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救命的魚

  從前,白州有個村子,村裡有個姓王的財主。全村二百多口人,都是王財主傢的佃戶。
  
  這一年,當地大旱,王財主傢門前有一口大池塘,幾十年來水位從未降過,如今卻也快見底瞭。王財主憂心忡忡,跑去後院找老管傢商量。
  
  老管傢已九十高齡,幫王財主傢三代人掌過傢,如今早就不管事瞭,被王傢當老祖宗一樣供奉著。遇上大事難事,王財主都會去向他請教。
  
  聽罷王財主的話,老管傢睜開半閉的雙眼,說道:“我去瞧瞧。”他拄著拐杖站在池塘邊,看瞭一陣,仰天長嘆一聲,對王財主說道:“八十年前,這口塘也幹過一次,那年餓死瞭不少人哪。看來又有災荒瞭,咱們現在就得做好準備。”
  
  回到後院,老管傢又叮囑王財主,池塘見底後,不準人下去捉塘裡的魚。魚和水就是王傢的財富,不能叫人給破壞瞭風水。
  
  過瞭幾日,池塘果然見瞭底,隻見池底似有一層烏雲,不停翻滾湧動。細看之下,原來是一條條尺把來長的鐵鯰魚,多到不計其數。村民們聞訊後都跑來瞭,這會兒,村裡傢傢戶戶都缺糧,眼見這唾手可得的魚,大夥兒都想去捉,但王財主早已安排瞭幾個傢丁守著池塘。大夥隻能眼巴巴地瞅著,暗地裡大罵王財主不是人。
  
  兩天後,池裡已滴水不剩,隻留下一層密密麻麻的死魚。老管傢走出來看瞭看,對王財主說:“魚死在池底,恐怕不吉利,得清幹凈才是,就讓大傢撿瞭去吧。”
  
  王財主這才行瞭善舉,允許村民下塘撿那些死魚。但死魚沒能讓村民吃上幾頓,很快,傢傢戶戶都斷瞭糧,隻能向王財主傢借。
  
  王財主精打細算,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有利可圖的機會,借一升糧,明年就得還一升半,利息高得嚇人。大傢明知道王財主趁火打劫,但也無可奈何,隻能咬牙借回傢活命。
  
  一晃過瞭半月,眼見村民天天都跑來借糧,王財主心裡沒瞭底,這麼借下去也不是辦法呀!他眉頭一皺,把利息翻瞭三番,想以此讓村民知難而退。
  
  這下大傢都忍不住瞭,圍著王財主,罵他沒良心。外面的吵鬧聲驚動瞭後院的老管傢,他把王財主叫進去,勸道:“如今遇上災荒瞭,你不借糧,他們就隻能去逃荒瞭。”
  
  “我的爺爺!”王財主苦著臉說,“誰知道這災年什麼時候才到頭,全村二百多口人都靠我養活,我這點小傢業還不被他們吃光?”
  
  老管傢沉吟道:“話不能這麼說。古話說得好,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大傢都去逃荒瞭,能不能活著回來還難說,到時候誰幫你種糧,你的債又跟誰要去?”
  
  王財主一時語塞,隻能搓手嘆氣。老管傢繼續說道:“如今外面兵荒馬亂的,又遇上災年,連王法都不太管用瞭。人要是餓急瞭,什麼王法刑律,還管得住嗎?”
  
  王財主一聽這話,不由焦急地望著老管傢問:“那,我該怎麼辦?”
  
  “糧,還得先借著。”老管傢說道,“利息呢,我看就不要瞭。”
  
  不要利息?王財主張瞭張嘴巴。老管傢接著說出瞭他的想法,讓村民挖池塘裡的淤泥,以此抵消利息。這樣做,一來可為池塘清淤;二來淤泥是上好的肥料和築墻材料,可儲存備用;三來村民必定對王財主心存感激,不再對王傢有覬覦之心。
  
  王財主聽罷,雖然心疼白白借出去的糧食,但也隻能硬著頭皮這麼辦瞭。於是他走出去放話,讓每傢派一個壯勞力挖塘泥,每天借一升米,不計利息。村民一聽,自然歡天喜地。
  
  王傢的池塘早裂開瞭縫,淤泥硬得像一塊塊石頭,用棍子在縫裡一撬就是一大塊。老管傢站在塘邊,吩咐大傢先把淤泥搬回各自傢中堆放,待王傢需要用時再送過來。
  
  這口塘足足有四五畝寬,大傢挖瞭二十來天才把淤泥清幹凈,傢傢戶戶的院裡都堆著小山一樣的淤泥。村裡每傢隻派出一個人去幹活,其他人便去山上找找野菜,回來加點米一煮,借來的一升米還能剩下不少,自然,大傢都對王財主感激不盡。
  
  淤泥挖完後,村民果然都念著王財主的好,不來向他借糧瞭,隻靠著攢下的糧食苦撐度日,這讓王財主松瞭口氣。
  
  過瞭些天,老管傢問王財主:“村裡還有人來向你借糧嗎?”王財主搖搖頭。
  
  老管傢嘆道:“他們那點糧應該吃光瞭,他們不來向你借糧,看來是準備去逃荒啦。”
  
  王財主哭喪著臉說:“逃就逃吧,我也顧不瞭這麼多瞭。”老管傢嘆息著走回瞭後院。
  
  就在這天夜裡,王傢的大門“砰”的一聲被撞開瞭,沖進來一夥明火執仗的強盜。那強盜頭子自稱他們是百裡之外的二龍山的,山上也斷糧瞭,這才不遠百裡跑到這兒來。他們隻搶糧食,不傷人命,但若敢反抗,必遭滅門。說完,強盜們風卷殘雲般把王傢凡是能吃的東西一掃而空,連夜走瞭。王財主一屁股坐在地上,仰天長嘆:“老天爺,你讓我怎麼活啊?”
  
  老管傢過來安慰他,王財主苦笑道:“真是想不到,我王傢也要去逃荒瞭!”
  
  老管傢嘆道:“放心吧,天無絕人之路,我們還沒到那一步。”
  
  王財主哭道:“如今傢裡一粒糧都沒瞭,即使藏有些錢財,又能上哪兒去買糧?”
  
  老管傢抬頭看瞭看天色,說:“天亮瞭,我跟你到村裡看看。”
  
  兩人慢慢走進村子,發現傢傢戶戶都在收拾行裝,看樣子是準備出去逃荒瞭。一個村民看瞭一眼王財主說:“我們本來想向東傢再借點糧的,但東傢的存糧也不多瞭。”
  
  王財主苦著臉說:“實不相瞞,我傢昨晚來瞭夥強盜,把能吃的都搶光瞭,如今我也隻能跟大傢一起去逃荒瞭。”
  
  聽說王傢被搶,大夥兒都從傢裡跑瞭出來。老管傢顫巍巍地說:(www.rensheng5.com)“鄉親們,別走啊!老話說得好,物離鄉貴,人離鄉賤,出去瞭,十有八九回不來啊,咱們死也要死在祖宗之地啊!”
  
  一個上瞭年紀的村民說道:“老管傢,我們也不想走,但不能在這裡活活餓死啊。”其他村民也紛紛附和,說本來還能指望一下王傢,但現在連王傢也自身難保瞭,更是非走不可瞭。
  
  老管傢神秘地說:“隻要大傢都留下來,東西總會有的,餓不死人。”全村人都奇怪地瞪著老管傢,現在全村哪還有東西可吃?老管傢說道:“你們幫王傢挖的塘泥呢,抬一塊來。”
  
  大夥兒都不明白老管傢的用意,但還是搬來瞭一塊塘泥。老管傢叫人把塘泥砸碎,幾個村民便掄起錘子,一通亂砸。老管傢湊到近前,仔細瞅瞭瞅,然後叫人打來一盆水,從碎泥中撿起一塊扔進瞭盆裡。
  
  過瞭一會兒,那塊碎泥竟在盆裡動瞭起來。大夥兒一看,這哪裡是什麼泥,分明就是一條鐵鯰魚,而且還是活的。這下,大夥兒都驚訝不已,沒想到泥裡竟然藏著魚。
  
  老管傢慢慢說起瞭八十年前那場災荒,當時,村裡大部分人都出去瞭,但沒有一個能回來的,留在村裡的就靠這些魚活瞭下來。他們無意中發現瞭藏在淤泥中躲避幹旱的魚,這才知道原來這種魚還有這樣的本事,可以在泥中假死,等到有水時又會活過來。他之前故意不讓村民下塘捕魚,就是為瞭讓更多的魚藏在泥中,以備在最後時刻讓村民渡過難關。
  
  村民們聽完,個個驚喜不已,有瞭這些魚,就用不著逃荒瞭。
  
  老管傢對身邊的王財主說道:“東傢,這些泥都是王傢的,由你說吧,怎麼辦?”
  
  大傢都緊張地望著王財主。王財主苦笑著搖搖頭說:“都這時候瞭,還分什麼你傢我傢的,就按人口分瞭吧,能活命就大傢一起活命。”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