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狀元的故事:三姑爺妙方戲狀元

  從前,一戶人傢有三個閨女,大閨女嫁瞭個文狀元,二閨女嫁瞭個武狀元,三閨女則嫁瞭個莊稼漢。
  
  五月端午是老丈人的生日,每年的這一天,三個姑爺都來拜壽。文狀元坐著轎,武狀元騎著馬,前呼後擁,鳴鑼開道,好不氣派,隻有三姑爺是挑著壽禮徒步而來。每次拜壽都難為得三姑娘抹眼擦淚。
  
  這年,眼看又到端午節瞭,莊稼漢隻顧收割小麥,好像把給老丈人拜壽的事忘瞭似的。三姑娘提醒他說:“今天是爹六十大壽,再為難也得去啊!”
  
  莊稼漢心裡早想好瞭譜,他抓來一隻屎殼郎,在墨水裡蘸瞭下,便放到一張白紙上讓它爬。屎殼郎在紙上留下瞭密密麻麻的腳印,活像一篇蠅頭小篆。莊稼漢把它晾幹疊好裝進袋裡,對三姑娘笑著說:“一會兒有人來請,把信交給他帶回就是,若問我為啥不去,隻說割麥子去瞭,這信裡寫得明白,叫他們看看就知道瞭。”
  
  正堂上已擺好瞭酒菜,文狀元和武狀元早到瞭,他倆正合計著咋耍弄三姑爺呢。正在這時,老丈人皺著眉頭拿來一封信,稱自己的眼力不行瞭,叫狀元女婿給他念念。
  
  兩個狀元郎老早就想在老丈人面前賣弄賣弄,一聽說念信,都伸手搶。文狀元手腳靈便,搶過信來,卻是看瞭半天,也看不出個所以然,心中感到納悶。武狀元拿過來一瞅,也看不懂信上寫瞭什麼。兩人臉上不覺都沁出瞭汗珠子,心想:還果真是不讀哪傢書,不識哪傢字呀!不行,得把三妹夫請來,問問他到底寫的啥內容。於是,文狀元叫人抬出轎,武狀元叫人備好馬,去把三姑娘和三姑爺接來。
  
  不大一會兒,三姑爺騎著武狀元的馬,三姑娘乘著文狀元的轎,氣氣派派地進瞭傢門。
  
  三姑爺見親友們全部到齊,就慢條斯理地展開那封信,說:“兩位狀元公滿腹經綸,連封平平常常的信都看不懂?信是一首割麥詩,不是寫得明明白白嗎:‘割完河北割河南,還有三畝沒割完。收麥忙得連軸轉,沒空拜壽到堂前。金鼎小篆你不識,瞎瞭文武二狀元。’”
  
  賓客聽罷,一陣哄堂大笑,二位狀元郎羞得面紅耳赤,無處躲藏。從此以後,他們倆再也不敢耍笑三姑爺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