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遲來的牽手

  老魏是縣動物園的飼養員。最近,園中一隻母猴牽動著他的心。這隻母猴名叫“嚕嚕”,一年前產下一隻小猴後,眼睛就看不見瞭,前些日子心臟又出瞭毛病,獸醫說得送大醫院做搭橋手術,手術費用要好幾萬,小小的縣動物園哪承擔得起?沒辦法,隻有放棄。
  
  也許是知道媽媽時日無多瞭,小嚕嚕一改往日活潑好動的脾性,整天守在媽媽身邊。老魏看瞭很難過,就拍下照片傳到網上,並發瞭個求救帖子。帖子很快就火瞭,各路媒體扛著長槍短炮趕來采訪。
  
  更可喜的是,本地論壇上一個名為“心願團”的志願者聯盟也加入進來。這個心願團的發起人是縣裡有名的慈善傢——永祥公司的趙總。趙總當即表示,嚕嚕的手術費用由他來出。
  
  很快,趙總聯系上省裡一傢專業的寵物醫院,帶著嚕嚕上路瞭,老魏也跟著一起去瞭。他們分乘好幾輛車,聲勢浩大。
  
  不料,走到半路,前方路段因山體滑坡被堵,隻得暫作停留。這附近沒有一傢飯館,隻能自己生火做飯。老魏負責尋找食材。
  
  老魏走瞭好長一段山路,總算發現一戶人傢,一進院子,看到一個小女孩坐在矮凳上洗衣服。女孩名叫丫丫,今年七歲,聽老魏表明來意後,領著老魏去瞭屋後的菜地,采瞭一大筐白菜和蘿卜,又從廚房取出半袋大米,一並交給老魏。
  
  老魏要付錢,丫丫卻死活不肯收,說她媽媽交代過,遠來是客,對客人提供點幫助是應該的。沒辦法,老魏隻好代表心願團全體成員向她表示感謝。不料,一聽到心願團,丫丫立馬來瞭興趣:“是電視上說的,志願出錢為嚕嚕做手術的那個‘心願團’嗎?太好瞭,我要去見見他們。”
  
  很快,老魏帶著丫丫回到停留處。丫丫做瞭個奇怪的動作,她伸出手,像是要跟趙總握手。趙總哪會把一個小丫頭片子放在眼裡,他笑著摸瞭摸丫丫的頭,然後轉過身去。
  
  丫丫不死心,又把小手伸向其他志願者,可還是沒人理睬。為緩解尷尬,老魏笑瞇瞇地走上前,打趣說:“要不咱倆握一個?”不料,面對他主動伸出的手,丫丫卻視而不見。
  
  接下來老魏又發現,丫丫對嚕嚕特別有興趣,走到鐵籠子前一看就出瞭神,看著看著,還把手往籠子裡伸。這可要不得,自打失明後,嚕嚕變得多疑瞭,聽到風吹草動就以為是外敵入侵,會作出反擊。想到這兒,老魏趕緊喊道:“丫丫,危險!”可是已經來不及瞭,等他跑過去,丫丫的手已經被抓傷瞭。
  
  老魏責怪丫丫,怎麼這麼不小心?丫丫委屈地說:“我就想沾沾它身上的幸運,好分一點給我媽媽。”丫丫告訴老魏,她媽媽同嚕嚕一樣,心臟也出瞭毛病,得做搭橋手術。
  
  老魏覺得奇怪,都見到趙總瞭,丫丫幹嗎不把救媽媽的心願表達出來,直接爭取到這份幸運呢?聽他道出疑問,丫丫搖搖頭說:“沒用。”
  
  原來,丫丫有個在外地念書的哥哥,早在去年,哥哥就登錄到傢鄉論壇,向心願團發過求助帖,結果卻是石沉大海。不過聽哥哥說,心願團簽名欄打著這麼個口號——牽牽手,心願隨你走。所以剛才見到趙總他們,丫丫才試著把手伸過去,遭到拒絕後,就徹底死心瞭。
  
  老魏卻沒這麼悲觀,他覺得,趙總對一隻猴子都能施以愛心,更別說一個活生生的人啦。心願團之前對丫丫哥哥的求助不理不睬,可能是對真相持懷疑態度,隻要擺出事實,打消疑慮,趙總絕不會袖手旁觀的。
  
  同行的志願者中有個姓許的小夥子,跟老魏關系不錯。聽老魏說出想法,小許撇撇嘴說:“這事沒那麼簡單。嚕嚕能得到救助,是因為媒體廣泛關註,趙總在這節骨眼上獻個愛心,不僅揚瞭名,還為公司做瞭廣告。也就是說,單憑嚕嚕,名利雙收的效果就全有瞭,這會兒你讓他再救一個,等於是重復投資,趙總是個生意人,沒這麼傻。”看老魏還心有不甘,小許給他支起瞭招,“要說辦法嘛也有,不過有點難,你得把丫丫媽媽同嚕嚕綁到一根繩上。”
  
  老魏明白這意思,就是讓嚕嚕離不開丫丫的媽媽,這麼一來,趙總要救嚕嚕,必須得捎上丫丫的媽媽。可問題是,怎麼才能做到呢?就為這個,老魏琢磨瞭一個晚上,也沒有頭緒。
  
  第二天早上,公路段傳來消息,路面障礙已全部清除,車隊即將重新上路。不料就在這時,事情有瞭轉機,嚕嚕在被搬往車上時,突然變得焦躁不安,上躥下跳不說,還不時拿頭往鐵籠子上撞。
  
  為瞭讓嚕嚕鎮定下來,志願者們齊上陣,有的唱歌,有的跳舞……總之,十八般武藝全用上瞭,嚕嚕的情緒卻一點也沒得到控制。
  
  正亂作一團時,丫丫趕過來瞭。丫丫是來為嚕嚕送行的,看到嚕嚕這難受的樣子,小姑娘急壞瞭,她拉著老魏的手,哀求說:“叔叔,這樣下去嚕嚕會死的,你可得救救它啊!”
  
  這時,老魏留意到,丫丫的手腕上套著一個小鈴鐺,他不由眼前一亮,興奮地說道:“丫丫,你放心,嚕嚕死不瞭,你就能幫它渡過難關。辦法很簡單,你隻要為它跳支舞。”
  
  老魏話音剛落,丫丫就圍著籠子舞動起來,她跳的是簡單的兔子舞,動作不太熟練,可奇怪的是,等她一支舞跳完,嚕嚕不僅不鬧瞭,還伸瞭個懶腰,然後頭一歪睡著瞭。
  
  趙總有點想不通,剛才志願者們跳舞咋就不見效果,為啥丫丫的舞上來就管用瞭呢?他問老魏,老魏笑瞭笑說:“這個我也說不好,估計她跟嚕嚕有緣,嚕嚕是遇上生命中的貴人瞭吧。”
  
  其實,什麼有緣、貴人啊,全是老魏瞎掰的。嚕嚕性情大變,是因為兩天沒見著小嚕嚕瞭,害瞭相思病。嚕嚕剛剛能鎮定下來,不是因為兔子舞,而是因為丫丫手腕上的鈴鐺發出的叮當聲。小嚕嚕脖子上就掛著個鈴鐺,聽到叮當聲,嚕嚕就像見到瞭兒子,相思之苦自然就得到化解瞭。
  
  趙總哪知道這個,他覺得,嚕嚕這狂躁的毛病說不定還得犯,為穩妥起見,這回的省城之行得帶上丫丫,也好應個急。可一聽趙總說出請求,丫丫把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老魏馬上解釋說:“趙總,是這樣,丫丫的媽媽有心臟病,身邊離不開人。”
  
  想瞭想,老魏突然一拍腦門,轉身對丫丫說:“你媽媽不是因為傢裡沒錢,心臟搭橋手術做不瞭嗎?這樣,去省城帶上你媽媽,趙總自會幫忙解決。”
  
  一聽這話,趙總皺起瞭眉頭。小許見勢不妙,趕緊把他拉到一邊,壓著嗓門說:“趙總,這事您必須答應,您看,去省城的路還長,萬一半道上嚕嚕再鬧騰,也許還沒上手術臺,就把命給丟瞭呢!再說,媒體把聲勢都造出去瞭,必須有個圓滿的結果,開弓沒有回頭箭啊!”小許這邊鼓敲得不錯,轉過身,趙總就同意瞭。
  
  就這樣,丫丫帶著媽媽搭上瞭救助嚕嚕的順風車。到瞭省城,丫丫的媽媽和嚕嚕被送進不同的醫院,手術過後,一人一猴同時得救。
  
  接下來是媒體采訪,面對鏡頭,按照事先交代好的,丫丫很機械地念道:“是趙總讓媽媽重獲健康,我真誠地感激他!”念完後,記者習慣性地問瞭句:“丫丫,還有什麼想說的嗎?”丫丫想瞭想,認真地說:“要是有下輩子,我要做動物園裡的一隻猴。”
  
  一聽這話,現場所有人都樂瞭。記者忍住笑,又問丫丫:“你為什麼會有這古怪的念頭?”
  
  丫丫頭一歪,答道:“因為猴子的命比人金貴唄,我要是猴子的話,沒準就能早一點跟心願團牽上手,我媽媽的手術就不會拖到今天才做。”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