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生死四十八小時

  正所謂,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這不,有個叫周素梅的女人正在給東傢幹活,卻突然接到電話,說是她丈夫馮大友在上班時暈倒瞭。周素梅立刻帶著兒子宇飛趕到瞭丈夫的單位。此時,救護車已經來瞭,大傢七手八腳地把馮大友抬上瞭車,送往醫院。
  
  一路上,周素梅摟著馮大友,急得直掉眼淚。突然,救護車猛地剎車停下瞭,隻見路中央有一個肚子很大的孕婦正揚手攔車。宇飛氣得火冒三丈,跳下車質問對方為什麼要攔救護車。
  
  那孕婦從路邊推過來一輛平板三輪車,指著上面一個骨瘦如柴的男人,哀求道:“俺男人暈過去瞭,麻煩你們幫幫忙,把他也送去醫院吧!”
  
  宇飛聽瞭,差點氣歪瞭鼻子,說:“沒見過還有蹭救護車的,你不會自己叫一輛嗎?我爸要是被你耽誤瞭搶救,我跟你沒完!”
  
  這時,周素梅下瞭車,攔住兒子說:“別囉唆瞭,救人要緊!”她讓兒子幫忙把平板車上的男人抬上救護車,然後把孕婦也拉上車,救護車繼續往醫院疾駛。
  
  到瞭醫院,經醫生檢查,馮大友是高血壓引起的腦出血而導致昏迷。雖然進行瞭搶救,但一直昏迷不醒,最後被送到瞭重癥監護室。
  
  一天一夜過去瞭,監護室裡的馮大友還是沒有醒過來。周素梅心急如焚地坐在門外,一直沒合眼。
  
  兒子宇飛心事重重,猶豫瞭半天,才開口對母親說:“媽,要不……咱們就……放棄搶救吧!”
  
  “你說什麼呢?”周素梅像不認識一樣盯著兒子問,“你想讓你爸爸早點死?”
  
  宇飛解釋道:“媽,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之前咨詢過,根據有關規定,工作時間內,在工作崗位上突發疾病者,在四十八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才可以定為工傷,並享受相關待遇。如果超過四十八小時再死亡,就不能算是工傷瞭。隻要我爸被認定是工傷,咱們不光能得到幾十萬的賠償金,而且你以後還能按月領取撫恤金。”
  
  周素梅聽瞭,半晌無語。他們傢就靠丈夫一個人上班掙錢,她隻是到處打短工,收入很少。兒子從上大學到結婚,不僅花光瞭傢裡的積蓄,還借瞭十多萬的債。為瞭早點還清欠債,丈夫才不顧身體沒日沒夜地幹活的。如果能拿到工傷賠償金,不光可以一下子還清欠債,以後她還可以靠撫恤金生活。
  
  宇飛見母親不說話,便繼續勸說道:“我問過醫生瞭,爸爸能醒過來的可能性很小,即使不死也很有可能成為植物人,那樣不光他受罪,我們以後也會被他拖累的。”
  
  周素梅盡管心裡難以接受,但她思慮再三,還是痛下決心,再等五個小時,也就是距離發病即將四十八小時的時候,假如丈夫再醒不過來的話,就放棄治療。想到就要失去丈夫瞭,周素梅的心像被刀割一樣,眼淚止不住地流下來。
  
  這時,周素梅突然感覺有人拍瞭拍她,回頭一看,竟是那個攔車的孕婦,隻見孕婦一臉為難的表情,開口說道:“大姐,俺想求你個事兒。”
  
  周素梅擦瞭擦眼淚,問她什麼事。孕婦說,她和丈夫胡長鎖是從農村來這裡打工的。她剛懷孕,丈夫就被查出得瞭癌癥。他們沒錢住院治療,隻能在租的房子裡養病。丈夫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昨天突然暈倒,房東不想讓他死在自己的房子裡,就把他們趕瞭出來。她隻好用平板車拉著丈夫去醫院,走瞭一段路實在走不動瞭,正好聽到救護車的聲音,她這才跑到路中央攔車。
  
  說到這裡,孕婦突然哽咽起來:“大夫說他挺不瞭幾天瞭,俺想早點把孩子剖出來讓他看看。可是俺在這裡無親無故,所以想請大姐幫個忙,等我生下孩子後,幫我把孩子抱過去,給我丈夫看看。”
  
  周素梅聽完震驚不已,本以為自己已經夠可憐瞭,沒想到還有比她更慘的。她聽孕婦說腹中的孩子才八個月,就勸孕婦為瞭孩子的健康,不要這麼早做剖腹產手術。
  
  但孕婦的態度很堅決:“我已經向大夫求瞭很久瞭,大夫檢查瞭我的身體狀況,說是不會對小孩有太大的影響,也就勉強答應瞭。我丈夫最掛念的就是我肚子裡的孩子,為瞭孩子,他才不肯花錢給自己治病。”
  
  最後這句話讓周素梅一下子想到瞭自己的丈夫,他不也是為瞭孩子才耽誤瞭自己的病嗎?周素梅點點頭答應瞭。她送孕婦到瞭產科手術室,很快護士就抱出瞭一個剛出生的小男孩。周素梅抱著孩子來到胡長鎖的病床前說:“你快看看,這是你媳婦剛給你生的兒子!”
  
  胡長鎖本來已經奄奄一息,這時卻突然睜開瞭眼睛,說:“真的嗎?這……這真的是……是我兒子嗎?”
  
  “真的是你兒子!”周素梅把孩子抱到胡長鎖面前讓他看。
  
  胡長鎖激動得雙手發抖,淚流滿面,喃喃道:“值瞭,我看見兒子瞭,這輩子沒白活……”他讓周素梅把孩子放到他枕邊,然後把臉湊到孩子頭上,久久不肯分開。
  
  這時,兒子宇飛沖進病房,拉起周素梅就往外走:“你還有閑心管人傢的閑事,馬上就要到四十八小時瞭!”他讓母親立刻去找醫生,說要放棄治療。
  
  周素梅卻執意不肯去:“你爸還活著,我不能不救他。”
  
  宇飛著急地說:“媽,超過四十八小時就不能算工傷瞭,咱不光損失一大筆錢,還得往裡搭很多錢,萬一爸成瞭不死不活的植物人,這就是個無底洞呀!”
  
  此時,周素梅的眼前浮現出那個孕婦的身影,她生氣地對兒子說:“你爸是為瞭給你掙錢還債才病成這樣的,你怎麼能隻打你自己的小算盤?”
  
  宇飛急得團團轉:“媽,我這麼做不也是為你的將來著想嗎?(www.rensheng5.com)咱傢日子本來就緊巴巴的,再加上一個拖累,我怕這個傢就垮瞭……”
  
  周素梅堅決地說:“我不怕,再苦再難我也不怕,隻要你爸還有一口氣,我絕不會放棄。”
  
  這時,宇飛的妻子琳琳示意丈夫再勸勸母親,周素梅察覺到瞭,就問兒子:“假如躺在急救室裡的是琳琳,你會放棄治療嗎?”
  
  宇飛一時語塞,不知怎麼回答。周素梅盯著兒子問:“隻要你說會放棄琳琳,那我馬上放棄你爸爸!”
  
  宇飛沒想到母親會這樣說,他急得頭上直冒汗,不知該怎麼回答。突然他的目光落在墻上的掛鐘上,眼看馬上就要到四十八小時的最後時限瞭,他咬咬牙說:“要是琳琳這樣,我也會放棄治療,求求你快答應吧!”
  
  琳琳氣得臉色鐵青,憤然離去,宇飛趕緊追瞭過去。周素梅搖搖頭,轉身註視著監護室裡躺著的丈夫,心裡默念道:“哪怕隻有萬分之一的希望,我也要等你醒過來!”
  
  很快,四十八小時超過瞭,兒子沒有再回來。周素梅又來到胡長鎖的病房前,頓時被眼前的一幕深深地震撼瞭:隻見胡長鎖的眼睛一刻也舍不得離開孩子,而他的妻子也被推到瞭這個病房,一傢三口躺在同一張病床上,享受著生命中最後的團聚時刻,每一分每一秒對於他們來說都彌足珍貴。
  
  第二天,當周素梅再次來到胡長鎖的病房時,隻見護士們正把全身蒙瞭白佈的胡長鎖推出病房。周素梅的心咯噔一下子,趕緊進瞭病房,隻見他的妻子正抱著孩子坐在病床上,她對周素梅說:“他一直不錯眼珠地看著兒子,直到走瞭還在看著兒子。以後我不管多苦也要把兒子拉扯大,等兒子長大後,我可以告訴他,你跟你爸爸在一起度過瞭八個多小時……”周素梅聽瞭,不禁熱淚盈眶。
  
  十天後,馮大友終於醒瞭過來。一個多月後,他能下床行走瞭。又過瞭幾個月,馮大友已經康復得差不多瞭,他讓妻子周素梅陪著他坐上瞭火車,他要到千裡之外去看看胡長鎖的兒子——那個讓他重獲新生的孩子。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