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保全活羊

  老楊頭養瞭三十頭羊,快到年底瞭,頭頭膘肥體壯,可老楊頭卻高興不起來。
  
  原來呀,五年前,為給老伴兒治病,老楊頭向村頭的賴老漢借瞭兩萬塊錢。老楊頭打瞭借條,說好一點一點慢慢還。這五年來,老楊頭一有收入,就先想著還錢,陸陸續續也把兩萬塊錢還得差不多瞭,可就在這時,賴老漢突發腦溢血去世瞭。他兒子賴寶是個爛賭鬼,欠著一屁股債,安葬完老爹便回傢東翻西找,想看看他爹有沒有留下什麼財產。錢呢,他是沒找到,卻把老楊頭打的借條給找著瞭。這不,他拿著借條來找老楊頭要錢。
  
  老楊頭看到賴寶登門,便拍著胸脯說:“大侄子,你放心,我已經還瞭一萬九千七百塊瞭,還差三百塊,我把羊一賣,立刻還給你。”
  
  賴寶一聽,瞪起瞭雙眼:“楊叔,你這說得可不對,這借條明明寫著兩萬塊,你咋隻還我三百塊呢?說實話,鄉裡鄉親的,我還沒問你要利息呢。”
  
  “啥?兩萬塊?”老楊頭急瞭,“我這五年來,一有錢就還的,你爹可以為我作證啊!”
  
  賴寶皮笑肉不笑地說:“我爹?嘿嘿,楊叔,你把他叫回來對質?”
  
  是啊,人死不能復生,他怎麼能作證呢?老楊頭一時不知該說什麼瞭,他愣瞭半晌,可憐巴巴地懇求道:“大侄子,做人要講良心啊,我這五年來真的還瞭一萬多塊錢瞭。有幾次還錢的時候,你不是也看到瞭嗎?你可不能坑我呀!”
  
  賴寶冷冷一笑:“楊叔,我咋不講良心瞭?是,有幾次,我是看到你給我爹錢,不過,我不知道那錢是咋回事兒呀!楊叔,要不這樣,你先還我一萬塊錢,那一萬塊錢呢,你另外給我打個借條,晚一點還。”
  
  老楊頭一看賴寶不依不饒,不禁惱瞭:“我就還三百塊,其他的,我不會還的,我也沒錢還。”
  
  “沒錢?你這不還有三十頭羊嗎?用它們抵賬。”賴寶眼睛盯著那些肥羊,口水都流出來瞭。
  
  老楊頭這三十頭羊可是有用處的,他女兒還在上大學,這可是學費、生活費呀!他聽到賴寶說要動他的羊,一下子火瞭,“啪”的一聲拍在桌子上:“你小子敢動它們試試?看我不打瘸你的腿!”
  
  賴寶看老楊頭發怒,心也虛瞭。他可是聽他爹說過,老楊頭年輕的時候,空手打死過野豬,就自己這身板,他一拳就能把自己打個生活不能自理。可心虛歸心虛,嘴上不能軟:“你個老東西,你發什麼火,欠錢還有理瞭?我告訴你,國有國法,我告你去。”他邊說邊往後退,一出門口,轉身就跑瞭。
  
  老楊頭看著賴寶跑遠,心想,他應該不會告自己吧?就算他告,他的惡名早已是全鄉皆知,法院也不會受理的吧?可是、可是……他如果真的告我怎麼辦?老楊頭心裡頓時糾結起來。
  
  幾天後,法院的兩個人找到瞭老楊頭,告訴他,賴寶真把他給告瞭,讓他十五天之內,寫好答辯狀。老楊頭不知道啥叫答辯狀,也不知道法院為啥會受理賴寶的告狀,他就跑到鄉司法所去問。鄉司法所的人聽完後告訴他,人傢賴寶有借條,這在法律上叫證據。有證據法院就要受理,就要審判。
  
  “那我不就得還他兩萬塊錢?”老楊頭隻覺得眼前一黑。回到傢,他悶著頭一個勁地吸煙。
  
  猛地,他想起隔壁村的老王,老王也借過別人的錢,也被別人告上法院,可老王早早就把傢裡值錢的東西給轉移瞭,等法院判決完,他一攤手:我認賬,可我沒錢還。到現在,法院的人也拿他沒辦法。我咋不學學他呢?老楊頭打量著傢裡,傢徒四壁,唯一值錢的就是三十頭羊,對,就把它們早點賣瞭,把錢給女兒打過去,到時候,我看他賴寶能把我咋樣!
  
  可是,老楊頭還是慢瞭一步。第二天,法院的人和賴寶又來瞭,法院的人告訴老楊頭:“賴寶向法院申請保全活羊,防止你轉移財產。從現在開始,你不能賣羊也不能做有損於羊的事兒。”
  
  賴寶在一旁得意地說:“楊叔,從現在開始,你可要好好喂養它們,如果掉膘瞭或是死掉瞭,那你可就是違法,要坐大牢的。”
  
  老楊頭頓時覺得天旋地轉,他喃喃地說:“我的羊,我沒權處理瞭?”
  
  “對,你現在能做的就是好好喂養它們,等到法院一判決,這些羊可就是我的瞭,嘿嘿!”賴寶看著失魂落魄的老楊頭,越發得意起來。
  
  法院的人在一旁看著,都皺緊瞭眉頭,可法律規定他們必須遵守哇,他們隻能安慰老楊頭,說相信法律會給他一個公正的結果。可老楊頭明白,賴寶有借條作證,法官又怎敢違背法律亂判呢?看來這三十頭羊是保不住瞭。
  
  經此打擊,老楊頭病瞭。有一天早上,他發燒得厲害,起不瞭床。三十頭羊在羊圈裡餓得“咩咩”直叫。
  
  賴寶從這兒經過,急忙翻過院墻,使勁拍打老楊頭的房門:“老東西,死瞭?羊都餓成這樣子瞭,你也不管?我可告訴你,你死不死我不管,那羊要是死瞭,我可要告得你坐大牢!”
  
  老楊頭在床上聽瞭,氣得直流眼淚。
  
  又過瞭幾天,一大早,老楊頭正準備喂羊的時候,賴寶來瞭,還帶著個大胡子,開著一輛卡車,動靜不小,引得鄉親們都過來圍觀。
  
  老楊頭一瞅賴寶,臉腫瞭半邊,眼也成瞭“熊貓眼”,便問他來幹什麼。賴寶說,看老楊頭這些天病瞭,喂不瞭羊,反正法院一判決,這羊也是他的,不如現在趁著價高給賣瞭。
  
  老楊頭沒言語,卻坐到羊圈門口,悶著頭吸煙。賴寶說:“楊叔,你挪一挪,我們好趕羊上車。”老楊頭還是不動,也不言語。
  
  賴寶急瞭,昨天他又輸瞭一大筆錢,舊賬未清又添新賬,債主不幹瞭,打瞭他一頓,還限他今天必須還錢,否則就要砍他的手腳。賴寶惹不起對方,隻能找到買傢,想把被保全的三十頭羊給賣瞭,好還債。
  
  賴寶看老楊頭一聲不吭,就拿出借條,說:“楊叔,這借條可是你白紙黑字打的。今天我們這樣,羊我拉走,借條還你,明天我就去法院撤訴,免得你臨老瞭還要到法庭上受罪,面子重要,是不?”
  
  聽瞭這話,老楊頭心動瞭,橫豎這羊也保不住,何必還要上法庭?於是,他站起身來,想要接過借條,賴寶急忙收回借條,塞進褲兜,說:“楊叔,羊一上車,我立馬給你借條。反正今天有這麼多鄉親見證,你不用怕的。”
  
  老楊頭隻得坐在門檻上,低著頭,他覺得窩心哪!這些羊今早還沒吃食,又看著陌生人把自己往車上趕,嚇得“咩咩”直叫。老楊頭聽瞭,心如刀割,他猛地站起身來,賴寶一見,還以為他要反悔,急忙掏出借條,向他揚瞭揚。老楊頭一看借條,耷拉著腦袋,又慢慢坐下瞭。
  
  很快,三十頭羊被趕上瞭車。大胡子關好車廂擋板,便跟賴寶討價還價起來,賴寶哪肯,兩個人吵瞭起來。
  
  正在這時,遠遠來瞭兩個法官,他們一看這情景,就問賴寶是怎麼回事兒。賴寶說這是保全的活羊,現在準備處理掉還債。
  
  法官問:“這羊保全過?”
  
  賴寶確認道:“是,我申請的。”
  
  “那好,把羊趕進羊圈。”法官解釋說,這些羊既然依法保全,那就得由法院裁定才能處理,不是誰說處理就能處理的。
  
  老楊頭聽完解釋,趕緊站起身來,打開車廂擋板,羊群一見到老楊頭,急忙挨個跳下車,跟著老楊頭回羊圈。
  
  老楊頭把羊關好,法官走到他跟前,告訴他,馬上就要過年瞭,法院領導安排法官們盡快將今年的積壓案件審理完畢。他們見老楊頭的案子一直沒交答辯狀,考慮到老楊頭的境況,決定現場審理此案。
  
  於是,法官、書記員各就各位,法官先問賴寶:“你是原告,有什麼證據支持你的訴求嗎?”賴寶急忙把手伸進褲袋,想把借條拿出來,可這一摸,奇怪瞭,借條怎麼不見瞭?賴寶急瞭,上下口袋亂摸,可還是沒有。
  
  就在這時,一個小孩說:“爸爸,你看羊在吃紙呢,羊為什麼吃紙呀?”
  
  大傢的視線一下子都轉到瞭羊圈裡面,果然,一頭羊正在咀嚼一張紙。原來呀,賴寶剛才得意忘形,借條放進放出,最後竟掉在地上也沒發覺。剛才羊群回圈,一頭羊發現瞭這張紙,便一口銜著回圈瞭。
  
  此刻,羊兒們正餓著呢,見那頭羊正美滋滋地咀嚼著紙,也紛紛張嘴過去撕扯。眼見那張紙就要四分五裂瞭,賴寶見此,大叫一聲,一個箭步跳進羊圈,想從羊嘴裡摳出借條,不承想一腳沒站穩,摔瞭個狗啃屎,再站起來的時候,滿臉沾滿羊屎疙瘩,活像個大麻子。
  
  法官忍住笑,再一次問道:“你可有證據支持你的訴求?”
  
  賴寶哭喪著臉,說:“借條被羊吃瞭,法官,你可是看到的,你要為我做主呀!”
  
  “我隻看到羊吃紙,可沒看到什麼借條。”法官一攤手,“既然你沒有證據支持你的訴求,那這案子隻能駁回起訴瞭,退庭。”說完,法官和書記員收拾完畢,轉身走瞭,留下賴寶站在羊圈邊,正發愁如何還別人的賭債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