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城隍錯斷案

  宋朝時,浙東有個名叫嵊縣的小縣城,城中有一座城隍廟,廟裡的城隍老爺特別靈驗,頗受百姓尊崇。
  
  這天,城隍出巡回府,不覺大吃一驚:隻見廟門大開,香燭散亂,自己的金身和判官、小卒的塑像橫豎交錯,狼藉一地,墻上還被題瞭一首詩。他走上前一看,隻見上面寫道:
  
  尊兄是非顛倒顛,枉坐虎椅冠金冕。今朝折得蟾宮枝,毀你金身還我天!
  
  新榜進士、本縣正堂喻士林
  
  躲在一旁的判官和小鬼見城隍回來瞭,紛紛出來哭訴:“老爺,這新任縣令好生無理,我們以為他是前來拜謁你老人傢的,可想不到他一進廟就下令砸你的金身,還把我們痛打瞭一頓……老爺,你可得為我們做主呀……”
  
  城隍“嗯”瞭一聲,略一思索,當即向兩個小卒發出號令:“快去,有請喻縣令!”
  
  不一會兒,新任縣令喻士林被帶到瞭城隍廟。城隍出殿以禮相迎:“喻大人請!”喻士林知道城隍找他是為白天砸廟之事,一聲不吭地徑自大步進殿坐定。
  
  城隍開言道:“喻大人新任正堂,將造福一方百姓,可慶可賀!卻為何剛剛到任便下令毀壞廟宇?”
  
  喻士林凜然道:“城隍呀!你可知錯?可記得十年前你在這裡斷的一樁錯案嗎?”
  
  城隍聽罷,捋著胡須,回想起瞭十年前那樁離奇的案子……
  
  十年前,年方十二的喻士林在一傢藥鋪做學徒。那天早上,他正在切藥,忽見一隻紅翎大公雞闖進藥店啄吃曬著的米仁。小士林先用嘴“噓——噓——”地趕雞,見雞仍不停啄食,便順手拿起一塊鎮紙板向雞扔過去。大公雞突受驚嚇,“咯咯咯”地叫著,竟慌不擇路,“撲簌簌”地掠過斜對門的院墻,飛到瞭張木匠傢裡。
  
  小士林好奇,睜眼望去,隻見張木匠的妻子抓瞭雞,一刀把雞殺瞭,然後去廚房燒燒吃掉瞭,把小士林看得目瞪口呆。
  
  這隻大公雞是街坊李三娘的,李三娘到瞭晚上找不到雞,呼天喊地大哭起來。小士林把實情悄悄告訴瞭李三娘,這下她可氣壞瞭,當即怒沖沖趕到張木匠傢興師問罪。
  
  張木匠剛從外面幹活回傢,聽李三娘說自己婆娘偷吃瞭她的雞,一氣之下舉起鋼斧,抓住妻子的頭發怒喝:“窮要窮得有志氣,誰叫你偷雞摸狗!我一斧頭結果瞭你!”
  
  張氏知道丈夫性子火爆,說一不二,連聲說:“我……我沒有偷!”
  
  張木匠一聽妻子沒偷,就回頭一把抓住李三娘的衣襟吼道:“你欺人太甚,冤枉我的老婆!”
  
  李三娘見張木匠這般兇相,連忙說是聽藥店學徒喻士林說的。張木匠當即邀約瞭一群人,拖著李三娘到藥店與喻士林對質。
  
  張木匠一臉怒氣,持斧而立,而小士林一口咬定親眼看見張氏殺雞。雙方你一言、我一語,劍拔弩張,一觸即發。眼看事態難以收拾,藥店老板建議去找城隍判案。
  
  眾人簇擁著來到城隍廟,張木匠、木匠妻、喻士林三人跪在殿前。張木匠粗聲粗氣地道:“我老婆若偷雞食肉,我便殺妻以正傢規!”說著,便讓妻子在城隍面前發誓。
  
  張氏說:“我若偷食李傢之雞,神明罰我站不起來!”
  
  喻士林聽瞭張氏之言,亦隨口發誓:“倘我胡亂誹謗張氏,那我此時就站不起來!”
  
  說畢,三人都等待著城隍發落。一會兒,張氏站起身來安然無恙,而喻士林頓時覺得雙腳麻木、重不可抬,一時站不起身……
  
  張木匠“嘿嘿”一笑:“果然是這小子滿口胡言!”說罷,朝著喻士林“哼”瞭一聲,與眾人說笑著走出殿去。等他們走後,小士林才能起身,他不由大喝一聲:“城隍呀城隍,你是非顛倒、黑白混淆!我——我走!”
  
  次日,喻士林即別離故土遠走他方,發奮讀書,十年寒窗,高中進士,授瞭金印。說來也巧,待士林衣錦還鄉,當時嵊縣縣令之位正好暫缺,他便走馬上任,做瞭縣令。
  
  城隍回憶到此,不由“哈哈”一笑:“喻縣令啊,做官難,難做官,你是陽間一官,我為陰間一宰,然而斷案之理相同:小大之獄,必察於情。當日我斷案之時,非不明察,我明明知道你是對的,那雞的確是張氏吃瞭。但是,我仔細一想,特地錯判此案,罰你站不起來。”
  
  喻士林一聽,得知自己當年居然是被冤枉的,不由又驚又怒:“這是為何?你今天必須講出個讓我信服的道理來!”
  
  “當時張氏跪在我面前時,暗暗向我禱告,說是一時嘴饞吃瞭李三娘的雞,要我念她腹中尚有三個月大的胎兒,饒她娘倆性命。我仔細察看,發現張氏確有身孕,我若依實而斷,木匠手起刀落,兩條性命都將成為刀下之鬼。我於心何忍!於你又何益?故我特地錯判,實是為瞭成全兩條生命呀!”
  
  喻士林大吃一驚:“啊,還有此事?”
  
  城隍點點頭,又道:“喻大人,當時你負氣出走,發奮讀書,我覺得我有愧於你,便時時在陰處照拂你。如今九九歸一,你金榜題名,張傢男兒長成,錯斷一樁案,倒落得兩傢都興旺,豈不是好事一樁?”
  
  喻士林聽瞭,幡然醒悟,當即向城隍賠禮:“原來如此,蒙城隍賜教,晚輩茅塞頓開,請原諒晚輩的無禮。擇日定為你重塑金身,重修廟宇……”
  
  第二天一早,喻士林惦記著重修廟宇之事,剛走出縣衙,隻見兩鬢染霜的張木匠顫巍巍地領著妻兒守在門口,一見他,三人當即齊刷刷地跪瞭下去。張木匠淚如雨下:“喻……喻大人,您還記得當年那個蠻不講理的張木匠嗎?那就是草民我啊!都怪我當時一時糊塗,這些年來讓您蒙受瞭那等冤屈,我是一個罪人哪!”說著喚過兒子,“快拜謝過你的救命恩人!要不是喻大人當年替你母親受過,你和你母親早成我刀下之鬼瞭……”
  
  喻士林抬頭一看,不由愣住瞭:這男孩不就是自己的貼身隨從張可嗎?他……他是張木匠的兒子?難道……
  
  張木匠緩緩說道:“那件事後,您就不在藥店待瞭,我思前想後,總覺得哪裡不對,但總是百思不得其解。一日夜裡,城隍爺托夢於我,我才知曉事情原委。當得知大人您來此上任後,為報答大人當年之恩,我特地打通關節送小兒到您府上供您使喚,這樣多少可減輕一點我當年種下的罪孽……”
  
  原來如此!喻士林不禁百感交集,上前一步扶起張木匠……
  
  不久,喻士林便重修城隍廟,重塑城隍金身。從此,他時時記著城隍錯斷案一事,在任幾年,將百姓之事視為己事,斷案如神,明察秋毫,被百姓稱作“喻青天”……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