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一句話

  黃老泰是街角“肉丸粉條”湯鍋店的老板。十幾年瞭,店裡的生意做得越來越紅火,可黃老泰卻高興不起來,原因是他寶貝女兒黃艷的婚事。
  
  黃艷高中畢業後,一直跟著黃老泰打理生意,如今已二十五歲,還沒找到合適的對象。雖然說媒提親的絡繹不絕,可黃艷竟一個也沒相中,這可愁壞瞭黃老泰。
  
  一天,黃老泰的結拜兄弟炳叔又來提親,介紹的小夥子是炳叔的遠房侄子,人老實憨厚,從前當過兵,年齡正合適。
  
  黃老泰一聽,說:“馬上讓小夥兒來,按照老規矩,先假裝帶他來吃飯,如果我閨女相中瞭,再跟小夥兒挑明相親的事兒。”
  
  炳叔答應瞭。
  
  過瞭兩天,炳叔帶瞭一個小夥兒進瞭“肉丸粉條”湯鍋店,黃艷在櫃臺後面仔細一瞧,小夥兒個子不算高,長相不算帥,有點木訥,臉上就有瞭三分不滿意。
  
  炳叔拉小夥兒在一張空桌前坐下,可小夥兒偏不肯,非拉著炳叔到另一張快要坐滿人的桌前湊熱鬧。炳叔無奈,隻好依從瞭他。
  
  幾碗“肉丸粉條”端上來,讓人垂涎欲滴。小夥兒狼吞虎咽地吃著,好像剛忍受瞭幾年饑荒,吃相讓人看瞭發笑。黃艷在櫃臺後面看著小夥兒,也偷著笑。
  
  漸漸地,跟小夥兒一桌吃飯的顧客都離開瞭,小夥兒還沒吃夠。炳叔一招手,想給小夥兒再添上一碗,黃艷微笑著走過去,跟小夥兒搭瞭句話。
  
  黃老泰早從女兒的表情中瞧出來瞭,她這次又沒看上眼,就低頭算起賬來。
  
  可黃艷跟小夥兒隻聊瞭一兩句,就悄悄來到黃老泰的身邊,滿臉緋紅,說:“爸,這個還行。”
  
  黃老泰扭臉瞧瞧羞澀的女兒,又看看遠處還在貪吃的小夥兒,心裡很納悶,說:“閨女,他跟你許下什麼條件瞭?看他那窮樣,你可千萬別上當!”
  
  黃艷生氣地一扭頭,走瞭。
  
  黃艷跟小夥兒很合得來,交往一年後,兩個人結瞭婚,又過瞭一年,給黃老泰添瞭一個大外孫。
  
  黃艷小兩口經營著“肉丸粉條”湯鍋店,黃老泰和老伴兒在傢照看著外孫,眼看著孩子快滿三歲瞭,黃老泰心裡多年的疑問還沒有答案。
  
  黃老泰偷著問瞭閨女好幾次:“相親那天,女婿究竟拿什麼話哄你瞭,是不是他傢裡有什麼祖傳的寶貝?”
  
  黃艷說:“你就一直瞎猜著吧,我就不告訴你。”
  
  黃老泰罵著:“你這個死丫頭。”別看黃老泰嘴上罵,心裡卻更加好奇,他想直接去問女婿,鼓瞭好幾次勁,又怕女婿小瞧瞭他,就沒好意思開口。
  
  一次團圓飯,黃老泰跟女婿喝瞭兩口小酒,趁著女婿有點微醉,悄悄問他:“你還記得幾年前,第一次來咱們店裡吃飯嗎?是老炳帶你來的,你第一次跟黃艷搭話,當時許下她什麼,她才會相中你的?”
  
  女婿皺著眉想瞭好久,一拍腦門,終於想起來瞭,說:“黃艷問我為什麼跟不認識的人湊一張桌吃飯而不去找張空桌。我說,少用一張桌子,你就可以少收拾一張桌子,就少受些累。”
  
  黃老泰一聽,心裡明白瞭,原來是這麼一句簡單又暖心的話打動瞭閨女。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