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美容秘方

  清朝光緒年間,京城一個偏僻的胡同裡住著一個郎中,名叫高連升。此人本是一介書生,落第之後為瞭生計,他不得不重操祖業,一邊給人看病,一邊讀書。開業不久,他就看好瞭幾起疑難雜癥,一時之間名聲大噪。
  
  這天早上,高連升剛起床,就聽見瞭敲門聲。他開門一看,竟然是一老一少兩位衣著華麗的女子。來這兒看病的都是窮人,富貴之人突然駕臨,讓高連升頗感意外。
  
  年輕女子深施一禮,開口說道:“郎中大哥,傢母雖然年事已高,但特別愛美,最近她面生黑斑,心情不好,看瞭好幾個醫館,都沒什麼效果,郎中大哥能否醫治?”
  
  高連升聽瞭,心中頓覺不悅,窮人有病舍不得看,一個老婦人臉上長幾點黑斑很正常,居然還到處求醫問藥。他本想推辭,可看到女子焦急的面容時,心又軟瞭下來。
  
  高連升的祖輩曾是朝中的太醫,留有一部醫書,書中曾記載祖上給皇妃美容的一個方子,可從來沒人用過,不知管不管用。女子見他遲疑,再次懇求道:“郎中大哥,你就幫幫我們吧,隻要能把傢母的黑斑去掉,多少錢我們都願意出。”
  
  女子裊裊婷婷,吐氣如蘭,高連升愣瞭愣,一股豪氣從心底升起:“小姐不用擔心,對於去除黑斑,在下還真有一個秘方,隻是這藥很難配,今天在下先抓好藥,明天你再來取吧。”
  
  女子立刻轉憂為喜道:“謝謝郎中大哥,不用麻煩你瞭,隻要把方子開出來就行瞭,傢父會……”“咳——”老婦人的一聲長咳打斷瞭女子的話,女子一驚,馬上住瞭口。
  
  高連升雖心有疑慮,但並沒深究,他一本正經地說道:“小姐,這是祖傳秘方,不能輕易示人。如果你想給令堂去除黑斑,就每天來取一次藥,否則在下愛莫能助。”
  
  女子見高連升面露不悅,連忙改口:“行!行!隻要你能去除傢母的黑斑,無論讓我做什麼都可以。那明天我再來取藥!”說完,放下銀子就和老婦人一起走瞭。
  
  其實,高連升之所以不願拿出藥方,是想每天都能看見那位女子。待女子走後,高連升連跑瞭幾個藥店,才把需要的八味中藥白芷、白細辛、白丁香、白僵蠶等湊齊。
  
  第二天,女子如約而至,高連升把碾成細末的藥材用雞蛋清拌勻,事無巨細地教她如何在臉上塗抹。通過交談,高連升知道女子姓白名荷,傢離此地並不遠。
  
  三天後,白荷再次來取藥,她一臉感激地說:“謝謝郎中大哥,傢母的黑斑已經變淡瞭,你真是華佗在世啊!”
  
  不料七天一個療程結束後,白荷竟沒有按時來取藥,高連升心裡不禁十分失落。
  
  直到日落西山,白荷才姍姍來遲,且滿臉淚痕。高連升忙問她怎麼回事。她連連搖頭,隻是說她以後不便再來這兒瞭,並問他秘方肯不肯賣。高連升知道如果把藥方給瞭她,自己肯定再也見不到她瞭。看來,一定是白荷的母親發現瞭他的心思,阻止女兒來取藥。與其遮遮掩掩,還不如明說瞭好。
  
  高連升打定主意後說道:“賣秘方不是不可以,隻是價錢太貴,恐怕白小姐買不起。”
  
  白荷一愣,問道:“多少錢?”
  
  高連升呵呵一笑:“俗話說‘千金方’,也就是一個方子值千金,白小姐隻要拿出千兩黃金,秘方就可以拿走。”
  
  白荷聽後,嘆瞭口氣說:“這價錢也太貴瞭,我傢怎麼拿得出?”
  
  高連升忙正色道:“白小姐乃‘千金’之軀,在下仰慕已久,如能得到小姐芳心,千金不就付清瞭嗎?”白荷聽後,突然掩面而泣。高連升手足無措,勸瞭半天,她才止住眼淚,悲傷地說道:“郎中大哥,你我註定無緣,今日侯爺替他兒子來提親,父親礙於官場情面,母親貪圖榮華富貴,已經答應婚事。這藥方對我來說十分重要,傢中隻有紋銀百兩,希望郎中大哥能成全!”
  
  話說到這個份上,高連升還能說什麼?他寫好藥方,交給白荷,一分錢也沒收。為瞭懲治那個不顧女兒死活愛臭美的老女人,他故意少寫瞭一味藥。
  
  幾天後的一個早上,高連升醒來時,忽然發現身上五花大綁,(www.rensheng5.com)被人扔在一個密不透風的房間裡,他想大聲呼喊,嘴也被人用毛巾堵上瞭。什麼人會綁架一個無錢無勢的小郎中呢?除瞭白荷的傢人,他想不出還有誰會這麼做。難道是秘方出瞭問題?隻不過是少一味藥,除瞭效果不好之外,不會出什麼問題啊!
  
  過瞭一個時辰,門開瞭,一個留著山羊胡的老者帶著幾個手下走瞭進來。老者命人給高連升松綁後,便讓他交出美容秘方。
  
  高連升一臉氣憤地說:“秘方已交給你的寶貝女兒,難道她沒有給你?”
  
  老者哈哈大笑道:“你小子真不簡單,這次幫瞭老朽的大忙。白荷那小妮子竟然不識好歹,我做媒讓她嫁給侯爺的公子,她都不同意。她父親以為得瞭美容秘方,就進獻給慈禧太後,誰知不管用,慈禧太後很生氣,限他五日之內配出祛除黑斑的藥來,否則人頭落地。等他命喪黃泉,老朽再拿出秘方,太醫院的院正之職就非老朽莫屬瞭!”
  
  高連升聽完,後悔莫及,原來愛臭美的是慈禧太後,白荷帶母親看病是假,替當太醫院院正的父親排憂解難是真。沒想到自己一念之差,竟給白傢帶來瞭滅頂之災。
  
  高連升正想著,老者冷冷地說道:“你要想活著出去,必須老老實實把秘方寫出來,老朽會找人以身試藥,如果達不到白荷母親的效果,所有後果由你承擔。”
  
  高連升隻好乖乖地寫出秘方。老者看瞭半天,問他白丁香是什麼。高連升告訴他是麻雀的糞便,老者說什麼也不肯相信。在老者的監督下,他配好瞭藥。很快,老者帶瞭一個臉上有黑斑的老婦人進來,給她臉上塗上瞭藥。
  
  一連三天,老者都會準時帶著老婦人進來,當著高連升的面敷上藥再出去。高連升天天被關在屋裡,根本出不瞭門,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這天晚上,高連升正在房中踱步,兩個黑衣人走進來,還沒等他開口,就用東西往他臉上一捂,他就什麼也不知道瞭。待他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早上,而且發現自己就在傢裡。
  
  高連升顧不得細想原因,急匆匆趕到白傢。白荷見到他,既驚喜又氣憤,質問他這幾天去瞭哪裡。高連升怕惹麻煩,隻說是外出訪友,對於老者抓他的事隻字未提。
  
  當高連升把完整的藥方交給白父時,白父臉色發青,哆哆嗦嗦道:“秘方裡竟有麻雀的糞便?如果慈禧太後知道瞭,就是有十顆腦袋也保不住!”
  
  高連升點點頭說:“上次的藥方就是因為不完整才沒效果。”眼看慈禧太後限定的時間要到瞭,白父不得不硬著頭皮把藥方呈上去。
  
  三天後,白父從皇宮回來,問高連升有沒有把秘方泄露給劉太醫。高連升見瞞不住,隻好如實相告先前被老者抓住的事。白父聽後長嘆道:“害人終害己,真是老天有眼啊!”原來,劉太醫向慈禧太後告密,說秘方裡有麻雀的糞便,想借慈禧之手置白傢和高連升於死地,結果慈禧太後用藥效果甚好,怕他胡言亂語,反而把他給殺瞭。
  
  半月後,慈禧太後臉上的黑斑沒瞭,皮膚變得光滑柔嫩,宛若二八少女。她非常高興,問高連升要什麼賞賜,高連升什麼也不要,隻求把白荷賜婚於他,慈禧焉能不準。很快,高連升就與白荷完瞭婚。
  
  從此之後,高連升潛心研究美容秘方,又加進瞭鷹條白、鴿條白等藥物,還起瞭個好聽的名字“玉容散”。可憐九五至尊的慈禧太後晚年天天用麻雀、老鷹、鴿子的糞便敷面,因為有劉太醫的先例,知道底細的人誰也不敢在她面前提一個字。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