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殺不死的惡魔

  被風吹散
  
  貝曼是個敬業的行刑手,槍斃犯人時總能一槍斃命。今天,又有一個人將喪生在他手下。此人叫邁克,是個十惡不赦的魔鬼,燒殺淫掠,無惡不作。
  
  不一會兒,囚車開瞭過來,邁克被推下囚車。他身材瘦小,容貌清秀,貝曼簡直無法相信,這個看上去更像是個學者的人,竟然是一個犯下累累罪行的死刑犯。
  
  邁克被按跪在地上,貝曼整理著手中的槍支。按照慣例,罪犯應當背對著行刑手,可邁克卻轉過瞭身,面對著貝曼。
  
  “瞄得準點兒。”邁克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對貝曼說,“接下來,你將會看到奇跡發生。”他似乎一點都沒有對死亡的恐懼。貝曼舉起槍,穩穩地瞄準邁克的額頭,扣動瞭扳機。
  
  槍身輕輕一震,子彈霎時從邁克的前額穿進,又從後腦穿出,鉆入他身後的草地上。但令人震驚的是,邁克卻沒有倒地,他依然跪在地上,微笑著看著貝曼。他額頭上平平整整,仿佛子彈穿過的不是他的頭顱,而是空氣。
  
  貝曼手忙腳亂,又開瞭一槍。這一槍從邁克的胸膛穿過,可和第一槍一樣,依然不著一絲痕跡。貝曼不顧一切地狠狠扣下扳機,將剩下的十六發子彈一股腦兒射在邁克身上。
  
  這時,貝曼聽到身後的人群躁動起來。隻見邁克的身體分解成無數小的顆粒,就像一堆被強風吹拂的沙子,四散開來,然後融入空氣之中,不見瞭。地上隻剩下一套有著十幾個槍眼的囚服。
  
  曾經善良
  
  貝曼的這次行刑任務就這樣失敗瞭。他相信,邁克逃過瞭死刑的裁決,仍然活在世上。然而在當天的新聞中,貝曼卻發現瞭“惡魔邁克已被執行死刑”的報道,更讓人無法忍受的是,他被告知,刑場上發生的一切不得向外界透露一個字。
  
  貝曼認為,這是自己的恥辱,是自己光榮行刑史上的一個污點!於是他決定,不管天涯海角,都要找到邁克,他要繼續執行對邁克的死刑。
  
  幾天後,貝曼來到一個叫巴迪的小鎮上。這個默默無聞的小鎮,因為出瞭惡魔邁克而名聲大噪。在這裡,邁克有妻兒和父母。
  
  貝曼敲開瞭邁克傢的門,開門的是邁克的父親。貝曼問:“你們知道邁克的消息瞭嗎?”
  
  邁克的父親低垂著頭說:“電視上不是說他已經被槍決瞭嗎?我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他嘆瞭口氣,“以前他是一個多麼善良正直的人,鎮上的人誰沒有受過他的恩惠?誰不說他是個好人?”
  
  什麼,惡魔邁克原來是個好人?貝曼不敢相信。他從邁克傢裡出來後,便在鎮上打聽起來,結果令人十分震驚。一年以前,邁克還是巴迪鎮上的郵遞員,他認識鎮上的每一戶人傢,在為他們寄送郵件分發報刊的同時,還經常無私地幫助大傢。他辦事認真,態度和藹,在巴迪鎮人們的心目中,以前的邁克是天下第一的大好人。大傢都無法相信,他會變成一個無惡不作的惡魔!
  
  似曾相識
  
  是什麼原因讓邁克性情大變,從一個好人變成一個惡魔的?貝曼打聽到,邁克失蹤前的那天,有人看到他在街上被一個陌生的老頭攔下,兩人交談瞭很長時間,最後邁克跟著那老頭走瞭,自此失蹤瞭整整一年。那之後,便不斷傳來邁克作惡的消息。
  
  這麼看來,那個老頭在邁克的變化中扮演瞭重要的角色。貝曼請瞭一位畫傢,在提供消息的人的描述中,把那老頭的容貌畫瞭出來。這是一個瘦削的老頭,頭發花白,額頭上有深深的皺紋,一對稀疏的眉毛下面,是一雙深邃的眼睛。
  
  貝曼在巴迪鎮上住瞭下來,希望能找到這個老頭。幾天過去,卻沒有一點線索。或許這個老頭根本不是小鎮附近的人。他把畫像發到瞭網絡上,希望能有多一些人看到。
  
  這一下果然有效,第二天,他的房門被敲響瞭。但沒想到,站在門外的,卻是從刑場逃走的邁克。
  
  貝曼下意識地拔出手槍,對準瞭他。邁克微微一笑,忽然間,刑場上的那一幕又重現瞭,他像被風吹起的沙子一樣散瞭開來,消失不見,地上隻剩下一堆衣服。
  
  “收起你的槍吧,那玩意兒對我沒用。”貝曼身後傳來邁克的聲音。他分散開來的身體重新聚攏瞭,出現在貝曼的面前。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