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最難忘的事

  這個故事,要倒推到三十年前,那時的小宇剛上小學。一天晚上,爸媽從田裡一身汗水地回來,小宇怯怯地說:“爸,給我買個文具盒吧,小朋友們都有,就我沒有……”
  
  爸爸疲憊地坐下,呵斥道:“買什麼買,傢裡有這個閑錢嗎?”
  
  小宇委屈地哭起來,一向粗暴的爸爸更煩,一揮手,“啪”一巴掌打在小宇屁股上,罵道:“哭哭哭,讓你哭,老子一年到頭,腰都累斷瞭,奶奶的藥錢還沒著落哩,你還要買東買西?告訴你,明天不上學瞭,給我放羊去!”
  
  媽媽沖過來把小宇護在懷裡,叫道:“你煩歸煩,打孩子幹啥?”
  
  誰知夜裡出事瞭:小宇不見瞭!爸媽一下子慌瞭,他們把能找的地方找瞭個遍,喉嚨都喊啞瞭,可就是找不到。夜深瞭,爸爸正急得像著瞭火一樣,小宇媽驚叫起來:“找到瞭、找到瞭!”
  
  原來小宇蜷縮在一個草堆裡睡著瞭,爸爸一時又驚又喜,又氣得揚手還要打,卻見星光下酣睡的小宇一臉淚痕,他的手一下子僵住瞭。半晌,爸爸用粗糙的手擦擦小宇的臉,又偷偷擦一下自個的眼睛,再把兒子緊緊摟在懷裡。
  
  爸媽還是沒餘錢給小宇買文具盒,可小宇還是想要。第二天晚上,小宇突然看到好多半大孩子抱著席子,搶著往街上跑,小宇先是一愣,隨即一蹦三尺高—明天是廟會,他們這是搶地盤去瞭!
  
  小宇傢在鎮上,每逢廟會時,街上人特別多,有好多人來做生意,可熱鬧瞭。這時候,市口就顯得十分重要。好的市口自然是由公傢分配,而一些不起眼的犄角旮旯,則是誰先占瞭就歸誰。這樣一來,一些精明的孩子便想到瞭商機,他們往往前一天夜裡就搶好地盤,天亮後再轉給那些生意人,從中得到一點辛苦費。這樣的事從來都是半大孩子們做,掙到的錢也歸孩子自己花,這已是鎮上流傳多年的規矩瞭。
  
  小宇以前人小,從沒搶過地盤,今天為瞭文具盒,他決定拼瞭!
  
  夜深瞭,小宇悄悄抱瞭一張席子,急匆匆地跑到街上時,卻發現幾乎所有的地盤全被半大小子們占光瞭。此刻,他們正得意洋洋地躺在席子上胡吹海聊。小宇不死心,四下亂轉,老天保佑,終於找到一小塊,可是旁邊就是臭烘烘的廁所,或許這就是一直沒人占的原因。
  
  但有總比沒有強,小宇忙鋪好席子躺下來,一邊聞著臭味,一邊美滋滋地想:文具盒,明天就有瞭,我得選個什麼樣的圖案呢?
  
  天上的星星真多真亮啊,就是蚊子多瞭一點,廁所邊蚊子尤其多。小宇臉上身上又疼又癢,兩隻手一起趕都趕不過來,別的孩子都有蚊香,可他沒有……
  
  不知過瞭多久,小宇被嘈雜聲驚醒瞭,睜眼一看,原來天已蒙蒙亮,四面八方的商販們陸續趕來瞭,好多人忙著跟半大小子們討價還價。可是,沒有一個人買小宇的地盤,因為這兒太小太臭瞭。
  
  不大工夫,小夥伴們拿瞭錢,抱著席子歡天喜地地都回去瞭,隻剩下小宇一個人。
  
  小宇孤零零地四下張望著,心裡急得直想哭。就在這時,過來一個身穿中山裝的大叔。大叔用一種異樣的眼光盯著小宇看。小宇的心怦怦直跳,他會買下自己的地盤嗎?這時隻聽大叔客氣地問:“小傢夥,請你挪一下席子好嗎?我要上廁所。”
  
  原來不是買地盤,而是上廁所的。小宇一聽心冰涼,但還是卷起席子站到一邊,想等中山裝出來瞭再鋪上。
  
  誰知小宇剛離開那塊寶地,身後突然響起急促的腳步聲。小宇回頭一看,不好,有個半大小子抱著張席子,閃電般沖瞭過來。小宇大叫起來:“這地盤是我的!”
  
  那小子一把推開小宇,說:“你說是你的就是你的啊?如果是你的,你為什麼不鋪席子?”說著就要鋪自己的席子,這一旦放下席子就說不清瞭,小宇尖叫起來,上前就搶,兩人頓時扭作一團。
  
  那小子歲數比小宇大,個頭又高,隻推搡瞭幾下,小宇就落瞭下風,急得他眼淚都要出來瞭,就在這時有人喝道:“都給我住手!”
  
  說話的是中山裝大叔,他從廁所出來瞭,隻見他人高馬大,嚇得兩人一下住瞭手。大叔黑著臉對那小子說:“你搶什麼呢?明明是人傢先來的,我都跟他談好價格瞭。”
  
  然後他掉轉臉對小宇說:“小傢夥,十塊錢夠不夠?”
  
  就這一句話,像雷電一樣擊中瞭小宇,他被這從天而降的巨大喜悅差點震昏瞭,都顧不上擦掉臉上的淚痕,結結巴巴地說:“多瞭多瞭,五塊就夠瞭……”
  
  當小宇再次像旋風一樣回到傢時,迎頭撞見滿臉驚慌的爸媽,爸爸一見他就大吼起來:“你一夜不著傢,到哪野去瞭……”
  
  爸爸一眼看到小宇抱著的席子,隨即一聲驚叫:“你才多大的人,就去搶地盤瞭?”
  
  媽媽一把抱著小宇,帶著急促的哭腔,一迭聲地問道:“你臉怎麼瞭?還有你身上,嚇死人瞭!”
  
  小宇不懂他們在說什麼,直到爸爸抖著手遞過鏡子,小宇才看到一張又腫又紅的臉,還有全身上下的紅疙瘩,是蚊子包!難怪先前那大叔看到自己時,神情奇怪極瞭。
  
  可小宇才顧不上這個,他先伸出左手,手心裡是汗津津的紙幣,說:“我得瞭五塊錢,這是三塊五。”然後右手從懷裡小心地掏出一樣東西,啊,那是一隻漂亮無比的文具盒。小宇的眼睛直放光,怯怯地說:“還有一塊五我買瞭文具盒,爸,你不會罵我吧?”
  
  爸爸的呼吸一下子粗重起來,媽一把抱住小宇,叫瞭聲:“我的兒!”便再也說不出話來。
  
  一晃,三十年過去瞭,小宇也有瞭兒子—小小宇,一大傢子過得和和美美的。
  
  這天吃過晚飯後,小小宇拿出作文本問大傢:“今天老師佈置的作文叫《最難忘的事》,要求傢裡每個人都說出一件最難忘的事,爺爺奶奶,你們最難忘的事是什麼?”
  
  爺爺一聽,眼神恍惚起來,和奶奶對視瞭一眼,不知怎的,奶奶的眼睛一下子濕潤瞭,說:“我們最難忘的事啊,是好多年前,那時你爸也隻有你這麼大,他有一回竟然去搶地盤,最後掙瞭五塊錢,那時候五塊錢可不少哩,別的孩子得瞭錢全買吃的玩的,隻有你爸買瞭個文具盒,他一直愛學習。這麼多年來,我和你爺爺一直忘不瞭的是,那天,你爸一臉一身的蚊子包,腫得眼都睜不開瞭,那個慘啊……”
  
  奶奶哽咽得說不下去瞭,爺爺接過話頭說:“就在那天,我們下定決心,再苦再窮,一定要供你爸讀下去……”
  
  小小宇歪著頭認真聽著,又問:“爸,那你最難忘的事肯定也是這個吧?”
  
  小宇卻搖瞭搖頭,說:“不僅僅是這個。爸、媽,你們還記得那天晚上我一個人睡在草堆裡嗎?實際上當爸抱我時,我已經醒瞭,我清清楚楚地記得當時爸掉瞭眼淚,我驚訝極瞭,想不到大人也會哭,所以當時我就想,等我長大後……一定對爸媽好一些。”
  
  一大傢子靜靜地聽著,小宇又說:“那年搶地盤的事我確實難忘,但還有一件怪事,你們不知道。那天,我又去街上玩,發現我轉出去的地盤根本沒人做生意。我開始怎麼也想不通,後來長大瞭終於懂瞭,原來大叔根本不是做生意的,他隻是舍不得我一臉蚊子包還跟別人打架搶地盤……”
  
  小宇最後說:“這麼多年來,我一直不知道那大叔是誰,可我越來越堅定一件事,就是在對傢人好的同時,還能稍稍回報他人。”
  
  爸媽點點頭,這時小小宇快活地叫起來:“我知道瞭,我們要對傢人好,也要對他人好,一句話,對所有人都要好,對不對?”
  
  一傢人一起笑瞭起來。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