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跟蹤者

  安妮是羅頓城黑幫老大的情婦,她巧設美人計,卷走瞭幫派一大筆錢。這天,安妮正開著一輛從黑市買來的套牌車,趕往最近的港口,她打算伺機偷渡出境,從此就逍遙瞭。
  
  然而,沒開多久,安妮發現有一輛黑色汽車緊緊地跟著她。她開得快,黑色汽車也開得很快;她把車速降下來,那輛車也跟著慢下來。直覺告訴安妮,自己可能遇上麻煩瞭。因為她心裡很清楚,卷走的錢在黑幫老大看來並不是致命的,自己知道太多黑幫的內幕,這才是最讓黑幫老大心裡不安的。
  
  安妮覺得如果再開下去,天黑瞭會更危險,見路邊有一傢小旅館,她索性停瞭下來,心想人多一點的地方安全一些,然後再找機會擺脫跟蹤者也不遲。
  
  旅館對面有一個簡陋的停車場,安妮把車停好,匆匆走進瞭旅館,招呼老板說:“你好,我想要一個房間。”
  
  旅館老板的笑容很和藹,他說:“當然可以,不過請先登記一下個人信息。”
  
  安妮遞上瞭一張假證件。
  
  旅館老板接過證件看瞭看,然後抬起頭,仔細打量瞭一番安妮,說:“證件顯示您是住在迪娜利亞市,可是聽您的口音,卻很像羅頓城的……”
  
  安妮悄悄往門外瞄瞭一眼,那輛黑色汽車也停在瞭旅館門前,可是車裡並沒人下來。安妮有些焦躁,不耐煩地回答:“我是哪裡的口音,應該不影響我住店吧?”
  
  旅館老板笑笑,說:“當然不會,樓上202房間,請拿好您的鑰匙。”
  
  安妮剛進房間沒多久,就聽見樓道裡有動靜。安妮從門鏡裡看到,一個金發的年輕人走近瞭,他正拿著鑰匙,準備打開對面房間的門,可與此同時,年輕人回過頭來,深深地望瞭望安妮的房門。安妮心中“咯噔”一下,她覺得這個年輕人應該就是跟蹤者。
  
  整整一個晚上,安妮都沒怎麼睡覺,她很擔心有人會突然闖進來,幹掉自己。
  
  第二天,安妮早早起床,她想找另一條可以通往港口的路,以便擺脫跟蹤者。但她很快發覺自己的想法太簡單瞭,因為她前腳剛出旅館,對面的年輕人也跟著走瞭出來。
  
  安妮的心“怦怦”直跳,感覺自己的處境十分危險,直到她看到前方不遠處有一個警亭,這才放下心來。她想,至少跟蹤者不會這麼明目張膽地動手,不由得膽子也壯瞭很多。
  
  突然,安妮停下腳步,轉過身,緊緊盯著跟蹤她的年輕人。年輕人顯然對安妮這一舉動始料未及,一臉尷尬地愣在那裡。
  
  安妮看到年輕人的窘態覺得好笑,她開始懷疑自己的猜測,黑幫怎麼會派個菜鳥來對付自己呢?
  
  於是,安妮故作輕松地調侃道:“先生,您好像跟蹤我很久瞭,如果您是因為‘喜歡’我才跟蹤我的話,那麼很遺憾地告訴您,我已經有丈夫瞭。”
  
  年輕人的臉變得更紅瞭,支支吾吾地說:“沒、沒,隻是順路。”
  
  就在這個時候,隻聽“啪”的一聲,一把水果刀從年輕人身上掉瞭出來。年輕人趕緊撿瞭起來,解釋道:“口、口袋漏瞭。”然後,匆匆地轉身跑掉瞭。
  
  看到這一舉動,安妮再次提高瞭警惕,看來這個傢夥,真有可能是個危險分子啊!
  
  安妮怕滯留在外面會有危險,加快腳步回到瞭旅店。旅店老板看到安妮慌張的樣子,笑著問道:“美麗的女士,住您對面的年輕人是您的追求者嗎?”安妮並沒有理睬他,徑直上樓回瞭房間。
  
  晚上,安妮心亂如麻,她沒有開燈,站在窗邊,腦子裡飛快思考著該如何擺脫跟蹤者。
  
  窗口的位置正好可以清楚地望見停車場。忽然,安妮發現她的車後面,隱約有個人影,還有一束手電似的亮光晃來晃去。
  
  難道有人偷車?安妮一驚,披上衣服匆忙地下瞭樓。
  
  待安妮走近,那個鬼鬼祟祟的人也不禁嚇瞭一大跳。在昏暗的燈光下,安妮看清瞭,就是那個跟蹤自己的年輕人!
  
  安妮鼓起勇氣,質問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年輕人看到突然出現的安妮,一句話也沒說,就慌慌張張地跑回瞭旅店。
  
  安妮起瞭疑心,年輕人會不會在自己的車上做瞭什麼手腳?於是,她仔細查看瞭汽車底盤,果然發現瞭一個小鐵盒子。安妮知道,這是汽車炸彈的底座。給敵人車上安裝汽車炸彈,是黑幫暗殺的常用手法,於是她更加確信:跟蹤者一定是黑幫派來的殺手無疑。
  
  安妮七手八腳地拆掉底座,暗自慶幸自己及時發現,否則第二天她隻要一發動車子,瞬間就會粉身碎骨。
  
  回到房間,安妮思來想去,覺得必須先下手幹掉跟蹤者,自己才能順利出逃。(www.rensheng5.com)於是,她翻出瞭一個玻璃瓶,裡面裝著足以讓人喪命的毒藥。安妮把毒藥摻在瞭飲料裡,準備在明早旅店送餐時偷偷替換下來,讓旅店老板把有毒的飲料送進年輕人的房間,這樣就可以殺人於無形之中瞭。
  
  安妮正盤算著,門鈴響瞭。透過門鏡一看,敲門的正是那個年輕人,這讓安妮大感意外。她隔著門問:“這麼晚瞭,您有什麼事?”
  
  年輕人低聲說:“請您……把門打開,我有事想……跟您商量。”
  
  安妮不想開門,正想用什麼理由推辭,這時,樓下傳來哈哈大笑的聲音,那是旅店老板在看電視。安妮的心情又稍微安定瞭些,她想,畢竟這是在旅店,殺手再大膽,也不敢這會兒動手吧……
  
  透過門鏡,安妮看到年輕人低著頭,不停地舔著自己的嘴唇,欲言又止。突然間,一個絕妙的念頭劃過瞭她的腦海。
  
  安妮把門開瞭一條小縫,擠出一絲微笑,說:“不如你先喝點飲料吧,然後我們再談事情。”安妮順手把有毒的飲料遞給瞭年輕人。年輕人似乎覺得受寵若驚,接過飲料一飲而盡。
  
  安妮沒想到自己的計劃竟然這麼容易得手。可能因為藥毒性很大,年輕人還沒來得及說話,就捂著肚子倒在地上,不一會就沒呼吸瞭。
  
  安妮見四下沒人,趕緊把年輕人的屍體拖進瞭房間,長舒瞭一口氣。就在這時,安妮聽見年輕人衣兜裡有手機的響鈴聲,她掏出手機,打開一看,發現裡面有一條還沒來得及發出的短信:
  
  “親愛的莉莎,前兩天,我幸運地發現瞭一輛車牌號為‘LISA914’的汽車,竟然有這麼巧合的事情,車牌號竟然是你的名字和生日組成的!我想把車牌買下來,送給你做生日禮物。你知道的,我一直有社交恐懼癥,而且最怕和陌生人打交道。不過為瞭你,我一定努力和車主商量,愛你的波爾。”
  
  “LISA914”正是自己開的套牌車的車牌號!天哪!自己竟然殺瞭一個無辜的人。還沒等安妮回過神來,安妮的房門再次被敲響瞭。安妮匆忙把屍體拖進衣櫃,然後把門打開。
  
  一個黑洞洞的槍口頂在瞭安妮的頭上,持槍的正是旅店老板。
  
  安妮至死也想不到,這傢旅店是黑幫洗錢的地方,旅店老板才是黑幫中有名的殺手。從安妮進入旅店,老板就認出瞭安妮,隻是苦於年輕人一直跟在安妮左右,旅店老板又摸不清年輕人的身份,怕是警方派來的臥底,才遲遲不敢動手。
  
  旅店老板本想在安妮的汽車上安置炸彈,卻又被為瞭車牌號而夜不能寐的年輕人給攪局瞭。直到他從攝像頭裡看到安妮在樓道裡殺死瞭年輕人,這才放心大膽地上來行動……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