表作有《死亡拼圖》、《天使的隱私》等。
  
  冒名頂替
  
  哈丁警長在新澤西警察局工作。這天,一個少婦走進警察局報案,說她的丈夫失蹤瞭。
  
  少婦身材苗條,穿著考究,她焦急地告訴哈丁警長,自己名叫詹妮弗,和新婚的丈夫愛德華剛剛搬來這裡,愛德華是個跨國貿易商。兩天前,愛德華開著新買的奔馳車出門,然後就不明不白地失蹤瞭。
  
  哈丁警長做著記錄,還問詹妮弗要瞭一張愛德華的照片,照片上是一個金發的英俊男子。最後,哈丁警長對詹妮弗說:“太太,我們要做些核查,你先回去等消息吧。”
  
  詹妮弗離開警察局,開車回傢。她把車停在傢門口,下車去開門,卻發現屋門是開著的。好奇怪啊!她輕輕推開門,走進屋子,突然,她聽見另一個房間裡傳來腳步聲,難道傢裡進瞭小偷嗎?
  
  “親愛的,是你嗎?”一個男人走進客廳,對著詹妮弗微笑,“嗨,甜心,你跑哪裡去瞭?”男人大概六英尺高,一頭黑發,長相普通。詹妮弗一頭霧水,她以前從沒見過這個男人,於是厲聲問道:“你是誰?為什麼在我傢裡?”
  
  男人一臉困惑地說:“親愛的,你是不是在開玩笑?難道你還在生我的氣?”詹妮弗決定報警,她走向電話,突然,她驚訝地看到電話機旁邊擺放著一個銀色的鑰匙扣,那是她丈夫愛德華隨身攜帶的鑰匙扣!詹妮弗猛地轉過身,問男人:“你從哪裡弄到這鑰匙扣的?”
  
  男人疲倦地說:“親愛的,你玩夠瞭吧?能不能消停一下,別再假裝不認識你自己的丈夫瞭。”
  
  丈夫?不,這個男人絕不是愛德華,詹妮弗扔下鑰匙扣,沖向外面,那個冒名頂替者跟在身後。詹妮弗走向車庫,想逃離這個男人。她向車庫裡望瞭一眼,感覺腦子裡轟的一聲—車庫裡停著一輛嶄新的藍色奔馳車,車牌是“新澤西AYB783”,那正是愛德華的車!
  
  詹妮弗深吸瞭一口氣,轉身對男人說:“我不知道你是誰,也不清楚你打算耍什麼花招,但你必須告訴我—你是怎麼弄到他的車子的?”
  
  男人疑惑地問:“誰的車?”
  
  “愛德華的!”
  
  男人搖著頭說:“這是我的車,我就是愛德華!親愛的,你嚇到我瞭。”詹妮弗顫抖著說:“我要報警!”男人搖瞭搖頭,看起來是放棄爭辯瞭,他說:“好吧,打電話報警吧。也許警察能告訴我,是什麼外星人搞亂瞭我妻子的腦子。”
  
  詹妮弗大步走回傢,拿起話筒打到警察局,要求接通哈丁警長。聽到話筒裡傳來哈丁警長的聲音,詹妮弗忙說:“警長,還記得我嗎?我上午來報過失蹤案。有一個陌生人闖入我傢,宣稱他是我的丈夫愛德華。他有愛德華的鑰匙和愛德華的汽車,他現在就站在我面前。”
  
  電話那頭,哈丁警長沉默瞭一下,說:“我馬上過來。”
  
  掛上電話,詹妮弗看瞭一眼男人,她本以為自己一報警,這男人就會嚇得逃跑,沒想到他反而悠閑地坐在瞭沙發上。見詹妮弗掛瞭電話,男人說:“放松點,親愛的,希望警察能幫到你,我知道這次搬傢給你很大壓力,但是—”
  
  在男人嘮叨的同時,詹妮弗想到一件事,二樓的臥室床頭櫃上擺放瞭一樣東西—她和愛德華的結婚照!那張照片能證明眼前這個男人是個冒牌貨。想到此,詹妮弗努力對男人擺出笑臉,說:“我要上樓去幾分鐘。”
  
  詹妮弗走上樓梯時兩條腿軟綿綿的,她暗想:難道這男人是個逃出來的精神病人?也許他偷走瞭愛德華的錢包。她踮起腳輕輕地走向臥室,來到床頭櫃前,拿起那個熟悉的銀色相框,隻看瞭一眼,她的心就沉入瞭谷底—照片裡,自己穿著白色蕾絲婚紗,站在身旁的男子掛著燦爛的笑容,這男子分明就是那個冒名頂替者!
  
  偷天換日
  
  詹妮弗倒吸一口涼氣,扔下相框。男人聽見相框落地的聲響,上樓走進瞭臥室,跟在他身後的是剛剛趕到的哈丁警長。詹妮弗忙把事情經過對警長說瞭一遍,哈丁警長轉身問那個男人:“之前的兩個小時,你都在哪裡?”
  
  男人嘆瞭口氣說:“我就在這兒整理物品呀,我們剛剛從外地搬來。今天早上,我倆發生瞭小小的爭執,但我以為事情早就結束瞭。”說著他走向那個被摔得四分五裂的相框,“這是我們的結婚照。”
  
  哈丁警長認真地審視著照片,詹妮弗忍不住喊道:“他一定動過手腳,這照片是假的!”
  
  男人上前一步,用溫和的語調對詹妮弗說:“親愛的,你必須面對事實。我難道偽造瞭所有這些身份證件?”說著,他遞給哈丁警長一個錢包—詹妮弗認出,那正是愛德華生日時,自己送給他的錢包。錢包裡有三張證件,所有證件上都寫著愛德華的名字,所有證件上都是這個神秘男子的照片。
  
  詹妮弗覺得自己要暈倒瞭,突然,她想起一件事,上午報案時,自己給過哈丁警長一張愛德華的照片,於是她忙對警長說瞭這事。警長嘆瞭口氣,從口袋裡拿出一樣東西,詹妮弗一看,立馬驚呆瞭,照片裡分明也是這個冒名頂替者!
  
  這時,哈丁警長說話瞭:“太太,事情已經很清楚瞭—你是個被慣壞瞭的姑娘,老實說,我不欣賞你為這點小事就動用警力的做法。”說完,哈丁警長把照片拋到床上,大步走瞭出去。
  
  詹妮弗感到一陣天旋地轉,她把自己關進房間,不管怎麼說,她絕不相信這個人是愛德華,也許哈丁警長被人收買瞭……到底怎樣才能揭穿這個冒牌貨呢?詹妮弗想起一個人—愛德華的嬸嬸羅絲。
  
  羅絲是愛德華唯一在世的親屬。老太太七十多歲瞭,和詹妮弗的關系不太好,老太太總覺得她是為瞭錢才和愛德華在一起的,但是老太太比任何人都更瞭解愛德華,光靠聲音就能知道這男人是個冒牌貨。詹妮弗想到這裡,立刻伸手拿起床邊的電話,撥瞭羅絲的號碼。有人接起瞭電話:“誰啊?”
  
  “羅絲,你好。”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