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手機黑客

  梁良是名快遞員,剛剛結婚,妻子金梅是個出租車駕駛員。小日子剛開始,小兩口最大的心願就是多賺鈔票,快點買房子、養孩子。
  
  這天,快遞公司開年會,梁良被評為先進員工,發瞭一千元獎金。梁良開心啊,馬上打電話給金梅報喜,可就是打不通,金梅手機關機瞭。奇怪!傍晚,梁良下班回傢,見桌上擺瞭好幾個香噴噴的菜,金梅正笑瞇瞇地坐在飯桌前。
  
  梁良馬上向金梅報喜,又把一千元獎金全部上交,然後問金梅:“白天給你打電話,你為什麼關機瞭?”
  
  金梅先是一笑,說:“今天我也撿著皮夾子瞭。”隨即從口袋裡摸出嶄新的十張紅票,放在桌子上。原來,今天金梅接著一單包車生意,拿瞭一千元包車費。“那客人說,隻要我服務得好,就天天用我的車。但他要我關掉手機,專心開車,我隻好服從命令聽指揮瞭。”
  
  梁良笑道:“哦,這客人倒是很遵守交通規則的。”然後,兩個人酒杯一碰,掰著手指算啥時能完成造人計劃。
  
  金梅開心,梁良也跟著起勁,送快遞更加勤快瞭。可是第三天上班時,梁良的手機突然黑屏瞭,怎麼按都不管用。糟糕,快遞員是離不開手機的啊。
  
  又過瞭一會兒,手機倒打開瞭,梁良趕緊撥打下傢客戶的電話,手機卻嗒嗒嗒冒出一連串五花八門的廣告,根本不聽梁良指揮瞭。
  
  中午,梁良回公司吃午飯,碰著最要好的同事阿德。梁良正想開口說說手機的事,阿德卻也拿出手機,給梁良看上面的廣告,什麼買肥皂中大獎啦,保健品買三送六啦……原來阿德上午也碰上瞭手機問題。梁良想想不對勁,就說到快遞站斜對面的電信公司去打聽打聽。
  
  電信公司營業大廳裡,好幾個用戶都在問上午手機黑屏和垃圾廣告的事。接待員一問大傢的手機號碼,巧瞭,都是1364打頭的。接待員說:“你們的手機沒問題,電信網絡也沒問題,是有黑客用高科技手段,鎖定瞭一批前幾位數相同的手機號碼,強行發送垃圾廣告。你們千萬不要回復。”梁良明白瞭,原來是有人在搞網絡破壞活動。
  
  晚上,梁良回到傢,向金梅講瞭今天的經歷,金梅問:“今天你在哪兒送快遞的?”
  
  “就在百聯超市後面的街區。”
  
  “噢……”金梅應瞭聲,若有所思。
  
  又過瞭一天,梁良在商貿大街後面的一個小區送快遞,他摸出手機給客戶打電話,誰知手機又出毛病瞭。倒黴!今天要送的快件很多,偏偏又遭遇那“高科技”襲擊瞭。
  
  梁良走出小區,正巧看見金梅的出租車就停在斜對面一條小路邊。梁良想,對,我去和金梅換個手機用用。
  
  他興沖沖騎著車來到金梅的車邊,隻見車窗窗簾拉著,他敲瞭敲玻璃,還沒開口,就聽見後座傳來一句話:“快開走!”金梅一踩油門,車子猛地來瞭個左轉彎,一眨眼就躥到大馬路上,沒瞭蹤影。
  
  梁良氣啊:搞什麼名堂?回傢和你算賬!再拿起手機一看,咦?信號倒恢復正常瞭。
  
  晚上八點多鐘,金梅才回到傢。梁良還沒開口,金梅倒先發起瞭脾氣,劈頭蓋臉地責怪梁良,說他白天不該到車旁來找她,讓她差點被老板炒瞭魷魚。
  
  梁良說當時隻是想和金梅換個手機用用,金梅說:“後來手機不是好瞭嗎?”她用手指戳戳梁良的額頭,“你呀,差點壞瞭我的大事!快點吃飯。”
  
  這天晚上,梁良睡不著瞭,他覺得金梅這單生意接得蹊蹺。今天金梅的車停在路邊,窗簾拉著,又沒有上下客,他們在幹什麼?為什麼我一走上去,客人就催她開車離去?她又是怎麼知道我手機後來好瞭呢?我倒要看看,包金梅車子的到底是怎樣的人。
  
  第二天一早,梁良打電話跟公司請瞭假,偷偷地尾隨著金梅。梁良看見金梅把車子開到一傢小旅館門前,有個光頭男人拎著隻很重的箱子,肩上挎一部筆記本電腦,鉆進金梅的車子,又拉上瞭窗簾。然後車子開瞭起來,開得很慢,繞著百聯超市轉瞭一圈,最後在超市西門外一條小路上停瞭下來。
  
  這時,隻聽見身邊有過路人在叫:“啊呀,剛才還在通話,怎麼突然黑屏瞭,中瞭什麼邪啦?”“啊呀,我的手機怎麼也壞瞭?”梁良摸出手機一看,果然,自己的手機也發病瞭。這到底怎麼回事?
  
  梁良看看時間不早瞭,就調轉車頭回公司。開瞭一段路,手機響瞭,他馬上接聽,是調度催他快回公司幹活。真奇怪,現在好好的,剛才真的像中瞭邪一樣!
  
  吃午飯時,阿德哭喪著臉找到梁良,說他工資卡上的錢莫名其妙被劃走瞭,卡上隻剩下250元。原來,前幾天阿德看見手機上保健品買三送六的廣告,想著買幾盒孝敬老母親,就回復瞭,還從工資卡上給對方劃去瞭買三盒的300元錢。誰知保健品沒收到,卻發現工資卡被盜劃瞭17000元!梁良跳瞭起來:“你這個二百五,那些垃圾廣告你能當真嗎?”說著拉住阿德,“走,趕快去派出所報案!”
  
  兩人趕到派出所報瞭案。民警說,這幾天市裡接連發現與“偽基站”有關的高科技犯罪:(www.rensheng5.com)犯罪嫌疑人隻要用一臺像金屬箱一樣的發射器,連接上電腦,就能鎖定一批手機,強行發送垃圾廣告。偽基站操作簡單,在汽車裡就能工作,而且他們專門往鬧市區人多的地方鉆,一發信號,周圍幾百米之內的手機用戶就都會遭殃。這幾天有不少被欺詐的群眾報案,公安局正在部署行動。
  
  梁良馬上聯想到金梅的包車老板,那重墩墩的箱子和筆記本電腦,還有這幾天手機的異常……他越想越起疑,於是向民警講出金梅受雇包車和這幾天發生的一系列怪事,民警一一記下瞭。說完後,梁良心事重重,阿德垂頭喪氣,兩個人離開瞭派出所。
  
  下午,梁良在百聯超市東門外送快遞時,忽然看見金梅的車子從身邊開過。梁良剛想追上去攔金梅的車子,隻聽見警笛呼嘯而來,四輛警車把金梅的車子團團圍住。
  
  警察上前,把那光頭老板拖下車來,“咔”一下銬上瞭手銬。再一看,不好,金梅也被拖瞭下來。
  
  梁良馬上沖上去向警察解釋,警察把梁良推開,把金梅也押上瞭警車。
  
  梁良懊悔呀:我為什麼不早點提醒金梅呢?金梅呀金梅,你真是想賺錢想昏瞭頭……
  
  梁良哪還有心思上班?他向單位請瞭假,買瞭點生活用品,想給金梅送去。
  
  他來到公安局門口,隻見金梅正從裡面走出來。金梅看見梁良手裡拎著臉盆、毛巾,就問:“你這是幹什麼?”
  
  “你犯瞭法,我送東西來,讓你在裡面好好反省,爭取早點出來呀!”
  
  金梅卻哈哈大笑起來。原來,金梅早就發現那光頭有問題。光頭說自己是環保局的監測員,進行的是秘密測試,一上車就命令金梅必須關掉手機,然後從那金屬箱裡抽出兩個線頭,連接到電腦上,開始噼噼啪啪地敲鍵盤。過瞭兩天,金梅看他哪裡像監測什麼,倒像是在發短信。後來她聽說梁良在百聯超市後面送快遞時,手機就不聽使喚瞭,而那時自己的車子正在附近,更加覺得光頭有問題。那天下班後,她就走進公安局,反映瞭情況。民警說那可能是個專門發佈違法廣告的偽基站,要求金梅保密並繼續為光頭“服務”,公安局還要一舉追查他的老窩。今天是部署“收網”的日子,剛才警方為瞭保護金梅,才把她一起“抓”到瞭公安局。
  
  聽到這兒,梁良才明白過來:“啊——原來我老婆是臥底呀!”
  
  金梅捶瞭梁良一拳:“走,咱回傢,把那一疊不幹不凈的外快取來,全部上交!”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