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偷梁

  劉大哥傢在鄉下,最近他在蓋房子,大致模樣已經出來瞭,三層蓋尖兒的寬屋大舍,好不氣派。再有一天,房坯子就算完工瞭。
  
  當天深夜,劉大哥被老婆給推醒瞭:“喂喂,快起來,早點把那事給辦瞭!”
  
  老婆說的“那事”,是這樣的:當地有個風俗,蓋房子得“偷梁”,這樣一傢子才能興旺發達。偷梁也有講究,必須是傢裡的“頂梁柱”去偷,而且偷的梁木越彎越好,節疤越多越好。
  
  劉大哥是個有心人,他早有準備,屋後的山裡頭,長著成片的杉樹林,他在蓋房之前就瞄準瞭一根。
  
  經媳婦一催,劉大哥頓時睡意全無,一骨碌爬起來,帶上工具,打著手電筒就往山間小道奔去。
  
  劉大哥偷得很順利,砍倒那棵杉樹後,他便鼓起一把勁,“嘿”的一聲將木材扛上瞭肩。正準備往回走,冷不防後面幾聲狗叫,把他嚇得打瞭個哆嗦。這時又射來一道強光,隨即響起一聲炸雷般的吼叫:“喂,幹什麼的,膽子夠大啊,當我瞎啊?”
  
  這傢夥,完全不懂規矩嘛!劉大哥很惱火,轉過身劈頭蓋臉地罵瞭一句。那人也火瞭,仗著身邊有條大狼狗,不依不饒的,跟劉大哥對罵起來。
  
  俗話說“梁沒偷成,顛簸一生”,如果沒梁木,房子也根本無法封頂。兩人爭執不下,劉大哥忍無可忍,揚起瞭拳頭,那人“哎喲”一聲,邊躲邊打手機。
  
  聽他一開口,劉大哥心裡“咯噔”一下:壞事瞭,人傢報警瞭!轉念一想,本地“偷梁”的規矩不知傳瞭多少代,就算輸瞭法,絕輸不瞭情理,怕他做什麼!這麼一想,劉大哥穩穩地跟那人對峙著,還時不時朝那人揚揚拳頭。
  
  沒過多久,鄉派出所的警察就趕瞭過來,前面還有村裡的幹部引路。那人一口咬定:“他偷我的木材,你們說該怎麼辦?”
  
  瞭解情況後,警察哭笑不得,對劉大哥一通教訓,轉過頭來又做那人的工作:“這事兒調解一下就算瞭,大傢和和氣氣的該多好,多大點事啊!”
  
  事兒雖不大,村幹部兩邊都不好得罪,按常理來說,劉大哥是沒錯,但那位姓周的老板是外地人,這規矩擱他那兒不好使啊,再說瞭,人傢剛承包村裡的這片山林,是村裡的財政來源呢。
  
  說來說去,周老板就是不肯作罷,他說:“其實你們這地兒的規矩,我也聽說過,但前不久,我無意中逮到一個人,口口聲聲說是‘偷梁’,再往山道上一看,乖乖,他是開著機動車上來的,裝瞭滿滿一車木材,你們想,如果都打著這個借口到我這兒來,我怎麼受得瞭……”
  
  沒料到劉大哥也是振振有詞:“本地偷梁隻是求個財運火旺,之後木材錢還是會照付的,你既然知道規矩,何必出我的醜,難道你想殺雞給猴看嗎?”
  
  就這樣,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又吵瞭起來。這下麻煩瞭,周老板說什麼也不肯放過劉大哥。人傢講的是法律,警察隻好公事公辦,好在這案子不大,也沒產生什麼危害,警察就對劉大哥說:“你偷木材錯在先,給人傢道個歉……”
  
  話音未落,劉大哥尖叫起來:“道歉?沒門!你們判刑吧,該蹲幾年我蹲幾年!”
  
  這犯不著啊,一旁的村幹部趕緊打圓場:“這事兒就不勞煩各位警察大哥瞭,由村裡處理吧,一定給周老板一個滿意的交代。”
  
  周老板一聲冷笑:“好!我就等著你們給我交代,別想打馬虎眼兒糊弄過去!”
  
  在下山的路上,村幹部一個勁地做劉大哥的工作:“你低回頭,給人傢道個歉吧,又不少塊肉。”
  
  劉大哥大手一擺,堅決不依,村幹部有點火瞭:“沒工夫跟你嘰歪,為大局著想,你必須道歉,或者寫個檢討,認錯要深刻,我們出面交給周老板,這事就算過去瞭。否則,我們按村規民約處理,在大喇叭裡頭喊!”
  
  這下劉大哥沒聲瞭,算是默認瞭村幹部的處理意見。回到傢,他翻來覆去地考慮:是道歉呢,還是寫檢討呢?最後,他打定主意,還是寫檢討吧,寫檢討不用開口。
  
  一大早,劉大哥便找來筆,“刷刷”地寫起檢討來。檢討交上去後,村幹部一看,又好氣又好笑:檢討是寫在一張拆開的煙盒紙上,歪歪扭扭的字,也就二三十個。
  
  看著一臉不爽的劉大哥,村幹部搖頭苦笑:也難為他瞭,當年他傢窮,把讀書的機會都讓給弟妹瞭,別小看這歪歪扭扭的字,看得出他費瞭不小的勁。
  
  檢討書交到周老板手裡,周老板直冒火:“你們自己瞧瞧,這什麼態度啊?”村幹部趕緊解釋,說瞭劉大哥的情況,還指出證據:“周老板你別不信,瞧,這一橫、那一豎,還有這筆豎彎鉤,都是認認真真、一筆一畫、力透紙背,瞧,煙盒反面都凸出印兒瞭……”
  
  仔細一看,還真是那麼回事,周老板“哦”瞭一聲,收起那份檢討書,沒再吭聲瞭。
  
  這事兒雖圓滿解決,但劉大哥還在心急火燎,村裡除瞭屋後那片山林,沒地兒再能偷到梁木啊!
  
  正發愁呢,一個自稱姓王的小夥子上瞭他的門。這小夥子開門見山地說:“你就是劉大哥吧,聽說你跟我的老板唱瞭一出武戲,實話跟你說,我的老板摳得要命,是鼻屎都能摳出來當鹽吃的主兒!”
  
  劉大哥狐疑地問:“幹嗎對我說這個?”那小王嘆瞭口氣,說:“我這不是看不過去嘛,告訴你,今兒他到縣裡辦事去瞭,晚上不到山裡來。”說罷,小王擠眉弄眼:“晚點你就動手,我保證雞不飛狗不叫……”
  
  聽小王說完,劉大哥眼睛亮瞭,人傢已經把話說透瞭,自己還在等什麼?
  
  當晚,劉大哥輕車熟路,來到“指定”地點後,將電筒光在山坡上掃瞭幾圈。這是他跟小王的接頭暗號,沒一會兒,就看見小王樂呵呵地過來迎接他。
  
  一根好梁木順利到手,那小王還打著手電筒,照著他下瞭山。
  
  這一天,房子終於蓋好瞭,劉大哥這才想起偷的梁還沒給錢呢。他數好幾十塊錢,匆忙上瞭山,想找到小王,把梁木錢給人傢。
  
  不料沒遇見小王,倒是跟周老板碰瞭個正著,劉大哥把頭一扭,大聲喊道:“小王,給露個面,我還錢來瞭。”
  
  劉大哥喊得一聲比一聲急,周老板皺起瞭眉頭:“瞎嚷嚷什麼,這片山林就我一人,哪裡來的小王?”劉大哥愣住瞭,看樣子,周老板不像是撒謊,但那天夜裡,分明是那個小王點撥他去偷梁的,真真切切絕不含糊,想到此,劉大哥不由得打瞭個哆嗦,心裡直發毛。
  
  正僵持著,周老板突然詭異地一笑,問道:“你不會是來給梁木錢的吧?如果是的話就免瞭,多大點事,就當送給你瞭。”
  
  原來周老板知道他偷梁的事啊,劉大哥恍然大悟,“小王”是周老板請去給自己“支招”的。這就奇怪瞭,刻薄的周老板為何變得這麼通情達理?
  
  劉大哥正愣神,周老板掏出瞭他那份檢討書,說:“我跟你一樣,因傢裡太窮,也沒讀幾天書。說實話,你的字寫得比我工整,看到你的字,我就想到瞭我自己……在外掙錢討生活,俗話說遠親不如近鄰,呵呵,我倒好,不結緣偏結怨,希望現在彌補還來得及。這之前的不愉快,大哥別往心裡去,要不,我也寫份檢討給你?”
  
  看著一臉誠懇的周老板,劉大哥的火氣瞬間熄滅,隻覺得一股暖流湧上心頭,他高興地回答:“行啊,讓我也欣賞一下你的書法,晚上順便來我傢喝杯酒吧,熱鬧熱鬧。”
  
  周老板一聽樂瞭:“好說,我們一言為定……”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