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鐘點工

  春娥今年四十歲瞭。一年前,傢裡橫生變故,為瞭維持生計,她不得不四處打工。
  
  這天,她走進一傢傢政公司,想找一份鐘點工的活。工作人員接待瞭她,一番交談後,工作人員從登記簿上抄下一個電話號碼給她,讓她與一個叫秋芬的女人聯系。
  
  然而,與秋芬見面後,事情就大大出乎春娥的意料瞭。
  
  秋芬與春娥年齡相仿,盡管衣著光鮮,高貴脫俗,但淡淡的脂粉分明蓋不住臉上的憂鬱。
  
  秋芬上上下下打量瞭春娥一番,然後,禮節性地遞給她一杯水,說:“我要的鐘點工,是不需要做體力活的。”
  
  春娥瞪大瞭眼睛,心裡忐忑起來,可自己隻有做體力活的本事啊!
  
  秋芬接著又說:“錢也不是問題的,隻要你能做。”
  
  春娥的眼睛裡擠滿瞭疑惑,同時也夾雜著一絲希望,因為,她最大的問題就是錢,否則她是不會來做鐘點工的。
  
  房間裡又靜瞭一會,秋芬抬起頭問:“春娥姐,是這樣的,每天上午八點至十一點,你能陪我丈夫說話嗎?”
  
  “啊?不……不能……”春娥一驚,脫口而出,隨即站起身。
  
  秋芬一笑,不動聲色,示意春娥坐下,說:“看你緊張的,我丈夫是一個……植物人……”
  
  “哦……”春娥渾身一顫,杯中的水濺出來,從指縫間一點點往下滴,像淚水一樣。
  
  “你怎麼啦,春娥姐?”這回吃驚的是秋芬,她睜大眼睛,望著眼前的春娥,說,“要是不想做,也沒關系,我也不勉強你。”
  
  春娥放下手中的杯子,很快恢復瞭鎮靜,對秋芬說:“不,我想試試看!”
  
  秋芬眼睛一亮,輕輕呼出一口氣,感激地對春娥說:“你是第一個答應試試看的人,謝謝你!”
  
  說著,秋芬起身,從抽屜裡拿出幾頁紙遞給春娥,說自己把平日裡陪丈夫說的話,都寫在紙上瞭,(www.rensheng5.com)她隻要照著上面的說就行瞭。當然,能帶點感情是最好的,秋芬還說,若是以後說得熟瞭,春娥想怎麼說都可以,隻要是那個意思就行瞭。其實,對喚醒他,自己已經不抱什麼希望瞭……
  
  接下來,春娥拿著那幾頁紙,跟著秋芬走進一間明亮潔凈的房間。房間裡散發著一縷縷幽香,應該是從桌上的那盆蘭花裡飄出來的。床前擺放著一雙皮鞋,光亮亮的,像剛脫下不久似的臥在那裡,等著主人去穿它。
  
  秋芬走近床,拉開尼龍蚊帳,對著沉睡的男人說:“明,我又來陪你說話瞭……”
  
  秋芬側過頭,用眼睛暗示春娥,可以接著她的話試試看瞭。
  
  春娥的雙眼從紙上移開,有些模糊地落在男人昏睡無光的臉上,她慢慢張開抿著的嘴唇,接著秋芬的話往下說:“明,你知道嗎,今天是你熟睡的第……”
  
  春娥打住瞭,略帶歉意地望瞭一眼秋芬,說:“對不起,我說得太快瞭。”
  
  秋芬笑瞭:“沒事的,你這是第一次。”
  
  春娥擠出一絲微笑,繼續說:“明,今天是你熟睡的第三百七十一天。你呀,真的不能再睡瞭,因為你的母親病瞭在住院,你的芬要去公司打理,你的寶貝女兒苗苗還等著你帶她去郊遊。明,你還記得嗎?那天是三月十號,星期日,驚蟄節後的第五天,苗苗要你帶她去郊外放風箏,聽蟲子青蛙唱歌。明,你是個好爸爸,把公司重要的應酬都推掉瞭,和我一起手牽手帶著女兒去郊外。一路上,你和苗苗唱著歌,先唱《拔蘿卜》,再唱《采蘑菇的小姑娘》。眼看就要到郊外瞭,這時,一輛摩托車迎面向我和苗苗沖過來。情急之下,明,是你奮力推開瞭我們娘兒倆。你知道嗎,明?你的芬隻是擦破瞭點皮,你的寶貝女兒苗苗倒在我身上,毫發未損,你真是個好丈夫,是個好父親,我們日日夜夜、分分秒秒都在盼著你早日醒來……”
  
  秋芬聽著,不覺雙眼濕潤瞭,她抹瞭下眼睛,去看春娥,春娥的臉上竟然也流淌著兩行晶瑩的淚水。秋芬想說什麼,卻說不出,掏出手帕塞到春娥的手裡,頭一低,走出瞭房間。
  
  十一點,秋芬再次走進房間,遞給春娥一杯溫熱的糖水,並塞給她一個沉甸甸的紅包。
  
  春娥想推辭,可是,那雙圓潤如玉的手已經將她滿是裂口的手握住瞭:“娥姐……”
  
  春娥告別瞭秋芬,換瞭兩趟公交車,然後匆匆步行,走進瞭一片棚戶區。
  
  這裡就是春娥的傢,傢裡有兩個人,一個老爺爺在低矮的廚房裡做飯,還有一個八九歲的女孩,正在伏案做作業,看見她進來,抬頭叫她媽。
  
  春娥隻是應瞭聲,沒有看女孩,順手從墻邊提起一個暖水瓶,一轉身進瞭裡屋。
  
  房間裡有些昏暗,她隨手拉瞭下開關繩,燈泡亮瞭,照著房間裡簡陋無光的陳設,還有木床上躺著的一個一動不動的男人……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