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阿P的身份證

  阿P為瞭照顧在農村的父母,主動“上山下鄉”,並把戶口遷回瞭老傢,順便辦瞭新的身份證。
  
  過瞭三個月,阿P到派出所領取新的身份證,一看,真是哭笑不得:自己是1974年生的,身份證上卻寫的是1944年,足足提前瞭30年。他質問辦事員:“你看我像70歲的人嗎?”辦事員看看身份證,再看看他本人,急忙翻查檔案,認真核對阿P的遷出證明,然後理直氣壯地說:“我們沒錯,是原來的派出所弄錯瞭。要更正,你也隻能先回那邊開證明。”
  
  阿P辦理遷出手續時,已經受夠瞭氣,再回去重新開證明,遭一頓白眼不說,還得搭上來回路費。算瞭,將就著用吧,在農村,沒有身份證不也照樣吃喝拉撒?
  
  這天,阿P路過鄉政府時,忽然靈光一閃,興沖沖地跨進去,亮出身份證,對辦事員小王說:“老漢我已到70,要辦理老齡補助。”
  
  小王看看身份證,又看瞭阿P一眼,說:“顯然是弄錯瞭嘛,去派出所把它改回來。”
  
  阿P把身份證往桌子上一拍,神氣地說:“鐵證如山,你辦不辦?不辦我到法院告你!”
  
  小王見阿P胡攪蠻纏,想瞭想,說:“那好吧,你的戶口本呢?”
  
  阿P火速趕回傢,把戶口本拿來瞭。小王接過來一看,復印瞭其中幾頁,然後把戶口本還給阿P,說:“回去吧,等你滿70歲再來。”
  
  阿P瞪著眼說:“耍我?不辦叫我拿戶口本幹什麼?你以為我不敢告你?”
  
  小王說:“愛告不告!你自己看一下你爸媽是哪年生的?”阿P一看戶口本,哎喲,他爸是1946年生的,比他還小2歲!他媽是1949年生的,小他5歲。原來小王是把他爸媽的出生年月復印下來瞭,這才是鐵證如山呢。沒轍,阿P隻好打道回府。
  
  沒想過瞭幾天,小王卻主動到阿P傢裡找他,說鄉長請他過去。阿P來到鄉長辦公室,鄉長熱情地握住阿P的手,笑呵呵地說:“歡迎P叔回來支援傢鄉建設!我們鄉最棘手的三大糾紛,有望在你面前迎刃而解。”
  
  阿P摸不著頭腦,皺著眉頭聽鄉長解釋。聽瞭幾句,他的眉頭舒展瞭,再聽幾句,他眉飛色舞,拍著胸脯說:“行,造福傢鄉的事,我阿P義不容辭!”
  
  鄉長帶著阿P和幾位鄉幹部,開瞭一個多小時車,來到熊傢村。走進一戶人傢,酒菜已備齊,五個大漢坐在桌邊嚴陣以待。鄉長一進門,就抱拳說:“各位久等瞭,這回一定要分出勝負!”
  
  阿P他們入瞭席,鄉長向大漢們介紹:“這位是我們P主任,是個神人。如果你們能猜中他的年齡,我們五人每人喝三碗;如果猜不中,你們各喝三碗。誤差允許在5歲之內,以身份證為憑。五次機會哦,幹不幹?”
  
  對方立即答應瞭。為首的大漢看瞭阿P一眼,說:“40!”鄉長笑著搖頭。第二個大漢說:“35!”鄉長還是搖頭。第三個大漢說:“45!”鄉長說:“不對,還有兩次機會。”第四個大漢說:“25!”鄉長說:“不對,還有最後一次機會!”
  
  幾個大漢面面相覷,看阿P相貌,再年輕也不會在20歲以下啊!於是最後一個大漢眼睛一閉,說:“50!”
  
  鄉長樂得手舞足蹈,讓阿P把身份證掏出來。大漢們湊近一看,都愣住瞭,好半天才嚷嚷:“不算不算,絕對是搞錯瞭!”
  
  鄉長激將說:“那以後我要講,熊傢村最牛的爺們說話不算數瞭。”大漢們當然丟不起這個臉,隻好各喝瞭滿滿的三碗酒。
  
  雙方之前較量過幾次,實力是旗鼓相當,現在對方未戰就先喝瞭三碗,之後真刀真槍鬥酒的時候,自然是鄉長一方大獲全勝,五個大漢全喝趴瞭。原來,他們事先有約定,誰喝趴下誰輸,隻要鄉政府喝贏,熊傢村就放棄跟鄰村爭瞭幾十年的那片山林。
  
  阿P幫助鄉政府解決瞭一大糾紛,鄉長激動得差點管他叫爺,阿P心裡美滋滋的。
  
  過瞭幾天,鄉長又想如法炮制,他們來到瞭一個釘子村。在酒桌上,五位村民代表氣定神閑,面帶微笑。阿P瞧這陣勢不對,把鄉長叫到一邊,小聲說:“看他們胸有成竹的樣子,八成是知道瞭我身份證的事。”
  
  鄉長一聽,臉色大變:“那怎麼辦?秘密武器失效,就功虧一簣瞭。”
  
  阿P對鄉長耳語瞭一番,鄉長不放心地說:“能行嗎?”
  
  阿P淡定地說:“從心理學角度來講,沒問題。”
  
  鄉長和阿P來到酒桌邊坐下,鄉長說:“可能你們也聽說瞭,我們的P主任,是個傳奇人物。我們拿他的性別打個小賭,你們要是猜對他的性別,我們每人喝三碗,猜不對,你們每人喝三碗,以身份證為憑,敢不敢玩?”
  
  幾個村民代表一愣,看向他們的村長。村長心想,性別隻有男女,鄉長拿這麼弱智的問題做賭註,一定是阿P的身份證搞錯瞭,我才不上他的當!於是不動聲色地說:“這麼簡單的遊戲都不敢玩,傳出去不成笑話瞭?倒酒!”
  
  酒滿瞭,村長拿腔拿調地說:“我代表全村猜瞭啊:P主任是男的——是不可能的!女的,P主任是女的!身份證拿出來!”
  
  阿P不慌不忙地拿出身份證,交給村長。村長一看,傻眼瞭。其他人搶過身份證一看,也傻眼瞭:性別一欄明白地寫著“男”。
  
  村長剛剛說“是男的”時,鄉長被嚇得差點崩潰,這下他放心瞭,做瞭個“請”的手勢,對村民代表們唱起來:“酒喝幹,再斟滿,今夜不醉不還——”
  
  這場鬥酒,鄉政府再次取勝,解決瞭一起幾十年問題不斷的土地糾紛。(www.rensheng5.com)鄉長大喜過望,決定重獎阿P,讓他免費去北京旅遊,而且還是雙飛。
  
  阿P高興壞瞭,長這麼大,他還沒去過首都,也沒坐過飛機呢。鄉裡幫他在網上購好機票,還派專車送他到機場。
  
  在機場安檢處,工作人員檢查阿P的身份證時,動作慢瞭下來。她看看身份證,又看看阿P,打瞭個手勢,後面突然上來兩個保安,氣勢洶洶地包圍瞭阿P。不一會兒,又過來倆警察,其中一個還牽著條大狼狗。
  
  阿P被嚇蒙瞭,隻聽有人說:“你,跟我們去值班室!”
  
  來到值班室,警察問阿P:“你整過容嗎?”
  
  阿P搖搖頭。突然他醒悟過來,忙堆起笑臉說:“是派出所搞錯瞭……”
  
  警察打斷他說:“到底是派出所搞錯瞭,還是你別有企圖?”阿P這個那個瞭好半天,才把身份證的事說清楚。
  
  警察立即登錄全國戶口系統查詢起來。眼看飛機就要起飛,阿P心急如焚,不斷地催。警察說:“現在你知道急瞭!之前發現錯瞭,為什麼不去糾正?”
  
  最後,阿P的身份是弄清楚瞭,可那班飛機早飛走瞭。
  
  走出值班室前,阿P嘴裡嘟嘟囔囔,說機場要賠償他損失。警察嚴厲地說:“要是你發現錯誤及時更正,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嗎?”
  
  阿P一想:也對,今天還是很幸運的,要是電腦裡顯示不出來,還不得“進去”審查我呀。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