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珍珠翡翠白玉盆

  隨著大明王朝土崩瓦解,大批太監從宮裡逃瞭出來,趙希就是其中之一。
  
  比起其他太監,趙希腦子活,主意多。他知道這兵荒馬亂的,自己又沒一技之長,出去根本混不下去。於是臨走時,趙希想方設法從皇宮庫房裡順瞭一件老寶貝—漢白玉的一個盆!這盆不大不小,通體晶瑩透亮,上面鑲嵌著珍珠,點綴著翡翠,看上去有年代瞭,怎麼說也算得上一個稀罕物件。
  
  憑著在皇宮多年的耳濡目染,趙希對珍寶玉器有著較強的鑒賞力。於是,他隱姓埋名,在京城開瞭一傢玉器店,還收瞭一個徒弟—三子。開始時,生意不好,可為瞭不惹禍上身,多艱難他也沒敢把那白玉盆出手。
  
  轉眼過瞭好幾年,日子安穩瞭不少,趙希覺得是時候把寶貝出手、大賺一筆瞭。他盤算著,這寶貝要賣,就得賣個高價!自己一個太監,沒子沒孫的,就靠這錢養老呢。可要想賣個好價碼,僅憑這白玉盆本身的價值恐怕遠遠不及。要想提價,最好給它編一個令其身價百倍的傳奇故事,可是趙希翻來覆去好幾個晚上,也沒想出啥名堂來。
  
  這天,徒弟三子從外面回來,興沖沖地說:“師傅,我剛從街上聽說書的講瞭個段子,特有意思,給您講講解解悶啊!”於是,三子拿起雞毛撣子,邊幹活邊講瞭起來:
  
  話說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一次兵敗,與徐達、常遇春等人失散,饑寒交迫下,暈倒在一間破廟門口,被兩個叫花子救起。叫花子將剩飯、白菜幫子還有一些爛豆腐煮在一起,熬成熱湯喂給朱元璋。落難的朱元璋覺得十分美味,深深地記下瞭這救命的“珍珠翡翠白玉湯”。幾年後,朱元璋打下瞭江山,當起瞭皇帝,憶苦思甜,下令大量烹制“珍珠翡翠白玉湯”來犒賞三軍。盡管那湯又酸又餿,人們卻也不敢不喝……
  
  故事講完瞭,三子打著哈哈問:“怎麼樣師傅,有意思吧?”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趙希一下子被點化瞭似的跳起來,念叨著:“對啊,就叫珍珠翡翠白玉盆!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專用的湯盆!這下可圓滿瞭,定能賣個好價錢!”
  
  三子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迷茫地看著師傅瘋魔般興奮的樣子。趙希好一會兒才平靜下來,把白玉盆拿出來,告訴徒弟這是鎮店之寶,寶貝的身世呢,就是剛才他說的那個朱元璋的段子。至於自己是前朝太監的事,趙希可沒透露。
  
  三子的嘴當即張得溜圓,說:“師傅,您真是高人。常言道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以後我就管您叫爹啦!爹,您放心,這寶貝和來歷我都知道瞭,一定幫您賣個好價錢!”
  
  其實,三子心裡明白,師傅這麼大歲數無妻無子,早有人議論他可能是前朝的太監。眼下又有寶貝,認他當爹,沒自己的虧吃。
  
  於是,對這珍珠翡翠白玉盆的推銷,三子可是打起瞭十二分的精神。一方面,他像說書的似的,到酒樓、茶館、戲園子繪聲繪色地講這寶貝的故事;另一方面,他又在店門口豎起瞭告示牌,聲稱要想見識鎮店之寶,要付白銀二十兩。
  
  這些連環招數果然奏效,京城的達官顯貴、文人墨客紛紛爭相前來一睹寶物風采,小店門前經常排起長隊。隻是這湊熱鬧的多,真心想買的卻少,即使想買,也出不起趙希想要的價,慢慢地,人們的熱乎勁兒就過去瞭。
  
  師徒倆正著急,這天,一個年輕公子在一名少年隨從的陪伴下來到店裡,開門見山說要買那珍珠翡翠白玉盆。三子急於立功,獅子大開口說:“非一千兩白銀不賣。”
  
  沒想那年輕公子沒講價,隻是問瞭句:“這真是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用過的嗎?”
  
  三子別的不行,溜須拍馬、誇張逢迎那可是張嘴就來,他說:“小爺,您上眼看、著耳聽,這玩意兒可不一般啊,絕對是前朝朱元璋登基時用過的吉祥物!一個喝剩菜湯的和尚,有瞭這珍珠翡翠白玉盆,就成瞭高高在上的皇帝!何況您這一身貴氣的少爺,有瞭這寶貝,至少也能當個手握大權的大官不是?”
  
  隻是習慣性的隨口奉承,三子也沒想買賣就能成,可是那年輕公子似是十分受用,說:(www.rensheng5.com)“好,沖你這話,這寶貝小爺我要瞭!來,給銀票。”說著,回身朝那隨從伸手要錢,就要付賬。隻是那小隨從找瞭半天,銀票加現錢,也隻湊瞭八百多兩。其實賣這個價錢就已經很不錯瞭,三子緊張得直冒汗,剛要主動落落價,哪知道那年輕公子真是個爽快人,從腰間解下一塊玉佩,遞給三子說:“你看看,加上這個夠不夠?”
  
  三子接過那玉佩,隻覺觸手溫潤,日光下一照,水頭極好、毫無瑕疵,可是他不敢擅自做主,來到後堂請示師傅。
  
  趙希聽瞭事情的來龍去脈,見那大把的銀票現錢,早就喜不自勝,再接過那玉佩瞅瞭一眼,隻這簡單一打眼,趙希驚喜地發現,這玉佩絕非凡品,價格絕不止五百兩白銀,發瞭,真是發瞭!他顫抖著雙手,朝三子重重地點瞭點頭。
  
  這筆買賣做成瞭,三子在店裡的地位馬上就不一樣瞭,趙希一改往日的犀利刻薄,把店裡的賬務、貨品都交給三子打理,甚至鑒寶的一些方法也毫無保留地傳授,就連語氣也甚是親熱。
  
  可令趙希師徒沒想到的是,好事還在後頭哩!
  
  這天早上,店門剛一開,一個少年帶著一群侍衛就進來瞭,聲稱:“皇上有賞!”
  
  接著,侍衛們走馬燈似的端上來各種賞賜,什麼珍珠瑪瑙、古玩字畫、新奇玩物,甚至還有珍饈美味,直美得三子跪在地上,一個勁地磕頭如搗蒜。好半天才記起這少年,不正是那日年輕公子的隨從嗎?皇上賞的,難不成那年輕公子就是當今皇上?
  
  還真讓三子猜對瞭,那一擲千金的小爺正是順治皇帝。已經成年的他卻依舊要屈服於攝政王多爾袞之下,毫無實權,令他終日苦悶。那日微服出遊本是為瞭散心,無意間聽說瞭珍珠翡翠白玉盆的“典故”,覺得甚是有趣,又聽瞭三子的忽悠,說什麼得玉盆得實權大官什麼的,一激動就買下瞭這個寶貝。本來也沒什麼,可是不久後,礙眼的多爾袞突然暴斃,他終於等得政權回歸,順治開心不已,頓時覺得是這個寶貝顯靈,當即派人去那店裡大加恩賞。
  
  又過瞭沒多久,突然有一天,趙希從外地拜訪老友歸來,對三子說:“兒啊,以後這店你就是掌櫃瞭,師傅老瞭,該享清福嘍。”打這天起,趙希真的再也沒到店裡來。
  
  再說三子,被一連串天降的大餡餅砸得暈頭轉向,心說師傅你走得好啊,這些寶貝正好全是我的瞭,還夢想著要擴大店面,當首富、做大官呢。可是他的美夢沒做多少日子,就大禍臨頭瞭。
  
  一天,又擁進來一夥侍衛,不由分說把三子來個五花大綁,傢產財物沒收充公,店門也被貼上瞭封條。三子到死還在高喊冤枉,他不明白那些人口中的“欺君之罪”到底是個啥意思。
  
  謎底直到趙希一年後重返京城才揭開,得知店裡果真出瞭事,三子成瞭替死鬼,趙希心頭說不出的滋味。
  
  趙希來到亂葬崗,也不知哪座墳頭才是三子的,隻是喃喃自語:“兒啊,是我害瞭你啊,我也是後來聽老友相告才知道,那珍珠翡翠白玉盆兒本是個後宮夜壺!咱們往湯盆上引,若引來個不識貨的主,賺上一筆也就罷瞭,可你偏偏引來瞭小皇上,就算小皇上年幼無知,可時間長瞭,他身邊的老人兒能認不出來嗎?這場劫,真真是躲不過的……唉……”
  
  原來當年,賣出寶物才得知真相的趙希,本能地意識到大難要臨頭,隨即又一次逃跑避禍……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