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樹心蟲

  異香
  
  嘉靖年間,張銳任桃城知縣。他是位文人雅士,每到月圓之夜,都會以文會友。
  
  這天,張銳又約瞭幾位老友在府上相聚,時間到瞭,唯獨缺瞭劉童生。直到黃昏時分,劉童生才匆匆趕來,一進門就喊道:“氣死我瞭!氣死我瞭!怎會有如此刁民?”
  
  張銳忙問他發生瞭什麼事。劉童生氣呼呼地告訴大傢,今天他從傢裡出發,途經桃花村時,忽然聞到一陣異香,饞得他直咽口水。他循著香味找去,一直找到瞭老秀才傢。他問老秀才做瞭什麼菜竟如此之香,老秀才說是燉瞭一條桃花魚。他就跟老秀才商量,能不能買下這條魚,他實在想嘗嘗。老秀才非但不肯,還把他趕出瞭傢門。
  
  大傢聽瞭,不禁哄堂大笑起來,說他如此之饞,竟為一條魚氣成這樣。劉童生搖瞭搖頭,說:“你們是沒聞到那陣異香。若是聞到瞭,隻怕比我更想吃。”
  
  此時,張銳已命人擺好一桌酒席。張銳是個愛好美食之人,這飯菜做得格外講究。劉童生本已饑腸轆轆,但他隻吃瞭一口菜,就放下筷子說,自打聞到瞭那香味,再吃別的飯菜,已是味同嚼蠟,難以下咽瞭。
  
  張銳放下筷子,說:“既然賢弟這麼說,那我定要去嘗嘗此味瞭。”說著起身就走,其他幾位老友也忙著跟上。
  
  一個多時辰後,他們坐著馬車來到瞭桃花村邊。突然,那馬驚得一聲嘶鳴,直立起來,險些把張銳他們掀下車去。車夫大驚,忙跳下車來,拼命拉住韁繩,那馬在原地兜瞭幾個圈子,這才站住瞭。
  
  眾人驚魂未定,凝神看去,不禁個個都驚得瞠目結舌,隻見路邊蹲著上百隻貓,在月光下顯得異常詭異。眾人紛紛猜想,那馬定是被如此詭異的情景嚇壞瞭。劉童生大聲說:“你們看看,這魚該有多香。不光我被饞住瞭,這些貓肯定也是聞到異香才來的!”
  
  眾人都覺得他說得有些誇張,但眼前的情景,卻又是這般匪夷所思。那馬果真是怕瞭貓群,無論車夫怎麼吆喝鞭打,都不肯再往前邁一步。眾人隻好下瞭車,往村裡走去。
  
  走瞭一段路,卻見路邊又聚著一群貓,個個躬著身子,伸長脖子,使勁地嗅著,還不時地發出“喵嗚喵嗚”的叫聲。
  
  張銳好奇地問道:“這些貓在幹嗎呢?”
  
  劉童生笑著說:“張兄,你有所不知,我畫貓時,曾仔細觀察過貓的各種形態。這是饞瘋瞭的樣子。”他使勁吸瞭吸鼻子,嘆道,“香,真香啊!你們聞到沒有?這就是天下絕頂的美味。”
  
  張銳也吸瞭吸鼻子,真有一陣奇妙的異香飄瞭過來,他不禁饞得咽瞭下口水。其他幾人也是如此。
  
  劉童生見狀,又說道:“張兄,你畢竟是這桃城的父母官啊。你也該想想辦法,從那老秀才手裡弄點魚來嘗嘗。就算吃不到魚,至少也要嘗嘗魚湯吧?否則,咱這輩子真是白活瞭。”
  
  張銳點點頭說:“咱們先去見老秀才,再見機行事。”幾個人大步向老秀才傢走去。
  
  盜蟲
  
  進瞭老秀才傢,劉童生趾高氣揚地說:“知縣大人聽聞你傢做的桃花魚特別美味,特意趕來嘗一嘗。就是借你十個膽,你也不敢把他趕出去吧?”
  
  老秀才一聽這話,苦著臉說:“哎呀,你們來晚瞭,那條魚已經被我吃瞭。”
  
  劉童生急瞭:“都吃幹凈瞭?那魚骨魚湯呢?”
  
  老秀才說,魚骨魚湯會招來許多貓,鬧得厲害,他吃完瞭魚,就把魚骨魚湯倒到村口瞭。眾人這才明白,難怪村口聚著那麼多貓。
  
  張銳想瞭想,問道:“那桃花魚,你是如何得來的?”老秀才說,是他親手釣來的。
  
  張銳讓他帶著大傢去釣魚。老秀才卻連連擺手,把嘴巴湊到張銳耳邊,小聲說:“要釣桃花魚,必須得用樹心蟲做餌。那樹心蟲卻是要偷來的。以知縣大爺的身份,是萬萬不能做這等事的。更何況,這麼多人去,早把蟲嚇跑瞭,又哪裡偷得到。”
  
  張銳早被那桃花魚吊起瞭胃口,此時已是欲罷不能。他想瞭想,安排那幾個朋友暫且等著,他決定獨自一人跟著老秀才去偷蟲。
  
  老秀才領著張銳來到桃花河邊,偷偷溜進瞭一個大桃園。老秀才尋到一棵老桃樹,在樹身上看瞭看,又貼上耳朵聽瞭聽,然後從懷裡掏出一個小瓷瓶,倒出一些蜂蜜,塗在樹身上,然後拉著張銳躲在一旁。
  
  兩個人屏氣凝神,緊盯著樹幹。忽然,蜂蜜下面的樹皮被咬出瞭一個小洞,一條肉乎乎的白蟲子從洞裡鉆出來,貪婪地吃著蜂蜜。老秀才一步上前,一把逮住瞭那條蟲子,放進瞭一個瓷瓶裡,然後又如法炮制,接連逮瞭五六條蟲子,這才帶著張銳來到河邊,用那白蟲子做餌,支上瞭釣竿。
  
  張銳驚訝地問道:“釣一條魚,怎會如此麻煩?”
  
  老秀才說,那桃花魚最是狡猾,一般的魚餌,它根本不會吃,唯獨這種樹心蟲,是它的最愛。但捉這種樹心蟲,又是一件難事。因為樹心蟲寄宿在老桃樹中,以樹心為食,輕易不肯出來,唯獨聞到瞭蜂蜜味兒,才會爬出來吃。於是,他就先用蜂蜜誘捕樹心蟲,再用樹心蟲去釣桃花魚。張銳聽瞭,不禁嘖嘖稱奇。
  
  沒過多久,隻見河面上的魚漂一沉,老秀才忙一提魚竿,興奮地說:“有瞭!大老爺,您好福氣啊,今天一來就釣到瞭。我有時釣十天半個月,也不見得能釣到一條呢。”說著,他一抬魚竿,一條尺把長的桃花魚活蹦亂跳地出瞭水面。
  
  很快,老秀才把桃花魚拎回傢,忙著烹制起來。
  
  張銳和幾個朋友在一旁看著,發現老秀才烹制桃花魚的方法也是聞所未聞。隻見他先打開一壇老酒,把桃花魚丟進酒裡,然後燒瞭一鍋水,還在鍋裡放瞭一種作料。待水開片刻,作料味出,他就抓過那條桃花魚,快速剖洗幹凈,丟進熱水中,那魚在水中翻滾瞭幾下,就不動瞭。老秀才快速將魚撈出,盛在盤裡,又將早已調好的作料倒在魚上,就端上瞭桌。
  
  頃刻間,魚香撲鼻。幾個人揮動竹筷,瘋搶起來。不過片刻工夫,一條桃花魚就被他們搶光瞭,就連魚湯都給喝瞭個幹幹凈凈。
  
  秘密
  
  過瞭幾天,張銳又想吃桃花魚瞭。他再次來到老秀才傢,說明來意。老秀才一聽,捶胸頓足道:“千不該萬不該,那天就不該給你們釣魚,更不該做給你們吃!”
  
  張銳大吃一驚,忙問他是怎麼回事。
  
  老秀才也不說話,領著張銳出瞭門,來到桃園,卻見許多古樹都不見瞭,換成瞭拇指粗細的小桃樹。他不禁愕然,忙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老秀才生氣地說,都是劉童生搞的鬼。原來,那天晚上,老秀才帶著張銳去偷蟲釣魚,那劉童生偷偷跟著,看到瞭整個過程。第二天夜裡,他就來偷樹心蟲,不料怎麼也弄不到,情急之下,竟花高價買下一棵古樹,挖出樹心蟲,去釣桃花魚。結果引來很多人紛紛效仿,隻幾日的工夫,這裡的古樹就被全部買走瞭,眼下是再也尋不到樹心蟲,更釣不到桃花魚瞭。
  
  張銳聽瞭,不禁嘆瞭口氣。他想瞭想,又問道:“上次你做桃花魚的時候,我見你用瞭一種秘制調料,既然現在已經釣不到桃花魚瞭,那秘制調料已無用處,不知可否贈予我?”
  
  老秀才遲疑著說:“那調料,那調料……已經用光瞭。”
  
  張銳搖搖頭,派手下人去搜,很快就從廚房裡搜瞭出來。張銳板起臉,冷冷地說道:“你花言巧語,誘騙眾人買樹取蟲,是何居心?以你之行,本官定你為詐騙,絲毫不為過吧?”
  
  老秀才嚇得一哆嗦,慌忙跪倒,一五一十地說瞭事情的原委。原來,(www.rensheng5.com)桃花村村民世代都以種桃為生,那些桃樹都是祖輩留下來的古樹。但那些古樹到瞭一定樹齡,樹心就開始腐敗,長出樹心蟲來。如果任其生長繁衍,就會殃及全村的桃樹,是為大患,唯一的法子就是鋸掉古樹,滅掉其中的樹心蟲,更換新樹。但新樹三年後才會結果,村民們嫌損失太大,也就對他的話置之不理。
  
  正在他萬般頭疼之際,一位在京城當禦廚的親戚回鄉探親,在他傢住瞭兩天,教給他一種做桃花魚的法子,還給他留下瞭一些秘制調料。他嘗此美味,忽然心生一計。他知道當今縣太爺愛好美食,也知道其好友劉童生每到月圓之夜,都要去縣太爺傢赴約,途中必會經過他傢門前,於是,他就選在此時做瞭一條桃花魚,誘劉童生上門。
  
  之後,他終於如願以償。那些有錢人紛紛來到村裡,花高價買走瞭古樹,挖出樹心蟲去釣桃花魚。村民們賺到瞭大把的銀子,紛紛栽上新樹,樹心蟲就此被根治瞭。
  
  張銳聽完這番話,趕緊扶起老秀才,感嘆道:“虧得老先生目光長遠,才保住瞭這一大片古老的桃園,下官自愧不如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