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隔座有耳

  牛大力在外打工,聽說兒子考上瞭重點高中,他高興得支瞭工錢請瞭假,連夜登上瞭回鄉的綠皮火車。
  
  凌晨時分,牛大力被一陣說話聲吵醒,他揉眼一瞧,原來是鄰座一個婦人正在打電話,聲音很著急,聽上去好像是孩子生病瞭,她囑咐老公騎車送孩子上診所什麼的。
  
  大約又坐瞭站把路,牛大力突然覺得肚子不舒服,便迷迷糊糊地起身,去瞭車廂連接處的衛生間。他剛褪下褲子,就聽見“咚”的一聲,屁兜裡有個紙包滑落到蹲坑裡瞭。
  
  “糟糕!錢掉瞭!”牛大力渾身一個激靈,顧不得提褲子,急忙伸手去抓,但還是慢瞭半拍,蹲坑原本就很滑溜,再加上列車的震動,紙包竟順著蹲坑的洞口,“哧溜”一聲掉到車子底下去瞭。
  
  那紙包,正是牛大力向老板支取的六千塊工錢。他怕夜裡犯困,錢被人順走,特地把裝錢的紙包塞進內褲的屁兜裡,但萬萬沒料到,竟發生瞭這樣的意外!望著那個黑乎乎的洞口,牛大力急得抓耳撓腮,無奈之下,他找到列車乘務員,求他幫忙想想法子。
  
  聽瞭牛大力的訴說,乘務員告訴他,老式列車上的蹲坑都是直通路面的,也就是說,那六千塊錢此時已不在車上,而是掉落到鐵路上的某個地方瞭。
  
  得知牛大力的錢是用牛皮紙包好的,乘務員就安慰他:“現在是半夜,鐵路上沒什麼人,錢被人撿去的可能性很小。幾分鐘後,列車將在興縣火車站停靠,你下車趕緊回去找,應該能找著。”乘務員還根據牛大力的描述推算瞭一番,讓他下車後徑直打車到一個叫楓樹嶺的道班點,在道班點往東一二百米的范圍內仔細搜尋……
  
  下瞭車,牛大力按照乘務員的指點,急急火火地趕到瞭楓樹嶺道班點。他向四下張望瞭一下,沒看見一個人影,便松瞭口氣,滿懷希望地沿著鐵路搜尋起來。
  
  但來來回回找瞭十多回,卻仍不見那包錢的蹤影!牛大力徹底絕望瞭,便心不甘情不願地走下瞭鐵道。可就在他想拐彎走上馬路時,卻被停在暗處的一輛三輪摩托撞瞭個趔趄。牛大力惱怒地瞪瞭那車一眼,卻見車上沒人,更奇怪的是,車鑰匙居然還掛在車上……
  
  牛大力心裡一動:莫非這是老天爺給我的補償?他望望四下無人,腦子一熱,跨上車子,鑰匙一擰,“突突突”地把車子騎走瞭。
  
  騎出四五裡地後,牛大力正盤算著是一路開車回傢,還是找個廢品店出手換點路費,卻突然聽見車廂裡傳來一陣哼哼聲。
  
  “車裡竟然有人!”牛大力吃瞭一驚,趕緊停下車,小心翼翼地轉到車後,提心吊膽地朝車廂裡一看,嘿!裡面竟有一個毛毯裹著的小男孩,看上去隻有一兩歲。
  
  望著孩子紅撲撲的小臉蛋兒,牛大力腦子一熱,突然湧出一個邪惡的念頭:這男娃要是轉個手,賺個幾萬肯定不成問題。牛大力把車子停在一個僻靜的地方,掏出手機,把這一路的遭遇向媳婦做瞭“匯報”,並且半認真半開玩笑地,把賣孩子的想法告訴瞭媳婦。
  
  媳婦聽後,狠狠地數落道:“這麼傷天害理的壞主意,也虧你想得出!你忘瞭三年前,你順手牽走人傢一頭牛,被關瞭半年多的舊瘡疤瞭?拐賣人口那可是重罪啊!牛大力!你沒皮沒臉不打緊,可別再給咱兒子丟人瞭!”
  
  媳婦這通數落讓牛大力清醒瞭,他囁嚅道:“那……你說該咋辦呢?”
  
  “還能咋辦?看附近有沒有派出所,把那車連同孩子一塊兒交瞭唄!”
  
  關上手機,牛大力嘆瞭口氣,嘟噥道:“孩子可以不要,丟瞭六千塊,拿這三輪摩托補償點損失總不過分吧。”
  
  牛大力照媳婦的吩咐,就近找到個派出所,他抱著小孩進瞭接待室,見裡間一個值班民警正在接電話。牛大力聽那民警答應瞭一聲:“是,我馬上安排佈控!”隨後掛斷電話走瞭出來。
  
  牛大力指著懷裡的孩子對民警說:“我路過鐵路邊,見這小孩被扔在路邊沒人管,怪可憐的,就一路捎到所裡來上交瞭。”
  
  民警聽後,哈哈一笑,直視著牛大力,問:“你是不是還順帶撿瞭個摩托車啊?”
  
  牛大力聽瞭,心中一驚:這警察也太厲害瞭!看來,連昧個摩托車的主意也得落空瞭,便不好意思地點瞭點頭。民警安頓牛大力坐下,又到隔壁房間打電話去瞭。
  
  不一會兒,闖進來個理著小平頭的年輕男子,他一把從牛大力手裡奪過孩子,帶著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神情說道:“我的寶兒呀,可找到你瞭!”
  
  那孩子摟著小平頭的脖子,也一個勁嚷嚷著,聲音盡管含混不清,但牛大力還是聽出來瞭,這孩子是在喊“爸爸”……
  
  從派出所出來,小平頭一邊不停地道謝,一邊盛邀牛大力上他傢去坐坐,牛大力這才記起自己已經十幾個小時沒吃東西瞭,就沒多推辭,跟著去瞭。
  
  剛坐下不久,一個婦人急急火火地回來瞭,抱過孩子親瞭又親。不用問,這準是孩子媽瞭。牛大力覺得她有些面熟,似乎在哪裡見過,可又實在想不起來瞭……
  
  過瞭好一會兒,那婦人註意到瞭牛大力,勉強從牙縫裡擠出個“謝”字,臉卻紅到瞭脖子根……
  
  牛大力回到傢,媳婦在整理牛大力的挎包時,吃瞭一驚:錢不是丟瞭嗎?怎麼又回來瞭?再一數,更不對,除瞭用牛皮紙包好的六千塊,還多出瞭四千散鈔!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牛大力竭力回想路上的每一個細節,終於琢磨出瞭個大概。
  
  原來,那小男孩的媽,就是昨晚火車上鄰座打電話的婦人!牛大力丟瞭錢,找來乘務員幫忙時,那個婦人看似閉眼睡著瞭,卻一直在偷聽他和乘務員的談話。巧的是,那婦人的傢離楓樹林道班點不遠。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她聽到乘務員讓牛大力到楓樹林道班點附近找錢後,起瞭壞心眼兒,偷偷地給傢中的老公發瞭短信,讓老公先牛大力一步去找錢。
  
  小平頭接到短信,興許剛陪孩子打完吊針呢,有這天上掉下來的便宜,不撿白不撿,他連傢都不回瞭,載著孩子徑直來到鐵路上,車鑰匙也顧不上拔,便摸黑去找牛大力丟失的那包錢。小平頭找著那包錢,沿著鐵路往回走時,卻遠遠地看到有個人影上瞭鐵路。不用說,這人準是那失主瞭。小平頭便急忙溜下鐵路,在旁邊一個隱蔽處躲瞭起來,等牛大力找瞭一陣,失望地離開瞭鐵路,他才從藏身處出來,準備騎上車子回傢。可是,來到原先停車的地方,小平頭卻急眼瞭,連車帶孩子全不見瞭蹤影!
  
  後來呢,小平頭找不到車和孩子,大概就打瞭110報警。牛大力把孩子送到派出所時,值班民警正接聽指揮中心的佈控電話來著,民警見到孩子,也就立即聯系傢長來領孩子……
  
  怪不得那婦人見送回兒子的大恩人是牛大力時,臉會紅瞭個透,難為情啊!一心想著占人便宜,反倒差點把自己孩子給賠進去瞭。後來,那夫婦倆還算良心發現,不光把昧來的六千塊錢悄悄歸還瞭牛大力,還往包裡多塞瞭四千……
  
  想明白這些之後,牛大力慶幸之餘,也有點後怕:要不是聽媳婦的話,主動把孩子上交瞭,被佈控的警察抓住,給安個“拐賣人口”的罪名,那就麻煩大瞭!
  
  面對這多出的四千塊錢,媳婦問牛大力該咋辦,牛大力知道媳婦這是有意試探自己,因此,他幹脆利落地答道:“自傢的錢物歸原主,多餘的錢,一分不要,全退回去!”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