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無效絕殺

  二戰時期,德意志軍團橫掃歐洲,比利時雖持中立原則,卻難逃德軍鐵蹄。
  
  一日,比利時一座小鎮的體育館裡,正在舉行一場特殊的籃球賽。場館內,比利時國旗被迫降落,納粹黨旗高高升起,德國將軍曼斯坐鎮,民眾跟德國士兵默默對峙,氣氛沉悶。
  
  曼斯端坐在主席臺上,聲音洪亮:“雖然兩國尚未結盟,但我相信,友好的比利時人民不會讓帝國失望!這場球賽就是友誼的見證。”說著,他摘下腕上的金表,放在桌上,“這塊表陪伴我征戰多年,今天獲勝的隊伍將贏走它!”
  
  昂貴的表鏈金光閃爍,有瞭賭註,館內登時嘩然,一掃先前的沉悶,人們的情緒被調動瞭起來。旁邊的副官微微欠身:“將軍,這塊金表可是元首的饋贈,咱們贏瞭還好說,萬一被比利時人贏去……”
  
  曼斯擺擺手,笑而不語。為瞭讓比利時放棄中立,他想試試懷柔政策。副官又來報告:“將軍,場館工作人員說籃球專用計時器壞瞭,恐怕不好比。”
  
  將軍望見場館裡的時鐘,下令道:“那就定在12點整結束吧!”
  
  比賽開始瞭,德國隊五名球員都是曼斯親自挑選,是士兵中的運動高手;而比利時這邊最厲害的,則是場下的桑切斯教練!桑切斯是個好勝心十足的人,在他執教期間,這支球隊奇跡般地保持全勝戰績。
  
  十幾個回合下來,上半場打完,德國隊比分落後,桑切斯很滿意。但從下半場開始,狀況卻急轉直下。
  
  先前勇猛的比利時隊員集體萎靡,完全變瞭樣子,運球時彎腰駝背,投籃綿軟無力,連最基本的傳球也頻頻失誤。反觀德國隊卻能正常發揮,利用比利時隊的失常,將比分追到隻差6分。
  
  桑切斯適時叫瞭暫停,訓斥道:“小夥子們,難道德國兵嚇著你們瞭?上半場領先時候的勁頭呢!”
  
  隊長抱怨道:“我覺得比賽的球有問題,跟上半場不太一樣,像是……被放掉瞭一半的氣,怎麼打都不順手,很別扭。”
  
  桑切斯搖頭否定隊長的猜疑。如果是球的問題,德國隊為什麼絲毫沒受影響,反而連續追分?他重新佈置戰術,說瞭些鼓勵的話,比賽繼續。
  
  桑切斯嘴上雖然拒絕強調客觀原因,心裡卻思索著隊長的疑問,他開始重新審視眼前的比賽。忽然,桑切斯發現,從下半場開始,場邊負責撿球的球童變得格外活躍。
  
  這時,德國隊發起進攻,一名德國球員持球過掉兩人,籃球拍擊地板發出飽滿的“咚咚”聲,接著,他將球傳給籃下的隊友,後者輕松上籃,球進瞭!
  
  比分隻差4分,按照當地的籃球規則,一方成功得分,就該換對手發球來攻。而桑切斯發現,每當球一落地,場邊圍觀的德國兵就有意無意地,用槍托把球砸出老遠,立刻有球童沖過去撿。
  
  桑切斯還註意到,那名球童撿到球,故意往觀眾席後邊繞,一層層高大威猛的德國兵擋住他矮小的身影。最終,跑回來交給裁判球的,卻是另一個球童!
  
  比賽繼續,裁判讓比利時隊發球,球發到隊長手上,又出現瞭那蹩腳的一幕—比利時隊員節奏怪異地拍打籃球,一路跌跌撞撞,幹癟的球體發出漏氣聲,跟先前在德國隊手裡的聲音截然不同。
  
  原來,兩隊打的並不是同一個籃球……桑切斯的心涼瞭半截,看來是球童借機撿球,把原先的好球偷換成漏氣的癟球,再由裁判發給比利時隊。反之,當德國隊發球時,又換回瞭好球。
  
  桑切斯把目光投向主席臺,憤憤地想,難怪曼斯舍得那麼貴重的金表,這分明就是他設計好的不公平競賽!裁判和球童敢玩這種伎倆,絕對是曼斯將軍的授意。
  
  桑切斯惱怒之際,場上的德國隊又投中一球,分差隻有2分瞭!難道,全勝紀錄要以如此屈辱的方式終結……桑切斯再次請求瞭暫停。
  
  為瞭不影響球員心情,桑切斯沒有揭穿真相,而是佈置瞭一套匪夷所思的戰術。球員們面面相覷,最終選擇服從教練安排。
  
  暫停回來,比利時隊的新打法令所有人大跌眼鏡。他們一改之前的勇猛攻勢,而是全員消極怠工。進攻時,他們在對方半場站成一排,球互相傳來傳去,待進攻時間耗盡,直接把球扔進對方手裡,然後跑回己方半場,全力防守。
  
  “這算是提前放棄瞭?”曼斯跟副官談笑風生,心生輕蔑,但很快,曼斯便意識到不是那麼回事。
  
  沒機會換回好球,德國隊員的動作也開始走樣,無法得分。比利時隊又隻做簡單的傳球,不進攻、不失誤,球不落地不出界,裁判也就沒法換給德國隊好球。
  
  兩隊僵持著,直至最後幾分鐘,分數還是沒變……桑切斯想就這樣拖死對手。
  
  曼斯從主席臺上站起來,用德語向場內吼瞭幾句。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