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夜半麻將聲

  周衡是個裝修工,三十多歲還沒有結婚。之前,他談瞭好幾個對象都吹瞭,原因都是女方嫌他沒有婚房。最近,周衡好不容易用多年攢下的積蓄付瞭首付,在郊區買瞭套房,並開始裝修房子。
  
  這天晚上,窗外一片漆黑,周衡刷完墻,剛上床睡覺,突然聽見對面303的屋裡一陣喧嘩。這個小區剛開盤,入住率很低。周衡被吵得睡不著覺,便想去瞧個究竟。打開門,聲音更清晰瞭。原來,303在打麻將呢。周衡實在太困瞭,隻好硬著頭皮“砰砰砰”敲門。
  
  很快,一個眉頭長黑痣的男人開瞭門。周衡往裡一瞅:嘿!裡面煙霧彌漫,三男一女正坐在八仙桌旁打麻將,旁邊還有一個兩三歲的孩子在玩耍,紮著朝天辮。
  
  周衡賠著笑臉說:“各位,能不能小點聲?我沒法睡覺啊!”
  
  誰知,黑痣撇瞭撇嘴說:“你睡你的覺,與我何幹?我還要看牌,沒工夫搭理你!”說罷,“砰”的一聲把大門關上瞭。周衡碰瞭一鼻子灰,隻好灰溜溜地走瞭。
  
  回到屋裡,周衡猛地打瞭個激靈,心說:不對呀!剛才那個黑痣,後腦勺怎麼好像留著一條小辮子呢?衣服也好像是清朝的?轉念一想,也許是自己看花眼瞭。
  
  接下來的每天夜裡,對門都傳來嘈雜聲,周衡又敲瞭一次門,卻沒人來開門。周衡被吵得實在沒轍瞭,就找到瞭物業的劉經理,對他大倒苦水,並央求道:“求你趕緊去說說吧,我白天幹活,半夜不能睡覺,太痛苦瞭!”
  
  劉經理詫異地說:“不對呀!303還沒人入住呀,你沒見窗簾每天都拉得死死的嗎?”
  
  周衡搖瞭搖頭,說:“不可能!白天倒還消停,可每天晚上都有人打麻將,吵死瞭!”
  
  劉經理皺著眉,調出瞭監控,說:“你看!這幾個月,303從來沒人進出過小區。”
  
  周衡愣住瞭,想瞭想說:“有些話,我不知道該不該說!我上回敲門,發……發現裡面的人穿著清朝的衣服,不……不會是鬧鬼吧?”
  
  劉經理瞪瞭他一眼:“你別瞎說!這話要是傳出去,房子還賣給誰?這樣吧,下次我遇見303的戶主趙小姐,就和她說一說。她住在大城市,過一段時間才來一趟。”
  
  幾天後,劉經理突然打來電話:“周先生,303的戶主趙小姐來瞭,你下來一趟!”
  
  很快,周衡跑瞭下去,隻見趙小姐濃妝艷抹,手裡還挎著一個紅色的包包。於是,周衡將303半夜打麻將的事說瞭一下。
  
  誰知,趙小姐怒道:“胡說八道什麼呢?那房子我一直空著,根本沒人住!”
  
  周衡爭辯道:“我耳不聾眼不花,看得真真切切。有個男的眉頭有黑痣,還穿著清朝衣服。哎呀,跟你眉頭上的黑痣長在一個地方!邊上還有個兩三歲的孩子,頭上紮著朝天辮……”
  
  趙小姐臉色大變,舌頭都打結瞭:“什……什麼?眉頭黑痣?朝……朝天辮的孩子?”
  
  周衡說:“你要是不信,就去開門看看,不會是有人占瞭你的房子,你還蒙在鼓裡吧?”
  
  趙小姐聲音顫抖地說:“憑……憑什麼我要打開門讓你看?我又沒做虧心事,真是神經病!”說罷,扭瞭扭腰肢,轉身就走。
  
  過瞭一個月,這天傍晚,周衡正在屋子裡貼地磚,突然,聽見門外有人大喊一聲:“我的娘呀……”
  
  周衡趕緊打開門,隻見有個男子瘋瞭一般朝樓下跑去。此時,303的門開瞭一半,門口還留著一摞工具,有螺絲刀、鐵絲……
  
  周衡明白瞭:哎呀,這是遭賊瞭呀!可是,小偷為什麼嚇得撒腿就跑呢?周衡趕緊打電話通知瞭物業。很快,劉經理帶著幾個保安趕來瞭。之後,周衡跟著他們進瞭門。頓時,眾人大驚失色。
  
  原來,客廳裡擺著一張八仙桌,桌上有一副麻將牌,還有一些冥幣。(www.rensheng5.com)最醒目的是,墻邊的桌子上竟然擺著六個牌位,後面還有六個骨灰盒。每個骨灰盒上都貼著主人的遺照,年代久遠的是畫像。旁邊還有貢品和香燭。
  
  很快,周衡認出瞭其中一張畫像,就是那個眉頭長黑痣的男子,果然穿著清朝的衣服,留著小辮子。旁邊是那個紮朝天辮的孩子的照片。頓時,周衡嚇得癱倒在地。
  
  大夥明白瞭:原來,趙小姐買這套房子是專門用來放骨灰盒的。怪不得,窗簾每天都拉得死死的。她過一段時間來這裡,隻是為瞭更換新鮮的貢品和點香燭啊!
  
  第二天,趙小姐就被叫瞭過來。劉經理氣呼呼地說:“有你這樣的業主嗎?把墓地搬到瞭咱小區,陰森森的,以後,誰還敢買這裡的房子?”
  
  趙小姐滿不在乎地說:“我就當墓地瞭,你能怎麼著?誰讓城裡的墓地那麼貴,你們的房子賣那麼便宜呢?從長遠來看,這絕對是樁一勞永逸的買賣。話說回來,哪條法律寫著,不能把骨灰盒放在自己傢裡的?”
  
  劉經理被噎得夠嗆:“你……”
  
  趙小姐接著說:“既然你們已經知道瞭,以後我也不用遮遮掩掩瞭,我還有事,先走瞭!”
  
  周衡不幹瞭,拉住她喊道:“你不能走!我就住你對門,以後,你……你讓我怎麼辦?”
  
  趙小姐尖叫道:“關我屁事!快松開,否則,我要喊非禮瞭!”周衡隻好無奈地松瞭手。
  
  很快,這個小區鬧鬼的事傳遍瞭大街小巷,還有好事者專門跑來,拍下瞭門牌號,發佈到瞭網上。結果,房主們紛紛要求退款。最慘的是周衡,每次相親,女方一聽說房子就在鬼屋對門,立馬抬腳走人。周衡想低價賣掉房子,可根本賣不掉。
  
  兩個月後,趙小姐又抱著一個骨灰盒,和幾個壯男一起來到瞭小區。原來她父親去世瞭。
  
  自從上次,周衡跟趙小姐說起303鬧鬼的事,她就再也不敢一個人來這裡瞭。因為,趙小姐心裡很清楚,那個穿清朝衣服眉頭有黑痣的男人,是她太爺爺;而紮朝天辮的孩子,是她夭折的侄女。看起來,這房子真成瞭趙傢的墓地瞭。
  
  像往常一樣,趙小姐將牌位和骨灰盒放在桌上,換上新鮮的貢品,開始焚香祭拜。剛拜完,手機突然響瞭,於是她打開紅色的包包,拿出瞭手機。這時,耳旁傳來“吱呀”一聲,好像是開門聲。
  
  趙小姐心一緊,朝門外看瞭看,問:“什麼聲音?”幾個壯男紛紛搖頭,表示沒聽到。
  
  趙小姐穩瞭穩神,心想,大門都關著呢,能有誰進來呢?接完電話,她又打開包包,將手機放瞭進去,然後拉上拉鏈,帶著其他幾個人就走瞭。誰也沒發現,趙小姐的包包裡似乎有什麼東西動瞭一下。
  
  當晚,趙小姐回到傢,洗瞭個澡。之後,她打開包包,拿出瞭化妝品,然後對著鏡子塗抹起來。突然,鏡子中出現瞭一張詭異的笑臉,忽隱忽現,正是和她鬧過的對門業主周衡。趙小姐大吃一驚,回頭一看,卻什麼也沒有。趙小姐安慰自己,一定是幻覺。
  
  上床後,趙小姐很快進入瞭夢鄉。夢中,面色慘白的周衡雙腳離地,飄飄忽忽地來到她床前,冷冷地說:“都怪你,害我有房不能住,又找不到對象。我實在走投無路瞭,隻好跟著你回來,以後,這裡就是我的傢!”說罷,身子飄到瞭床上。
  
  趙小姐尖叫一聲,一下子醒瞭,不禁暗暗慶幸:“幸虧隻是一場夢!”她想拿手機看一下時間,突然,她的手觸到瞭什麼東西,轉頭一看,立馬嚇得魂飛魄散:她的枕邊,赫然躺著面色慘白的周衡,此時,正與她四目相對……
  
  不久,報紙刊登瞭一則醒目的新聞:郊區某小區業主周衡,被發現服毒死在自己傢裡。死亡時間,剛好是趙小姐抱著父親的骨灰盒放回小區的時候。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