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給大帥剃頭

  民國初期,軍閥混戰,百姓飽受戰火之苦。
  
  有一位剃頭匠,姓丁,手藝那個好啊,一把剃刀在他手裡,就像是活瞭!丁師傅曾給眾多街坊表演過一個絕活:蒙著眼睛,一手按著一塊豬肉,另一隻手用剃刀輕輕一拉,一片方方正正、薄如蟬翼的肉就下來瞭。您說,就這手藝,能不出名嗎?每天,他的店一開張,來剃頭的人絡繹不絕。
  
  丁師傅收瞭一個徒弟,叫小石頭。小石頭聰明伶俐,師傅傳個眼神,他就知道該幹什麼。
  
  幾年過去,小石頭不但繼承瞭丁師傅的剃頭手藝,還學會瞭按摩,估計再練幾年,就能超過師傅瞭。
  
  按說,以師徒倆的本領,衣食無憂,也沒什麼煩惱事,這日子也夠舒坦的瞭,可是小石頭卻總想不通一件事,那就是每當店裡來瞭普通百姓,丁師傅總讓他過去給人傢剃頭;要是來瞭富貴點的客人,丁師傅就親自動手,即使小石頭閑著,他也不喊。
  
  有一次,丁師傅說:“小石頭,你是個聰明的孩子,師傅對你的期望很高。要知道咱們這一行,雖為毫末技藝,卻是頂上功夫,給達官顯貴剃頭呢,講究頗多,是非更多,現在的世道不太平,稍不留神就會惹麻煩,等你以後經驗足瞭,再和他們打交道也不遲呀!”
  
  剛開始,小石頭還能聽師傅的話,可隨著手藝的提高,閱歷的增長,他覺得自己的本領很不錯瞭,師傅還是不讓他挑大梁,漸漸地,小石頭就有點不滿瞭。
  
  有一天,丁師傅的妻子病瞭,小城裡的郎中治不好,丁師傅隻好帶著妻子去幾十裡外的縣城醫治,臨走前,他吩咐徒弟看好店鋪,有什麼事等他回來再說。
  
  傍晚,幾個當兵的進瞭鋪子,為首的一個大個子軍官問道:“丁師傅在嗎?我們大帥請他剃頭。”
  
  原來,幾個月前,從南方開過來一支部隊,暫時駐紮在小城,軍隊的大帥姓閆,最近,都是找丁師傅給他剃頭的。今兒個,這些人就是閆大帥派過來請丁師傅的。
  
  小石頭說:“軍爺,對不住瞭,我師傅有事外出啦,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趕回來。”
  
  大個子有點失望地搓搓手:“哎呀,城裡就數老丁師傅手藝好,他人又不在,大帥明天還要見客人,看來要請別人過去剃頭瞭。”說罷,他就往外走。
  
  這時,小石頭暗想:能給大帥剃頭,豈不是美差?我學瞭這麼久手藝,有什麼好擔心的?
  
  想到這裡,他追上大個子軍官,說:“軍爺,我是丁師傅的徒弟,要不我過去給大帥剃頭吧?”
  
  軍官打量瞭一下小石頭,點點頭:“好,走吧。”於是,小石頭背上傢夥,跟他們走瞭。
  
  到瞭大帥府,大個子軍官陪著小石頭進瞭門,對著太師椅上一個精瘦的老頭“啪”地敬個禮:“大帥,丁師傅外出,這小夥兒是他徒弟,叫小石頭,您看可成?”
  
  老頭瞇著眼睛,點點頭。
  
  小石頭趕緊上前,伺候大帥洗頭,洗好後,給大帥圍上圍佈。隻見他左手按在大帥頭上,拇指將頭皮微微繃緊,右手拿刀輕輕往下刮,隨著“嗤嗤”的聲響,濕漉漉的頭發“刷刷”直往下掉。旁邊站著保衛大帥的副官和親兵,他們握著槍,緊緊盯著小石頭拿剃刀的手,尤其是一位姓李的副官,那眼神似乎要吃瞭小石頭。小石頭卻不緊張,鋒利的剃刀在他手上運用自如,無絲毫差錯。
  
  剃好之後,小石頭又給大帥剃須、掏耳,還拿出自己的按摩絕活,揉肩、展臂、捶背,把大帥上半身骨骼放松個遍。為瞭討大帥喜歡,小石頭還多按瞭幾遍。再瞧那大帥,居然閉上眼睛,舒舒服服地睡著瞭。
  
  小石頭繼續按摩著,最後一招是敲頂,隻見他左手掌覆在大帥天靈蓋上,右手握空心拳,在掌背上輕輕一敲,隻聽“嗒”的一聲輕響,這才完工。
  
  大帥醒來,照照鏡子,真是容光煥發,他“哈哈”一笑,差李副官拿出幾塊銀元賞給小石頭,還讓大個子軍官客客氣氣地把小石頭送出門。
  
  小石頭回到店鋪,把掙來的銀元放在桌子上,疲憊地睡著瞭。到瞭半夜,他突然被一陣敲門聲驚醒,是丁師傅回來瞭。
  
  原來,丁師傅在縣城安頓好妻子後,就急匆匆趕回來拿東西,準備交代一番後再走。他看見桌子上的銀元,忙問是怎麼回事,小石頭就把給大帥剃頭的來龍去脈告訴瞭師傅。
  
  丁師傅聽瞭事情的經過,仔細地詢問瞭小石頭伺候大帥的細節,不禁驚出一身冷汗,指著小石頭說:“臭小子,師傅臨走時讓你好好看店,有什麼事等我回來,你可沒把我的話聽進去呀,這次果然惹麻煩瞭,你快隨我到縣城躲一陣子吧,咱馬上就走!”
  
  小石頭不樂意瞭,委屈地說:“這些年,師傅總讓我給窮老百姓剃頭,(www.rensheng5.com)就是幹到老,又有什麼出息?徒兒已經長大,也要幹出一番事業來呀,靠手藝吃飯,咱能有什麼麻煩?怎麼也不至於躲起來、讓鄉親笑話吧?我看是師傅想多瞭,徒兒不連累您,這就搬回自己傢住,這輩子我還是您徒弟,以後還給您養老送終!”
  
  說完,小石頭“撲通”一聲跪下,給丁師傅磕瞭三個響頭,然後收拾好東西,頭也不回地搬出瞭鋪子。丁師傅老淚縱橫,長長地嘆瞭一口氣……
  
  幾天後的一個傍晚,小石頭的傢響起一陣“砰砰”的敲門聲,開門一看,還是那個大個子軍官,帶著幾個當兵的。
  
  一見小石頭,大個子笑著點點頭:“小兄弟,大帥相中瞭你的手藝,今天能不能再過去一趟?”
  
  小石頭點點頭:“好,好,這是大帥看得起我呀!”他收拾好東西,跟著大個子走瞭。
  
  月亮已經掛上瞭樹梢,周圍幾乎沒瞭行人,冷冷清清的,小石頭越走越疑惑,他在想,咦,這不是原來的路,好像是在往郊外走呀,他越想越不對勁,便問:“軍爺,這是往哪兒走啊?”
  
  誰知剛才還很和藹的大個子軍官突然變得兇神惡煞,喝道:“少廢話,走!”
  
  小石頭哭哭啼啼,跟他們走到郊外一處荒地,幾個當兵的已經在拉槍栓瞭,小石頭不禁腿一軟,哀號道:“軍爺,冤枉呀,我到底犯瞭什麼罪?”
  
  大個子軍官獰笑道:“不冤枉,小兄弟。”
  
  小石頭哭著說:“上次、上次我就是剃頭呀,沒幹什麼出格的事,連按摩都按瞭兩遍,大帥還舒舒服服地睡瞭一覺,還賞瞭我……”
  
  “所以你該死,”大個子軍官冷笑著說,“實話告訴你,不是大帥要殺你,而是李副官想要你死,他說我們這支部隊,南征北戰,殺人無數,不知結瞭多少仇傢。為防暗算,大帥本人連吃喝拉撒都提防著,才平安活到現在。你倒好,手裡握著雪亮的剃刀,好好剃頭就是,偏要用按摩把大帥整得睡著瞭,要是以後你被賊人買通,趁大帥睡著,一剃刀下去怎麼辦?”
  
  小石頭哭著說:“軍爺饒命呀,我哪知道這規矩呀?我、我遠走他鄉還不行嗎?”
  
  大個子軍官搖搖頭,說:“晚瞭,李副官還說,日子久瞭,大帥被你那通手法伺候得上癮瞭,心裡必然惦記,怎麼舍得你走?思來想去,最好的方法就是殺瞭你,這樣大帥才沒念想,最多埋怨幾句,好啦,送你上路!”
  
  幾聲槍響過後,小石頭睜著眼,倒在瞭血泊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