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自投羅網

  賀六辦瞭個假證,在鄉下開瞭個小診所。這天,來瞭個穿金戴銀的胖子,說是肚子疼。賀六像模像樣地診斷一番,說:“是腸胃炎,輸液吧!”
  
  胖子拉起袖子躺在床上,任憑賀六給他紮針輸液。紮好針,胖子竟呼呼地睡著瞭。賀六覺得無聊,就進裡屋玩起瞭電腦。
  
  過瞭半小時,賀六打開門去看胖子,誰知胖子竟張著嘴一動不動。賀六把手往他鼻子那兒一放,竟沒瞭呼吸!賀六嚇壞瞭,看來是自己用錯瞭藥,鬧出瞭人命!他趕緊鎖上門跑瞭。
  
  賀六邊跑邊想,要想不被人發現,隻有把胖子的屍體埋瞭,可這樣一來自己的罪可就更重瞭……想來想去,賀六咬咬牙去自首瞭。
  
  警察聽瞭賀六的供述,忙跟著賀六來到診所察看情況。可打開門後,卻發現那胖子正躺在床上打呼嚕,睡得正香呢。警察奇怪地看瞭看賀六,指著胖子說:“這就是被你治‘死’的患者嗎?”
  
  賀六摸摸頭,疑惑地說:“剛才他真的沒瞭呼吸,我本以為是輸錯瞭藥,沒想到……”
  
  賀六正說著,隻見胖子的呼嚕聲驟然停止,隨即便張著大嘴巴定格在那裡,又沒瞭呼吸。
  
  警察鄙夷地看瞭賀六一眼,說:“虧你還自稱醫生,這不是呼吸暫停綜合征嗎?不過,就算沒有出人命,你非法行醫還是要追究的!”
  
  賀六一聽,頓時傻眼瞭。他正懊悔不已,床上的胖子被吵醒瞭,睜開眼睛看瞭看,突然一個激靈坐瞭起來,苦著臉哀求道:“警察同志,我認罪……”接著嘰裡呱啦地坦白起來。
  
  原來,那胖子是個攜款潛逃的罪犯,看到警察站在他床邊,還以為是賀六報警抓他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